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雷耀阳凌朵朵by怜月公子_总裁令女人带着Baby嫁给我怜月公子小说

发布时间:2018-10-08 18:32

已完结小说总裁令女人带着Baby嫁给我是来自暴走平台的一本女频小说,作者为怜月公子,总裁令女人带着Baby嫁给我怜月公子精彩节选:表面上看,他们各个都生活在灯光闪耀,城市顶端,目光追随的高调世界里。可是谁能体会得到他们的小心和戒备?谁能知道谁对谁是真心实意,而谁又是带着面具在周旋呢?不带着十二分的戒备的人,永远抵挡不住那暗地里的致命一箭!

总裁令女人带着Baby嫁给我

推荐指数:8分

《总裁令女人带着Baby嫁给我》在线阅读全文

总裁令女人带着Baby嫁给我015,敌不动我不动

“耀阳,这么晚了有什么事么?”电话是雷耀阳打来的,凌朵朵枕着柔软的枕畔,温柔的问。

“没什么事,就是想你……想的睡不着。”男人低沉而磁性的嗓音从手机的那一端传过来。这样的迷人的声音,这样令人心安的声音,使得这个夜色越发的迷人。

“噗哧……”凌朵朵娇笑出声,轻轻的翻了个身子,道:“傻瓜,想得睡不着就不要想了啊。可以先睡觉,等明天再想啊。”

女人的声音温柔似水,像潺潺的河流流淌在雷耀阳雄性的血液中。

“朵朵,你今天说的话,让我好感动。”这是雷耀阳撩下手机后说的最后一句话。

自从凌朵朵出现到现在的这段时间里,雷耀阳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自己总有一种患得患失的感觉。她总是潜移默化的出现在他的脑海里,打搅他的情绪,打搅他的工作。无论他怎么努力也挥之不去她温柔可爱的面孔。

他雷耀阳不是没有女人,在这白沙市中,翘首攀附想要巴结与他认识的女人数不胜数。可是还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如此的牵动他的心情,左右他的意识。不管她在做什么,也不管他在做什么。

只要一见到她,那颗躁动不安的心才能得到些许的安宁!

也许……这就是爱情吧。

晚餐后的一幕不经意的出现在雷耀阳的脑海里,男人锋利的双眉微微一拧。转身走进卧室,点燃了一支香烟又折回了露天的阳台。静静的坐在摇椅上,看着手中的香烟在暗红色中慢慢的湮灭。

像雷耀阳这样爱干净到近乎有洁癖的人是不可能抽烟的,但是一旦有了令他感到烦恼的事情,就会点上一支。不会抽,只会看着它在手中燃烧,直至完结。

一支香烟结束了它短暂的生命,在男人修长的手指的安排下,静静的躺在了水晶烟灰缸中。

男人微微拧起的剑眉,也渐渐的舒展了开来。

事情,似乎有了一些眉目。

白沙市某个高档小区内。

“宝贝,我洗完澡了。”一位身上仅仅围着一条浴巾的男人从洗浴间走出来。男人长相俊俏,轮廓分明。精壮结实的身上还有很多的水珠没有擦干。正朝卧室走去的同时,手机响起来。“宝贝,等会,我接个电话。”

“雷总,您有什么吩咐?”这幅尊敬的口吻与刚才的温柔宠溺简直判若两人。

“谢斌,你现在给我去查一下‘景默影视’的近况。”雷耀阳的话简洁明了,容不得人半点的反驳。

“是,现在就去。”谢斌就是在公司里通知凌朵朵见雷总裁的人,算是雷耀阳身边时间最长,最忠心,也是最得力的助手。

虽然现在已是深夜了,但是谢斌仍是一点不敢怠慢。放下手机连卧室都没有去,直接从客厅的沙发将衣服穿戴整齐,大步流星的往门口走去。

“我说谢斌,现在几点了,你这……”身后,传来女人不悦的牢骚。

“回头跟你解释,你自己睡吧,今晚我可能不会回来了。”谢斌头也不回的丢下这句话,甚至都没有在意到女人那失落的心情。

翌日。

装修考究的办公室内,雷耀阳坐在办公桌后,静静的听着谢斌的汇报。

“最近景默那边的总裁苏景默一直很安分守己,做着自己分内的事,接待跟自己业务上有往来的宾客,并没有看出背地里有什么小动作来。”

谢斌的脸上带着一对黑眼圈的眼睛,说完后静静的打量着雷耀阳脸上的神色。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却始终看不出对面这个男人的脸上有什么表情和变化。

他知道,越是在雷耀阳冷静内敛不显山不露水的情况下,就越是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虽然他跟在雷耀阳身边不下于五年了,可是平心而讲,他是真的一点都看不透这个男人的心。

此人的心思缜密,头脑精明,当机立断,英明果断,绝对不会有半点的优柔寡断。总之一句话,这个人,非常人能比!

果然,雷耀阳缓缓的摇了摇头。薄唇轻启,口吻中带着一丝玩味的冷嘲:“谢斌,你又想错了。有句话叫什么?叫“敌不动,我不动。”在苏景默的眼里,我明显是他的敌人。在我没有主动出击的情况下,他苏景默绝对会一直这样的安分下去。”

谢斌疑惑了,带着一双写满问号的眼睛看着雷耀阳。

“我的意思是,他会维持表面上的安分。其实背地里,早就蠢蠢欲动了。”雷耀阳说着,抬起眼睛,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谢斌,“你先回去休息吧,晚上继续给我盯着。”

“是。”谢斌点头,离开了办公室。

这一夜的消耗,也确实让谢斌感到有些疲倦了。可是现在他却仍是毫无睡意,他是真的不能明白,为什么雷耀阳会如此的不相信苏景默?难道他们之前有过节?不可能啊,他已经跟在雷耀阳身边五年多了,从没听说过苏景默要对耀阳怎样。既然是毫无瓜葛的两家公司,向来井水不犯河水,那雷总他为什么……

其实谢斌哪里能知道这个中的细节呢?但凡是白沙市能上得了台面的大公司,哪一个不是在小公司的时候踩着同行的肩膀站起来的?没有坐在这个位置的人,又如何能体会那高高在上却又俯视所有想要收复的感觉?

雷耀阳如此,苏景默也是如此。

表面上看,他们各个都生活在灯光闪耀,城市顶端,目光追随的高调世界里。可是谁能体会得到他们的小心和戒备?谁能知道谁对谁是真心实意,而谁又是带着面具在周旋呢?不带着十二分的戒备的人,永远抵挡不住那暗地里的致命一箭!

谢斌回家后睡了一晚,又连续探查了几夜,始终没有发现苏景默有什么动静。照例说,雷耀阳总该死心了的。可是每次听到没有什么情况的话时,雷耀阳总是付之淡淡的一笑。

男人此时正对着电脑办公,一双修长而骨节分明的大手,不时的在键盘上敲敲打打。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