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凉川绵绵绕恩柔洪家宝贝_凉川绵绵绕恩柔洪家宝贝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08 11:32

凉川绵绵绕恩柔这本女频小说目前处于已完结,这本小说是一本现情小说,小说主要介绍了男主季凉川和女主钟恩柔的故事,小说章节精选:抬起头来,她才发现自已开敞的双腿正被架在手术台。另一名医生拿着机械工具在她身下撑开搅弄着。她挣扎着,要起身。但是却被按压住身子。当她的腹部被人一把掀开时,那道划开的疤痕留下了不可抹灭的印记。

凉川绵绵绕恩柔

推荐指数:8分

《凉川绵绵绕恩柔》在线阅读全文

凉川绵绵绕恩柔第20章被绑架

“兄弟,帮帮忙,真的是有要紧的事情要找你们负责人主管。否则的话,我不会大老远跑这里来的。你们老板今天没有来上班,你们的主管今天又在仓库里。现在,我店里的原材料出了问题,我一定得解决这一件事情。”

钟恩柔十分地着急,这件事情在未得到解决,她是不能够轻易地离去的。万一一会儿主管来了可怎么办?店里的生意日渐落后,客源越来越少,同行人都在笑着她。本来预先研发这种概念的人是她自己。结果,所有的主意都被他人模仿,这倒也就算了。现在,连材料上都出了问题。就在她们付了首付,买下了房子的时候,才出了这个问题。这叫她怎么样淡定。根本淡定不了。

“小姐,你着急,我们也是能够理解。但是,现在主管不在这里,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你还是回去吧!如果你有老板的电话你可以打我们老板的。”眼镜男说完,便低下头,借故要忙。

若是打电话老板要接她的话,她就不用跑过来公司里了。就是因为,打无数个电话,老板都不接她的电话,她才心急如焚。

结果,她只能打退堂鼓。

顾心蓝焦急地看着她,“怎么样了?”她可是在店里慌乱地等了一天。下午三点才看到她回到店里来。店里有零零散散的几个客人,现在,唯一让客人留恋的,也只有他们的招牌蛋糕斑戟榴莲了。

钟恩柔摇摇头,一脸无奈极了。

“这,这老板怎么说不在就不在,就这么没了联系,都几天了,也不是这样子吧!生意到底还要不要再做下去!真是的。”顾心蓝在店里来回走来走去,时不时跺着脚,她手里夹着烟头,没了耐心地吸了口烟,抱怨道:“我看,还是另外找一家公司合作吧!”

钟恩柔紧紧地皱着眉头,“可是,那家是我找遍了附近品质最好的供应商,而且价格也是最合理的。现在,说变质就变质,一下子我不能够接受。”但是老板联系不到,主管又见不着。这隐隐约约透露着阴谋。莫非是有人要陷害她。不可能,她平日里根本没有得罪过任何人。怎么可能会有人陷害她呢?而且,附近根本没有开同行的奶茶店,至少像她这样的概念奶茶店没有。

只有单纯卖奶茶的有几家。不过,她都不觉得对她是威胁。

令人可气的是,原材料被供应商坑惨了。

目前店里已经将员工裁员掉了。而裁员的员工也到对面那家对手店聘请去了。

顾心蓝一脸皱眉头道:“这简直是太可恶了。我现在就去对面那家店看看,是哪个店家再跟我们作对。”

没有拦住她,任由顾心蓝走到对方去。

当她进了那家装饰得很华丽的奶茶店时,她被亮瞎了,果然在气氛上很有感觉。而且高大上,很宽阔,的确在视觉上更加地享受。

“哟,有贵客。竟然是你……顾心蓝,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徐徐向顾心蓝走来的女人,卖弄着卷发,扭着水蛇腰,迈着白皙的腿,一步一步地来到了她的跟前。

“是你……怎么会是你在这里开奶茶店。范晓雅!”顾心蓝看到这个女人,就憎恨。在大学时期处处与她们作对的富家女范晓雅。没有想到大学毕业后,又在这里遇上她,竟然是她在跟自已作对。

