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我偏不放开免费阅读章节

发布时间:2018-10-08 14:32

《我偏不放开》小说是作者炎凉所写的一本都市爱情小说,小说内容精彩丰富,主要讲述了余周周、程砚之间的故事,小说情节跌宕起伏,下面给大家带来我偏不放开第一章好久不见:她不解的看了程砚一眼,张了张嘴,最后也不敢再说任何反驳的人,因为程砚向来是喜欢安静跟听话的女人。 “什么时候回来的。”不动声色的瞧了不知何时脖子上被抓红了一条血痕的余周周,“跟我来。”

我偏不放开

推荐指数:8分

《我偏不放开》在线阅读全文

我偏不放开第一章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这是余周周再次见到程砚时说的第一句话。

她笑得勾人,然后上前,凑近他的耳畔,嘴唇微动:“我很想念你,尤其是……”

余周周顿了话,十分自然跟熟练的圈上程砚的脖子,整个人贴近他,往他的唇上凑。

却在碰上的前一秒,被一个力量拉了出来,狠狠地甩到了地上。

“砰”随之而来的是一个陌生的女声:“别不要脸。”

挽着程砚手臂的女人往下撇看趴在大理石地板上的余周周,笑得那叫一个得意。

余周周下意识的抬头,灯光太刺眼,她只能眯着眼看,却看不清程砚的表情,但是她猜,程砚的眼眸一定是温温凉凉的。

这个男人,一如既往的诱人跟……危险。

再次看到程砚的时候,余周周以为自己可以很平静,但是她颤抖的身体却出卖了她。

收回眼神,余周周干脆盘腿坐在地上,再次仰头看向程砚,咋舌骂了句:“程砚你什么品味?”看向那个女人又说了句,“简直粗暴”。

余周周撑着身体站起来,重新对上程砚的眼睛,那双漆黑的双眸里果然不带一丝感情。

“程砚,这么久不见,你怎么越活越回去了?找的女人连我都比不上,也不知道你是怎么下得去嘴的。”

“贱女人,你说什么!”

听出余周周的讽刺之后,原本挽着程砚手臂的女人,松开了他的手臂,然后上前,举起包包向余周周砸过来。

余周周在那个女人碰到她之前,一手抓起她手里举起的包包,一手控制住她的另一只手,笑着说:“别以为自己上了程砚的床就被他永世庇护,你边上的男人,都是姐玩儿剩的。”

余周周余光瞥见,哪怕是此刻听到她的话,程砚的表情没有半分起伏,余周周没有料到,他竟然能这么平静。

心刺疼了一下。

他眼眸波动,唇角微动:“余周周,好久不见,你还是那么狼狈。”带着戏谑调子的话回荡在余周周的耳里。

余周周心里一抖,然后咧着笑,却说不出话来。

盯着她完美恰到好处的身段,女人低声骂了句:“臭不要脸的狐狸精……”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程砚冷漠的打断,他沉沉地说:“你先回去。”

她不解的看了程砚一眼,张了张嘴,最后也不敢再说任何反驳的人,因为程砚向来是喜欢安静跟听话的女人。

“什么时候回来的。”不动声色的瞧了不知何时脖子上被抓红了一条血痕的余周周,“跟我来。”

程砚只淡淡的说了句,然后迈着大长腿向电梯方向走去。

眼前的男人,修长的身体,把手工西装衬托得完美,带着与生俱来的高贵感,让人既想靠近,却又不敢走近一步。

“程总刚跟别的女人从房间下来,现在又要带我上去?程总确定你有这么多精力?”

程砚顿了脚步,回头瞧着毫不忌惮地讽刺他的余周周,说:“如果你想试一试,我乐意至极。”

如果余周周没有听错,程砚的语气,确实是在邀请她。

她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追上程砚,赶在电梯门关上之前钻进电梯,目光移到他的身上。

程砚偏头看她,下一秒,他捏住余周周的下巴,漫不经心的说:“故意的?”

他指的是余周周在酒店大堂做的所有事情,包括勾引他的举动。

余周周浑身一抖,没有做好一回来就遇到程砚的准备,却在下一秒主动的攀上程砚的脖子,一只脚甚至勾到他的腰间:“我只是想知道,你跟她比较默契,还是跟我比较有默契?”

‘叮’电梯门刚好开了,余周周放下脚,扯着程砚的衣角走出电梯:“去你房间,还是我房间?”

“听你的。”程砚勾着唇说。

余周周唇角一勾,带着程砚进了她先前住的房间。

门刚关上,余周周毫不犹豫的双手滑到了程砚的腰间,扣住他的皮带,正要解开,却被程砚握住双手。

余周周一笑:“我会乖乖的,像以前一样,完事儿绝不缠着你。”说着,她着急的要解开程砚的皮带。

程砚仍旧握着余周周的双手,似乎并不期待成年人都知道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余周周顿了顿:“既然程总不想做,那何必拉我上来?”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该死的是,他身上还是那个她最熟悉的味道。

她眯了眯眼,抬头看程砚,等着他的回答。

程砚推开余周周,一面向着床头走去,一面说:“你似乎很着急?”

一转头,她正在解开第一个扣子。

程砚但看不语,直到余周周出现在他的面前时,他才稍稍抬眸瞧她。

他眼神里没有一丝情欲,余周周略有失望,她自信于自己的魅力,不会有任何男人能抗拒得了。

包括程砚。

余周周走近,走到程砚的身边,坐到他的腿上,隔着裤子,也能感受到他的变化。

她勾着唇,才稍稍宽慰,挑起程砚的下巴,逼着程砚与她对视:“程总就不想尝尝?”她将手放到他的双腿之间,笑道,“男人就要敢于面对自己的……变化。”

面对她的撩拨,他永远表现得那么淡定,这让余周周很挫败。

三年前是,三年后,依旧是。

她来不及多加思考,下一秒,程砚一把推开她,压在她的身上。

余周周愣了几秒,得意的勾着唇,双手攀上他的脖子:“你主导,还是我主导?”

她以为,鱼儿上钩了……

程砚的从她的额头一路往下,一直到她脖子上才停下来:“疼吗?”他手指停留在余周周脖子上的伤痕上,眉头微微一皱。

余周周一愣,才笑着摇头:“不疼。”那一刻,她以为自己幻听了,她居然听到程砚嘴里吐出的是温柔。

程砚的眼神却还是停留在她的雪白中的一抹红的脖子上,余周周硬生生的把他的目光拉到自己的脸上。

诱惑的说:“不疼,但是不代表不需要安慰。”说着,她握着程砚的手覆上她的胸前。

程砚勾了勾唇角,瞧着她:“忍不住了?我满足你……”

他唇角一勾,越过余周周的头顶,从床头拿出了针孔摄像头,往地上一扔,一手扯开自己的皮带,一手掀起余周周的裙摆,没有任何前戏的窜入,不深不浅的……

余周周松开扣住床单的手,深深的抠住他的背部,三年前的他远比现在要温柔得多,以至于她陷入这个温柔里整整一年。

一次之后,余周周本以为他会抽出,却没有想到,他只是换了个动作,逼着余周周跪在床上,他在她身后加重了力度跟速度,狠狠的撞击。

与之前相比,今天的程砚,简直就是恶魔。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