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魏喜离夏小说_魏喜离夏离夏和公公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08 18:32

这本已完结小说离夏和公公讲述了主人公魏喜离夏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13691058106的倾心巨作,离夏和公公精选篇章:喜想趁着儿媳妇手术之前再和他好好做一次。今天宗建陪着离夏跑了一天医院。回来都有些累。吃完了晚饭。魏喜哄睡了小成成。来到了客厅里。见儿子的房间屋门大开着。里面没有人。浴室里却传来了流水的声音。还有儿子和儿媳妇的笑声。

离夏和公公

推荐指数:8分

《离夏和公公》在线阅读全文

离夏和公公第五十三章

经过试纸的测试。基本上已经确定了离夏已经怀孕。再避孕已经没有意义了。

诚诚还这么小。不管这个孩子是谁的。肯定是不能要的。

趁着宗建还在休假。要到医院里再去检查一下。再决定什么时间做手术。魏

喜想趁着儿媳妇手术之前再和他好好做一次。

今天宗建陪着离夏跑了一天医院。回来都有些累。吃完了晚饭。魏喜哄睡了

小成成。来到了客厅里。见儿子的房间屋门大开着。里面没有人。浴室里却传来

了流水的声音。还有儿子和儿媳妇的笑声。

哈哈。原来他们正在洗鸳鸯浴啊!不知是出于好奇。还是别的原因。魏喜竟

然鬼使神差的走进了儿子和儿媳妇的卧室里。来到了那张铺着白色床罩的大床前,

大床的上面是儿子儿媳的结婚照,照片上儿子英俊潇洒,脸上挂着自信的微笑;