范晓雅呵呵地捂嘴笑了笑道:“怎么了在这个大陆上,只许你们一家奶茶可经营,就不许其他人开奶茶店吗?经营不下去的话,你们大可关门大吉。也别硬撑下去了。你们随随便便裁员,可是对国家做出了不利的举动。看看,我还得为你们买帐,收留下这两个可怜的女孩子。我算是为国家做了极大的贡献!”她说得脸不红,气不喘的。

冥冥中,顾心蓝猜测了,或许一切的不顺利,还有水果出现了问题。或许是范晓雅搞的鬼。

要不然,凭范晓雅这个富家女,她开这种奶茶店简直就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而且,刚刚她已经偷偷地瞄了一下,竟然发现,每款产品的价格是她们平时里标的价格的三分之二价格。这也就验证了,在客户嘴里听到的那句:以前真是被坑不少,还以为创意新颖的产品贵点也不无道理。但是,当去对面吃过,喝过才知道,这家店有多么地暴力了。坑爹!黑店。

她们蓝恩奶茶店背负着臭名。

顾心蓝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指着范晓雅说道:“算你狠,你等着。”

于是,顾心蓝被彻底地气愤到了。她转身愤怒地离开店。

范晓雅在顾心蓝极其愤怒之下,眼里流露出十分愉悦的神情,“真是不自量力,敢跟我斗,真是鸡蛋碰石头。”

回到奶茶店后,顾心蓝气得一脚踢在了椅子上。

“那绿茶婊,竟然是范晓雅开的。”

钟恩柔听到这个人的名字,立即震惊地叫喊出声:“是她!”

这下子,她完全明白了。

水果供应商不是不接她的电话,而是故意不接她的电话。还有,供应商公司里的人不理会她,也不是巧合。完全有可能是受谁指挥而这样子的。否则的话,她今天不会一去就碰壁。

“心蓝,我们斗不过她的。”

顾心蓝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她竟然说出这番话来。

“难道我们就这样把奶茶店断送了?难道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钟恩柔摇摇头,“我不知道,我一下子不知道要找哪家水果供应商来配合。得花大半个月的时候去寻觅。还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合适的。”

顾心蓝一副快要昏厥的模样,“我的天,这该死的范晓雅怎么就出现得这么适时!抢了先机,知道这几天吗?报道全是她那家米雅奶茶连锁店。你看看,连锁这样的字体都出来了,你可知道她要搞得多大了。咱们这样是开不下去了。今天算了一下,一天不如一天,只剩下几百块的利润。”

钟恩柔真的是想破了脑袋都不知道要怎么解决这件事情。

现在,他们在低处,处于一个无法解决的阶段。

这时,突然一个穿着打扮十分名贵的女孩子进了店里。

店里只剩下顾心蓝与钟恩柔。

“讨厌,真是的,对面那家奶茶店怎么关门关得这么早,想喝杯奶茶都没地方买。哎哟!这家店装修得怎么那么简单,一点品味都没有。奶茶来一杯。快点,我赶着参加舞会呢!真是的。”

眼前这个女孩子,看起来年龄不大,长得倒是很漂亮。五官十分地精致,但是看起来却很不讨人喜欢,十分地自大,而且有占居高临下的态度。看起来应该会比她们少几岁,一副嚣张跋扈的态度,凭着一身富贵气息而满嘴藐视别人的模样。着实让顾心蓝着了火。

钟恩柔伸手将顾心蓝拦下,要她脾气收敛。

“好的,我马上为你弄一杯。”于是,钟恩柔耐着性子,亲自为她做了一杯正宗的奶茶。打包好后,递到了这个女孩的面前。

女孩从包包里面抽出了一张百元大钞,扔在了她的面前有,“别找了,当赏你这家小店的小费吧!哎,也太寒酸了这装饰……”最后,她竟然望着手里拎着的这杯奶茶,嫌弃了一眼,走出了门口后,竟然有些后悔地叫嚣道:“妈呀,这种寒酸店,还不知道奶茶能不能喝,还是扔了……”随后,女孩将手里的那袋珍珠奶茶往路边的垃圾桶里一扔,呸了一下上了一辆豪华轿车里。

这一幕,全落入钟恩柔的眼里了。她的心第一次被这个顾客狠狠地伤了。但是,她必须得让自已坚强起来。

“那个女人……竟然……太过分了。侮辱我们吗?一百元钱就想侮辱我们,当我们是什么人?一定又是范晓雅派来的脑残女!”顾心蓝真的想要追出去劈了那个死丫头。真是不识相的女人。

