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权场对决姚泽唐敏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08 14:02

已完结小说权场对决是著名作家一路向东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姚泽唐敏,该小说划分在男频小说,官场小说权场对决精选篇章:苏蓉听了就气鼓鼓的撅着小嘴,还以为姚镇长是来这里找线索,谁知道他竟然有闲情逸致在这里陪人家唠嗑,越想越觉得来气,早知道他姚泽这么不靠谱就不应该陪着他跑这里来的像傻子一样。

权场对决

推荐指数:8分

《权场对决》在线阅读全文

权场对决第13章:发现的秘密

这时一个头发略微有些长,打扮的流里流气小青年打着哈气走了出来,看着姚泽两人,有些敌意的问道。

“滚进去,谁让你出来的,让你好好呆着你怎么就是不听。”老头看自己儿子走了出来,老脸一下子绷了起来,骂着将自己儿子赶了进去,青年瞥了姚泽两人一眼,又向自己老爹撇了撇嘴,嘴里嘀咕了几句转身走了进去。

“姚镇长让您见笑了,我这儿子不懂事,您别跟他一般见识。”

姚泽刚才并没怎么在意那青年,听了门卫的话,他将看向工厂四周的目光转移了回来,无意间瞥见门卫老头看自己的眼神竟然有些躲闪,这就让他有些纳闷了,不是说眼神是一个人心灵的窗口嘛,姚泽自认为是第一次见这个老头,他也并没有得罪自己,但是从他儿子出来一趟后,这老头为什么看自己的眼神充斥着心虚和闪躲?

会不会是有什么隐情?

想到可能有些线索,姚泽心里有些激动,但是脸上却丝毫没有表现出来。

“老先生,你可以带我们去看看当时的案发现场吗?”姚泽面带微笑的看着一脸局促的门卫老头,说道。

听了姚泽的话,门卫老头脸色微微一变,有些结巴:“姚镇长,您看……您看,我这……我这手上还有些……有些活没干完呢,要不您……您自己随便看看。”

姚泽看老头手里捏着报纸、带着眼镜,判断在自己没来之前老头一定是在悠闲的看着报纸抿着茶水,而让他带自己去命案现场看看,他却一脸为难、推脱有事,这更加让姚泽断定这个老头一定知道些什么内幕。

姚泽刚要说话,却被心直口快的苏蓉抢了话,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啊,姚镇长让你带他过去看看,你推三阻四的是什么意思,你看看你,没时间带姚镇长看工厂,到是有时间看报纸了是吧?”说着苏蓉撅着小嘴,一脸娇怒的指着老头手里的报纸,愤愤不平的模样可爱至极。

老头站在门卫室的门口,不由自主的将手里的报纸往背后藏去,老脸一阵发红,站在那里尴尬不已,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解释,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

姚泽见苏蓉气的小脸通红的模样煞是可爱,不由得暗自摇头觉得好笑

看门卫老头尴尬不已,又不想给自己带路,姚泽便面带微笑的看着老人,说道:“老人家,我也是奉了县里领导的‘旨意’来审理此案,希望你能配合我的工作,我也不会耽搁你很长时间的,你只需要跟我们一起进去看看就行了。”说完不等老头开口,姚泽夹着公文包自顾自的朝着加工厂的内部走去,他就是要不给老头拒绝的机会,苏蓉见曲长青快步向前,就瞥了一眼站在那里有些发愣的老者,赶紧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

老头矗立片刻,无奈的叹气一声,放下报纸跟自己儿子交代几句后,将房门带上一脸丧气的跟了过去。

路上姚泽询问门卫,说这么大的一个场子为什么没看到一个工人,难道厂长死了就不用工作了吗?门卫听了皮笑肉不笑的露出一嘴黄牙,看着已经残破不堪的场子,叹息说道:“这场子被那些所谓的领导们给掏空了,基本上已经面临着倒闭,几十个工人三个月的工资到现在也没发半毛钱,谁还来干活啊,说不定要不了多久,那些工人揭不开锅了就会去政府闹事呢。”

“哼,一群人渣,连那些农民工的血汗钱都贪污,真是无耻!”苏蓉听了门卫的话,气的抬起精致的皮靴一脚将地上的小石子给踢飞了出去。

姚泽听了也是眉头扭成了川形,这么好的一个场子既然被这些蛀虫败成这般模样,难道镇上的领导们都死绝了吗?还有那些没发工资的工人说不定忍无可忍的时候就将此事捅到到县里或着市里去了,到时候倒霉的还是自己这个管农业、经济的副镇长,这自己才上任多久啊,怎么什么‘好事’都让自己给赶上了呢?

“诺,这就是我们张厂长的办公室。”

姚泽从思索中回过神,朝着老头指的方向看去,张德的办公室在最里面的一栋厂房,由于这里发生了命案,所以厂房的大门被一把大号的铁锁给锁了起来,看起来是从张德死后就没有再被打开过,锁上面已经落了一层灰尘。

“老人家,你有这厂房的钥匙吗?我想进去看看。”姚泽看着上了锁的大门,皱着眉头问道。

“有是有,可是……可是我们副厂长说了,不允许随便打开这扇大门。”

看老头那副不给开门的模样,苏蓉顿时又来了气,“喂……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啊,让你陪着姚镇长转转你推脱半天,让你把这门打开看看,你又找借口不给开,难道你做贼心虚,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怕我们发现不成。”

听了苏蓉的话,姚泽心里暗自叫好,嘴上却说:“苏蓉,别乱讲。”苏蓉也以为自己说的有些过分了,对着姚泽吐了吐丁香小舌,悻悻的向着姚泽靠近了几步,一副我是乖宝宝的模样,老头被苏蓉说的老脸有些挂不住,脸色青一阵白一阵,有姚泽在他又不好发作,便说道:“你这女娃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要乱讲哟,我只是照领导的的命令办事,怎么就推三阻四了,再说,这里面也没什么值得看的。”

