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我偏不放开(余周周程砚)by炎凉

发布时间:2018-10-08 14:32

我偏不放开是作者炎凉所写的一本都市爱情小说,余周周、程砚是小说中的男女主角,这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小说内容十分丰富,情节饱满扣人心弦,下面给大家带来我偏不放开第八章今夜,我是程总的女伴。:“程总跟这位小姐认识?”鲜少看到这么有姿色的女人,男人的目光一秒也没能从余周周的身上离开过。 余周周细直的长腿一迈,贴近程砚身边,自然的挽上他的手臂,淡笑:“今夜,我是程总的女伴。”

我偏不放开

推荐指数:8分

《我偏不放开》在线阅读全文

我偏不放开第八章今夜,我是程总的女伴。

晚上八点,余周周正窝在沙发上吃薯条,桌子的手机突然刺耳的响了起来,是短信铃声。她放下手上的薯条,吮了吮手指,拿起手机看了眼,是陆放发过来的短信。

点开一看:程砚现在在我家的酒店,你之前住过那间。

余周周无奈的笑了,陆放甚至就连跟她说话都已经不愿意了吗?

不过很快,她嘴角一勾,瞬间来了精神,放下手机,光着脚跑到房里。

于是,她花了半个小时化好妆,又花了二十分钟换了衣服,开车陆放留给她的兰博基尼来到了酒店。

酒店工作人员很容易就认出了陆放的车,很快带着余周周进了酒会现场。

推开会场大门,余周周瞬间引来了一众人的目光,而她却一眼就能在人群中找到程砚。

彼时的他,单手插在裤袋里,另一只手举着一杯红酒,他身边的男人的目光是投向余周周的,但是他却在余周周看到他的那一眼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程砚还是跟以前一样,在利益的面前,美色永远什么都算不上,包括自以为早早就勾住了程砚的心了的余周周亦是。

她的眼神直接的锁定着程砚。

今天晚上,她的目的就是搞定程砚。

这是她跟季锋的交易,她替季锋搞定跟程氏集团的这一单买卖,他告诉余周周,余艺在哪里。

在旁边的男人上来搭讪之前,余周周深吸一口气,松开了紧捏的拳头,露出她最完美的笑容,迈着最蛊魅的步伐向着程砚走去。

走到程砚的跟前,一把抢过了程砚正要喝的红酒,在程砚对面的男人手里的酒杯上轻轻一敲:“这一杯,我替程总喝了。”

将红酒一口饮尽之后,余周周才抬眸看向程砚,对上她的笑脸,程砚似笑非笑。

“程总跟这位小姐认识?”鲜少看到这么有姿色的女人,男人的目光一秒也没能从余周周的身上离开过。

余周周细直的长腿一迈,贴近程砚身边,自然的挽上他的手臂,淡笑:“今夜,我是程总的女伴。”

程砚没有说话,只是看向了五十米之外,正侧对着他们的黎洛。

呵呵。

虽然他没有否认,但却是明显的拆台。

面前的男人似看懂了什么,思维一转,流连在余周周身上的目光更加肆无忌惮。

程砚但笑不语,他怎能会不知道对面的人流连在余周周身上的目光是什么意思,但是他却十分不悦。

眼神微微一闪,程砚点了点头,轻描淡写丢了句:“失陪。”

余周周心里一惊,挽着程砚的手下意识的紧了紧。

他低头看了眼余周周的手,唇角一勾,并没有撇开她的手,而是带着她一起往边上走。

看得刚才的男人眼里满是不解,却又不敢上前去问,即使知道程砚今天晚上带了女伴,但是谁又敢当着程砚的面抢他的女人?

“程总胃口未免也太大了点,一晚上带了两个女伴?”

说话的人余周周认得,她曾经在杂志上看过他,榕城地产大亨李城阳,未曾想帝都的商业酒会他会出现。

“李总,好久不见。”

程砚伸出手,跟李城阳握了握手,却并没有解释他的话。

收回了手,李城阳又问:“记得上次程总说,只要我来帝都,程总就做东,不知道这句话还作不作数?”

程砚微微颔首,淡淡道:“自然。”

“那明天我就等程总的电话了。”李城阳说着话,眼神却有意无意的瞄向余周周。

得了程砚的承诺,李城阳才迈步离开,一步三回头的将眼神流连在余周周的身上。

尽管余周周知道李城阳暗示的是什么,但她也不过是保持微笑的站在程砚的身旁,该怎么做,程砚比她清楚。

余周周微微一笑:“程总这是打算拿我做顺水人情?”

程砚眼底深不见底,没有承认却也没有否认。

不等程砚开口,余周周自荐道:“明天我倒是有时间。”她低声鬼魅的说,“只是今天晚上……我希望程总的时间是我的。”

程砚偏头看了眼余周周,勾了勾唇角:“乐意至极。”

不等酒会散,余周周就跟着程砚离开了。

黎洛不是没有看到程砚跟余周周离开,只是她却连上前去阻止的勇气都没有。

——

一进到房间,余周周就攀上了程砚的脖子,迫不及待的吻上他的唇,直到两人都传出了粗重的喘吁声,她才离开程砚的唇,圈着他的脖子,在他耳边轻轻的吹着气:“程总就这样当着未婚妻的面带我走,会不会狠心了点?”

程砚单手推开余周周,瞧着她,勾着唇却似漫不经心:“我有求与你不是吗?”

“既然如此,我也有一事与程总交易。”说着,余周周拉着程砚的领带,一步一步往床的方向退去。

程砚勾着唇配合着。

余周周坐在床上,看着近在眼前的程砚,慢慢的躺下,程砚屈膝加单手撑在余周周的身边,整个人俯在她身上。

她将程砚拉得更近,在离不到五厘米的时候,程砚唇瓣微微一动:“不先说说你跟我的交易?”

余周周顿了手里的动作,眼底闪过一丝情绪,不得不承认程砚的自控力真的不是常人能比的,至少面对余周周这样的尤物,他竟然还能保持理智。

她放开了程砚的领带,身子一转,从程砚的身下转了出去,从床上坐起来,转换的是一张认真的脸。

“听说程总跟季氏的季总有一笔买卖?”她没有任何铺垫,直接进入主题。

程砚也早已站起来,向着窗边走去,双手插在裤袋里,眼神看向前方的某一点,冷冽地说:“如果我记的没错,三年前你是被他赶出家门的?”

他似在回忆,又似只是单纯的陈述事实。

“就算他不认,但是不可否认。”余周周眼神冷了冷,却带着笑意,“我骨子里流的是他的血。”

一想到母亲,余周周的眼神才柔了柔。

只有季锋知道她在哪里,只有这一笔交易,她才能得到消息,所以——

余周周看向了程砚。

“这笔生意对程总而言,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既跟季氏达成合作,又能讨好了榕城地产大亨,付出的不过是我的一个晚上,程总觉得有损失吗?”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