那杯由钟恩柔这位大师级别调出来的珍珠奶茶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喝得到的。她竟然毫不犹豫地往垃圾桶一扔。

这简直是侮辱钟恩柔的人格。

她低垂眼睑说道:“心蓝,算了。别追究了。人家是花了钱的。况且,她买的东西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我们也干涉不了。”

顾心蓝想了想,觉得还是算了。

“总而言之,那个女人真该死。生出来就是来与我们作对的。现在好了,生意也被她抢了。我们今后可怎么办?”顾心蓝咬牙切齿,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办?

“走一步算一步吧!”钟恩柔迷茫地望着门外,不知所措。

位于最高地段、也是最贵地段的高楼,涉及至全楼盘操控的都是环宇集团旗下的控股子公司。

今早,百般无聊的季凉川摊开报纸,草草略了几行字。当他的视线落在了报纸上刊登的照片时,他眼神专注得一刻都移不开。

是她!

【昔日火爆奶茶店如今落魄面临关门大吉】

图片上,刊登着这个朝气十足的女孩照片。

三年了。她依然没有变。他还清晰地记得她的容颜。看到这里。季凉川才想起,为何在国外频频想起她的容颜。他一直在担忧与后悔的事情,就是与这个女人发生关系!而埋下的后患是,这个女人很有可能怀了他的孩子。

他竟然到现在才想起这些事情。作为环宇集团接班人,他不容许任何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怀上他的种。而一直困扰着他,想着这个女孩,也只是他一些懊恼那天喝酒后竟然忘了做好防护措施,竟然鬼使神差地被这个女人迷惑,忘了做出这一步最重要的步骤。而如今,三年过去了。

再次看到她,他定要找到她。

这天,钟恩柔刚刚将两个小宝贝送入学校里后,便往奶茶店里走去。

不料,这时,开着一辆黑色轿车疾速停在了她的跟前,挡住了她的去路。从黑色轿车上下来了四个戴着墨镜让她看不清楚的男人长相。也没有给她任何的机会叫喊,她的嘴便被另一个男人的手捂住了。而后,男人强而有力的手臂架起了她的四肢,抬到了车子里。

进了车里,钟恩柔的嘴才得以解脱,“放开我,你们要干嘛……”但是她也不有自由多久,只是说完一句话后,一个男人拿着一条抹布捂向她的鼻子。只见,她吸入了一些气息,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的,不一会儿,整个人便不省人事地晕倒了。这辆车也迅速地消失在街道上。

一直在店里等着钟恩柔开业的顾心蓝,焦急地瞭望着门外。虽然,现在没有什么生意,客人也少。但是,她们近期都在研究着如何逆袭回到过去的辉煌。

“怎么还没有回来啊!这么久……”顾心蓝东张西望地走出门外。平时这个时候,她已经回来店里开始营业了。可是,现在这个点都迟到了半个小时还不回来,简直就是太可恶了。

这一天,无论顾心蓝等多久,都不有等到她的人。

而此时的钟恩柔被麻醉药迷昏后,醒来的时候,雪白的天花板、刺鼻的消毒水味,都清清楚楚地告诉她,她现在正处在医院里。当她看到那些戴着口罩又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时,才惊讶地喊叫出声来,“你们在对我做什么?”

抬起头来,她才发现自已开敞的双腿正被架在手术台。另一名医生拿着机械工具在她身下撑开搅弄着。她挣扎着,要起身。但是却被按压住身子。当她的腹部被人一把掀开时,那道划开的疤痕留下了不可抹灭的印记。

“不要……你们到底要做什么?快放我下来。”无论她怎么挣扎,也没有用。

那名正在俯视的医生抬起头说道:“的确是有。”

另一名医生点头,“知道了。我这就出去告诉季先生。”

季先生是谁?

当她们收拾东西的时候,那名女医生冷冷地嫌弃她道:“自已起身穿好衣服。”

钟恩柔才刚刚起身穿好衣服的时候。身后又有人拿着抹布捂住了她的口鼻,她再次晕厥,不知所云。

“我知道了……”季凉川皱着眉头,此刻他才意识到,三年前自已为自已埋下了不可弥补的错误。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