“老人家,你放心好了,如果你们领导怪罪下来,就说是我让你打开的,有什么问题让他来找我吧。”姚泽已经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老头也不好再坚持,便有些勉强的说:“那……那好吧,可是你们要快一点,看一下就出来,免得让我不好做。”

姚泽微笑着点了点头示意老头开门。

门卫老头硬着头皮将大门打开进了厂房之中,一股粉尘之气迎面扑来,“你们看吧,我在外面等你们。”老头打开门看了里面一眼,转身就走。

苏蓉进来后拿出一条白色手巾捂住嘴巴,另一只手使劲的扇着空气中的灰尘,姚泽看她模样不由得觉得好笑,女人都是见不得一点不干净,“你还是在外面等我吧,反正这里面也没什么好看的,出去陪老人家聊聊天。”姚泽手指着门外脸色有些难看的门卫老头,说道。

苏蓉如获大赦赶紧点头同意,然后喜滋滋的把手里的手巾递给姚泽,一灰溜的小跑了出去。

姚泽无奈的摇了摇头,收起丝巾向着房间里面走去,将房间仔仔细细的查看了一边,没找到任何一丝蛛丝马迹,这不禁让姚泽有点失望,难道真的就这么被冤枉了?

正当他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眼角不经意间瞥到办公桌旁边的墙角,他一下子冲了过去,蹲在墙角,看到墙角的白仿瓷上有几根金黄色的头发,那头发大概和他手掌一般长度,白仿瓷上凝固的一小片血迹将头发粘在上面,姚泽皱着的眉头猛的舒展开来,嘴角露出一丝浅浅的弧度,他准备伸手去拿那几根头发,突然想起刚才苏蓉给他的手帕,便顺手拿了出来,用手帕将拿头发包裹在里面,然后拿自己的房钥匙将墙壁上的血迹一点点的刮了下来放进手帕里,这才满心欢喜的踱着步子离开。

出了厂房后,苏蓉迎了上来,低声询问道发现什么没,姚泽望着苏蓉笑而不语,自顾自的往前走去。苏蓉看着他的背影,那个气啊,撅着小嘴,愤愤不平的呢喃道:“神气个什么啊,哼!”

到大门口姚泽和老头握手准备离开的时候,看到那青年从门卫室里走了出来将杯子里面喝过气的茶叶倒在地上,瞅了姚泽一眼又走了进去,姚泽下意识的看了他一眼,转身走了几步,突然想起什么,猛的止住脚步,“苏蓉,等等。”姚泽将已经走出大门的苏蓉招了回来,然后对着门卫老头说,“走,我们到你门卫室去聊聊。”

“姚镇长,您这是?”门卫老头一脸的疑惑看着姚泽。

“也没什么,就是突然想和你聊聊天。”说完不等老人反映,姚泽率先推门走了进去,苏蓉和老头只好跟着走了进去。

门卫室布置的很简单,地面是水泥地,两张简单的单人床上的被子叠的很整齐,一张看上去有些破旧的桌子上放着一个小型的彩色电视机,此时青年拿着一本杂志翘着二郎腿坐在床上翻看着。

姚泽笑着坐在他旁边,然后示意苏蓉和老头也坐下,苏蓉缓缓走到姚泽身边坐下后低声说道:“姚镇长,估计他们也不知道什么内幕,问了也是白问。”

姚泽此时心情大好便觉得身边的小美女异常的可爱,起了戏弄她的心思,“呃?小苏还有未卜先知的能力?连我要问什么都知道,不简单啊。”说完还不忘瞪她一下。

苏蓉撇了撇嘴,偷偷白了姚泽一眼,想反唇相讥但最后还是忍了下来,毕竟他是自己的上司,惹怒了他自己可不好过了。

姚泽看老头一脸的紧张,便柔和的说道:“不要紧张,我们就是随便聊聊而已,这是你儿子吧?”说完指着旁边的青年问道。

老头擦了擦额头的汗珠,点头说是,然后瞪了青年一眼,大声说道:“三子,怎么这么没礼貌,快点向姚镇长问好。”

叫三子的青年好像很怕他爹,被他爹斥责了几句,他有些不情愿的放下书,不阴不阳的喊了声姚镇长好后,将脑袋转向了一边。

姚泽也不在意他的态度,便笑着和他们说着家长里短的话,在这里干了多久?家住在什么地方?干这些工作累不累?现在家里有几口人啊?

苏蓉听了就气鼓鼓的撅着小嘴,还以为姚镇长是来这里找线索,谁知道他竟然有闲情逸致在这里陪人家唠嗑,越想越觉得来气,早知道他姚泽这么不靠谱就不应该陪着他跑这里来的像傻子一样,本来苏蓉还是比较欣赏姚泽的,年纪轻轻的便当了一镇之长,待人也还算平和也没什么官架子,长的斯斯文文、温文儒雅又有文采,一看也不想是严刑逼供的人,但是现在看他竟说些不着边际的话,心里便来了气,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恨不得冲上去狠狠的教训他一顿,不过这只能在心里想想,她可不敢真的做出来这种事,人家可是国家干部呢!

看姚泽面上带着和煦的微笑,说话又温和,老头和青年便觉得这个镇长还不错没有官架子,一时之间对姚泽的话也多了起来,几人越说越起劲,最后演变成了滔滔不绝,看的苏蓉暗自咋舌,心想:“姚镇长真有当妇联主任的潜力。”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