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赫连爵贺兰雪by流光飞舞_前夫再爱我一次流光飞舞小说

发布时间:2018-10-08 18:32

已完结小说前夫再爱我一次是来自暴走看书平台的一本女频小说,作者为流光飞舞,前夫再爱我一次流光飞舞精彩节选:对于贺兰雪,他是厌恶的这点毋庸置疑,但是不知为何,她的背叛还是令他火冒三丈,当时感到酒店看到两人不着寸缕的躺在一起的时候,他怒不可遏,恨不能把他们两个直接给撕碎了。

霸道总裁逍遥天师

推荐指数:8分

《霸道总裁逍遥天师》在线阅读全文

霸道总裁逍遥天师第十七章:被逼选择

“只要是你想的,我都会照做。”轻柔的声音,坚定不移。

听她如是说,赫连爵轻扯嘴角,“你为了他倒是豁出去了。”

“他是无辜的。”

“你以为这些都是我一手策划的?”疑问句却是肯定的语气。

“难道不是吗?”贺兰雪回以反问,话语里还带了几分嘲讽。

赫连爵还没回答,就在这时躺在地上的魏学文低吟了一声,“雪儿……”

魏学文对自己的称呼,让贺兰雪浑身蓦地一惊,他怎么会这么叫她,尤其是在赫连爵面前,这样不是说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果然,在下一秒,就看到了赫连爵嘲弄的笑。

雪儿?赫连爵似笑非笑,“他在叫你呢!”

西裤口袋里的双手紧攥,面上却还保持着一贯的冷凝无情。

对于贺兰雪,他是厌恶的这点毋庸置疑,但是不知为何,她的背叛还是令他火冒三丈,当时感到酒店看到两人不着寸缕的躺在一起的时候,他怒不可遏,恨不能把他们两个直接给撕碎了。

那个电话里,他们两个的对话,每一字每一句都像是被烙铁烙在了心上一样,每每想起,就一阵怒火中烧。

早知道她是那样的女人,但是真到了事实摆在眼前的时候,他却有点难以接受。

“贺兰雪,给你两个选择,一,乖乖的做掉那个孩子,二,魏学文死。”

森寒的话语,刺的贺兰雪一个机灵,她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是无用功。蹙眉看着躺在地上人事不知额头上还在往外渗血的魏学文,她轻而坚定的启唇,“放了他吧。”

“你做的决定可千万别后悔。”声音更低了几分,隐忍的怒气丝丝外漏。

贺兰雪苦笑,“有的时候人真的是身不由己,动手吧,我不会反抗。”

她早已无力与他抗衡,卵又怎么是石头的对手。

孩子,只能对你说声抱歉,不是不想要你,只是无能为力,即使是保住了一时,那么以后呢?

低沉的嗓音,冒着寒气,“很好,来人。”

门应声而开,刚才那个医生伙同那两名黑衣人走了进来,在赫连爵一点头之后,黑衣人把魏学文架起向外走,医生则向贺兰雪走去。

“小姐,请躺下来。”

贺兰雪依言,整个人平静的有点可怕。

看着她乖顺的躺在病床上,小脸苍白的模样,赫连爵剑眉微蹙,心间上涌上烦躁。

答应流掉孩子来保全魏学文,其实是他已经预知的结果,毕竟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孩子以后他们还会再有。如意算盘打的还真响。

贺兰雪整个人如一个没有任何思想的机器人一样,医生怎么说,她就怎么做。

当医生准备给她注射麻药的时候,眼角一滴清泪蜿蜒而落,闭着双眼,她哑声道,“不要用麻药。”

就让她记住那痛,这是她不自量力的惩罚,她谁也不怨,只恨自己没管住自己的心。

爱情就是蚀骨的毒药,穿肠而过,毒发身亡。

她的声音措不及防的敲击在赫连爵的心上,一阵窒闷,眼角那滴晶莹的泪,更是让他呼吸一滞,好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正渐渐的被抽离,下意思的想要伸手抓住,却又不知道到底是什么。

一向冷静自持运筹帷幄的赫连爵,生平第一次感到了迷茫,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产生了质疑,他这样做真的是对的吗?

冰冷的机械渐渐的伸向贺兰雪……她面如死灰,心中低喃:孩子,对不起,原谅妈妈的无能为力。

被架着向外走的魏学文,正好在这时清醒,大脑快速运转,响起了被打的昏迷前的一切,措不及防的推开人的桎梏,猛的跌倒在地,双腿没有一丝站立的力气,来不及多想,被身后的声音惊住……

“赫连爵,不管这一切是不是你策划,我只想说一句话,流掉这个孩子以后,我们离婚吧!”

快速的转身,魏学文看到了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一派绝望的贺兰雪和站在离自己三米之遥的赫连爵。

贺兰雪的话不断的在耳边盘旋,打破了他心中最后一丝希冀,原来他们真的是夫妻。

哎,想什么呢?

现在这样的紧急时刻,他还有空东想西想,真是不应该。

魏学文暗骂自己,跌跌撞撞的爬到房里,哑声向赫连爵解释着,“总裁,你真的误会我和……总裁夫人了……”

昔日的心中女神,一夕之间变成了高高在上的总裁夫人,这样的转变,他有点难以接受,却不得不逼着自己接受。

贺兰雪听到魏学文的声音,扭头看到他清醒了过来,悬着的心稍稍放下,摇了摇头示意他别担心,“经理,不必解释,有些事根本就是解释不清楚的,只要我们心中光明磊落,随别人怎么说。”

贺兰雪认定这一切都是赫连爵操控的,心死的她,根本就不想再多说。

“雪……”一急切差点又叫错了,魏学文偷偷的看了眼赫连爵,见他脸色并未异常,一如既往的冷若冰霜,只是那眸底一闪而逝的阴鹜,吓的他蓦地一惊,差点咬上自己的舌头,“夫人,有些事还是要解释清楚的,有时候眼见也不一定属实。总裁,我和夫人真的是什么也没有发生,当时我不知道是谁在背后把我敲晕了,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当我醒来的时候,再醒来就是你所看到的样子,虽然我不记得到底都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我敢保证,我和夫人真的没有怎么样。”

魏学文手舞足蹈的解释着,赫连爵始终没有做出任何回应,面上也是沉寂一片,看不出喜怒。

久久的,赫连爵慵懒的抬眸,淡瞥着魏学文,轻启薄唇,“魏学文,你在公司多久了?”

问这个做什么?

魏学文心里很忐忑,却也是认认真真的回答,“五年了。”

“五年。”赫连爵点了点头,莫名的来了一句,“时间不短了。”

“总裁,我知道我的解释很苍白,但是我句句属实……”

话未说完,一个手机突然向他砸来。

“打开看看。”赫连爵神情莫名的朝他挑眉。

魏学文虽然不解他这是何用意,却也只照做,捡起地上的手机。

“按下确定键。”赫连爵又一个命令在他的耳边响起。

不知道为什么,魏学文有种不好的预感,蹙眉照做。

“啊……学文,你好棒……轻一点,小心孩子……”

手机里传来令人脸红心跳的销魂之音,吓的魏学文双手一颤,手机掉到了地上,然而里面的声音还在源源不断。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