(全本)程砚余周周小说_程砚余周周我偏不放开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08 11:06

这本连载中小说我偏不放开讲述了主人公程砚余周周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炎凉的倾心巨作,我偏不放开精选篇章:陆放将花递到她的面前,嘴角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他很适合笑容,因为他笑得很阳光很好看。余周周轻蔑一笑,却并没有接过花,甚至是毫不留情的把门关上,转身进屋。刚坐到沙发上,不到半分钟的时间陆放又出现在她的面前,陆放再一次将花递到她的面前:“周周,这花我真的是特地给你买的。”“红色玫瑰?在你眼里我就这么俗?”余周周一把抓过陆放手里的花,看了眼又把花丢到沙发的另一头,再也没看过。陆放看了眼被她无情丢掉的花,顺势坐到她的旁边,眨着眼凑近她说:“这是妖艳,是热情,是我眼中的你!”

我偏不放开

推荐指数:8分

《我偏不放开》在线阅读全文

我偏不放开第十一章:仇,要自己报

公寓里。

“小陆总,您老这是什么意思?”余周周身上穿的是刚洗澡出来穿着的浴袍,手里夹著半截没抽完的烟,靠在门口,微眯缝著眼打量手里捧着一束红色玫瑰花的陆放。

“送给我最美的天使。”

陆放将花递到她的面前,嘴角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他很适合笑容,因为他笑得很阳光很好看。

余周周轻蔑一笑,却并没有接过花,甚至是毫不留情的把门关上,转身进屋。

刚坐到沙发上,不到半分钟的时间陆放又出现在她的面前,陆放再一次将花递到她的面前:“周周,这花我真的是特地给你买的。”

“红色玫瑰?在你眼里我就这么俗?”余周周一把抓过陆放手里的花,看了眼又把花丢到沙发的另一头,再也没看过。

陆放看了眼被她无情丢掉的花,顺势坐到她的旁边,眨着眼凑近她说:“这是妖艳,是热情,是我眼中的你!”

余周周轻笑一声,不得不说陆放对她足够的了解,评论也相当到位,却是她常听又不爱听的话。

余周周突然转过身来,一把揪起陆放的衣领子,问道:“说吧,什么事?”

陆放是喜欢她,可是很少对她这么殷勤,还给她送花,这些都是他平时讨好女孩儿的花样,以她对陆放的了解,他这是有事跟她说。

皱眉一皱,她突然放开陆放摆摆手说:“算了,你还是不要说了。”她总觉得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尤其是看到陆放那张明显要讨好她的脸心里更是没底。

“别,我还是说吧,可是你别打我。”陆放突然换了一张很认真的脸,咽了咽口水说,“老爷子知道你回来了,非要让你回老宅吃顿饭。”

“陆放!”

下一秒只看到陆放一身的玫瑰花瓣的站在余周周的面前,一脸委屈的看着她:“我把我赶回老宅去住老爷子能不知道?”

虽然余周周跟陆家隔着一条河距离的关系,但只见过余周周几面的拉陆老爷子却十分的喜欢她,这倒是让所有人的意外。

可余周周却不想去陆家老宅,她不想接受任何人对她的好,因为对她好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看得出余周周即将生气,陆放摸了摸口袋把手机掏出来递到她的面前,耸耸肩说:“那你自己打电话跟爷爷说,老爷子什么时候相信过我说的话。”

余周周拿着手机,真的有那么一刻是想要拨下那个号码的,可一念之间她又放弃了。

——

约定跟陆放回老宅吃饭那天,是陆放亲自来接她的,看到她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乖巧得像只兔子时眼睛再也无法从她的身上移开过。

“周周,你今天简直就是女神!”陆放发自内心的夸赞,以往他见到的余周周都是穿着火辣的模样,这还是她第一次把自己打扮得这么淑女,引得他一路都在盯着她。

余周周瞥了他一眼,冷漠道:“你要是敢在爷爷的面前乱说话我就把你废了。”

她担心的是陆放会在老爷子的面前乱说话,更担心陆放会替她开口请老爷子帮忙,这些都不是她想要的。

很明显,陆放真的有那样的打算,在进屋之前他一脸认真的问她:“周周,你明知道陆家可以帮你,你为什么不愿意让我帮忙?”

余周周顿了脚步,偏头看向陆放,一字一顿的说:“仇,我要自己报那才过瘾。”

陆放没再接话,可是他却知道余周周不过是不想要麻烦他,更不想要麻烦陆家。

一段饭下来没什么特别的地方,要非说有,大概就在能在陆家的饭桌上看到黎洛,程砚的未婚妻,余周周的情敌。

当她看到黎洛的那一刻也下意识的看向陆放,后者却摇摇头表示不清楚。

老爷子却解释说:“这是朋友家的孙女,你们年轻人就该多走动走动,多认识个朋友也好。”

余周周笑着点头:“爷爷说的是。”

看到余周周的笑意,陆放心里直打鼓,余周周演技很好,在老爷子面前装得多无所谓,心里就会有多介意,而他出了老宅就会她被虐的多惨。

全程余周周都是陪着笑脸,脸上的笑意没有一刻是消退过的,只有去洗手间的时候才卸下了面具。

“当了一天的小丑,你不累吗?”刚走出洗手间的门,就听到黎洛的声音传来,她偏头看了眼黎洛,半个身子顺势的靠在墙上,瞧着她,“黎小姐想说什么?”

黎洛是正经大小姐,体态自是比余周周的要好上许多,至少她不会出现余周周这样的散漫的靠着墙的动作。

黎洛十分不屑的看了她一眼,讽刺道:“在阿砚面前不得脸就又开始扒着小陆总不放?余周周,真没想到三年了你还是没变。”

“没变吗?”余周周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胸口,低声说,“明明比三年前大了那么多。”

余周周当然知道黎洛说的是什么,可她却故意转移的话题,有的事情她不屑于跟黎洛聊,不在意的人就算是误会了她也没有必要去解释。

这就是余周周。

“你说,要是陆老爷子知道了你跟阿砚的关系,又跟小陆总的关系,他老人家还会欢迎你来陆宅吗?”

黎洛是想要威胁她,可余周周是谁,她哪里受过谁人的威胁。

“你威胁我?”余周周沉下了脸色,见状,黎洛就以为她这是害怕了,可下一秒却听到她说,“就连程砚都知道威胁对我没用,所以用支票打发了我,你在程砚身边这么多年,难道他没有跟你说过吗?”

余周周笑着看她,看到她一脸不敢相信后越发笑得欢乐,站起身体向着外面走去,经过黎洛时顿了脚步,轻声说:“我知道,你不就是想让我离开程砚吗?”

听了后,黎洛偏头看向了她,眼里尽是恨意,下一秒却听到余周周笑着说:“不是我不离开他,是他不愿意我离开他。”

黎洛望着余周周自信的背影,不由得紧紧的捏着拳头,指甲把手心都抠出来一个印子来。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