旁边的儿媳穿着一身洁白的婚纱,小鸟依人的靠在儿子肩上,一脸的幸福。

床上,凌乱的扔着几件衣服。魏喜拿起一件轻如无物的黑色丝袜,放在鼻尖

嗅了嗅,一股清香直渗心扉。魏喜有时候都觉得奇怪,那巴掌大的小内裤,还有

手上这么点的裤袜,儿媳是怎么穿上去的。难道女人真的是水做的,那么的柔弱

无骨吗?。

这时候,客厅传来一阵脚步声,打断了魏喜的臆想。他想出去,又觉得不妥,

怎么跟他们解释。他来这里干什么?找他们聊天?别开玩笑了。

脚步越来越近,魏喜也慌了神,四周看了一下,都没有什么可以藏人的地方。

他眼光突然看到大床,鬼使神差的居然撩起垂下的床罩,钻进了大床底下,这才

舒了口气。而儿子他们也在魏喜刚钻进床底后就踏入了卧室,不过相差几秒钟而

已。

魏宗建拉着老婆的手,有说有笑的走进了房间。离夏只是围着大浴巾,她坐

在床上,用一条干毛巾仔细地擦着头上的湿发。

床下的魏喜小心翼翼的观察周围黑暗的环境,看能不能看到外面的情景。

离夏站在床边。面对像魏喜这面。两条修长大腿交叉在一起,魏宗建看着离

夏娇媚的身段。猛地拦腰抱起离夏,向大床走去。陈离夏被老公这么一抱,「啊」

的惊呼一声,双手急忙搂住老公的脖子。

魏宗建把老婆抛在床上,而离夏因为横卧着,那紧身的迷你裙又向上缩了缩,

连白色的小内裤都露出了一些,看得魏宗建更是兴奋不已,他像狼一样的发出一

声低吼,猛地扑上老婆那性感诱人的娇躯。

魏喜很郁闷了,他在床底下,上面儿子儿媳妇就要开始肉搏战了,对他来说,

是一种煎熬。而他从镜子看到床上的角度,也只是儿子那毛绒绒的大腿和儿媳白

嫩的大腿,正点部位就看不到了,因为儿媳是被儿子压着的。

上面传来「巴叽、巴叽」的声音,还有儿媳那淡淡的呻吟,魏喜凭声音就判

断出,儿子肯定是在吃儿媳妇那对豪乳。儿媳那对玉乳他也摸过,吃过不止一次。

真是太极品了,浑圆饱满,摸起来柔软而富有弹性,那红枣般的乳头,都让他垂

涎欲滴。只是可惜,在上面翻云覆雨的不是他,而是他的儿子。魏喜开始在意淫

着。

「噗」,一件蓝色衬衣掉了下来,接着,又一条裙子被扔了下去,然后,文

胸、内裤,接二连三的散落在床下。而床上的离夏已然不丝寸缕,被宗建剥成了

小白羊,那沉鱼落雁的容颜,高挺的雪乳上,两颗红枣在空气中慢慢硬挺起来,

右腿微微弓起,而一只邪恶的大手正在大腿内来回摩挲着,偶尔还划过那粉嫩的

私处,引得离夏微微颤抖,圆润的屁股不禁往上挺了挺,好像在渴望着什么。

此时离夏已经是媚眼如丝、满脸潮红,那洁白如玉的身子已经慢慢地成为粉

色,这是她动情的表现。她微微娇喘着,抱着埋在她双乳间吸吮的老公的头,有

些迷乱的说:「嗯……老公,别……别吸了,来干我吧,小妹妹好痒了……快来

吧,我受不了了……」。

床下的魏喜忍受着上面的颠簸,他也很兴奋。他的手上,赫然握着一条白色

的小内裤,就是那条很悲催的小内裤,它刚好就掉在床底边上,被魏喜看到了,

一只手指头慢慢地伸出去,勾住内裤的一个角,慢慢地,慢慢地,拖进了床底里

面。

当然,床上的那两位可是毫无察觉的,在这关头,谁会去关心掉在地上的小

内裤呢?魏喜捧着这个意外之喜,把鼻子埋在里面,深深的呼吸着那醉人的香味。

可能是儿媳妇洗好澡刚换的内裤,所以上面没有尿味,但却有一股淡淡的香气。

魏喜知道那是女人香,有的女人天生就有着香味,虽然也有不同的,但绝不

是香水的味道。这种味道就像催情剂,让人激情膨湃。魏喜把小内裤按在他勃起

的阳具上,激动的撸动着。儿媳妇的肉吃不到,我喝点残汤总可以吧?。

床上的夫妻俩却发生了意外,魏宗建把老婆的玉腿架在肩上,发亮硬挺的阴

茎对准了粉嫩的阴唇,那私处已经泛滥成灾。他握住阴茎用龟头摩擦了几下那水

嫩的阴唇,沾了沾上面的淫水,腰一挺,「噗嗤」一声插了进去。

离夏感觉到一根火热的棍子插入了自己那紧密闭合着的小屄里,那粗涨的阳

具把她的阴道充实得满满的,让她「啊」的一声,双手紧抓着床单,舒服的叫了

起来。

但是就这一下,体内那棍子突然涨得更大,魏宗建满脸通红,浑身颤抖了几

下,快速的抽插几下就趴在老婆身上一动不动了。

一会儿他才懊恼的说:「唉,还是不行啊,就插这么一下,这么快就射了,

今天有点累了。老婆,对不起了。」床下的魏喜愣了愣,儿子知道了儿媳妇怀孕

了。可能心里压力有点大。

今天又跑了一天。结果儿媳妇又没有满足。他就泄了。剩下的儿媳妇怎么办。

她的欲望可是厉害离夏虽然满身欲望得不到满足,但她只能强忍着,她看到老公

那懊恼惭愧的样子,心又一软,只好幽幽一叹,言不由衷的反抱着老公,安慰着

说:「老公,你刚才那一枪好厉害,我好舒服的。没事,你累了就好好休息吧」。

魏宗建看着善解人意的老婆,感动的搂着说:「老婆,你真好,我爱你。我

会好好爱你一辈子。」离夏把头埋在老公胸前,闷闷的说:「老公,我也爱你。」

心里却是叹了叹气。

离夏亲了老公一下,柔声说道:「那你睡吧,好好睡一觉。明天就好了。我

可不喜欢裸睡,我下去穿件内裤吧」。

床底下的魏喜听到一下子就慌了神,手里正拿着儿媳妇的内裤,还藏在他们

的床底下,这等下要怎么解释?怎么解释都没用的。怎么办?怎么办……魏喜急

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