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雍王云轻扬萧晴慕容瑾by桑小小_狂妃倾城桑小小小说

发布时间:2018-10-08 19:02

已完结小说狂妃倾城是来自棉花文学平台的一本女频小说,作者为桑小小,狂妃倾城桑小小精彩节选:还有那个慕容兴,一副息事宁人的摸样,这件事想要完满解决还早的很!雍王看了一眼慕容瑾,冷哼一声,眼中有几分讥讽。

狂妃倾城

推荐指数:8分

《狂妃倾城》在线阅读全文

狂妃倾城第十五章:温泉毒蛇

丫头震惊的看着慕容瑾,几乎是一个瞬间,躲在了慕容瑾的背后!

窗外,数十个少女齐齐聚在一起,高棋和慕容雪站在最前面,因为雾气的原因,看里面不是很分明,只是看到蛇和人影来回晃动!

慕容雪有些害怕,转过头轻声道:“真的没事吗?如果她死了怎么办!”

要知道那二十多条蛇,可不是无毒的,全是高棋让手下从荒野中找出的毒蛇,咬一口就会致命的!

高棋冷笑一声,尖锐的嗓音在慕容雪耳边,显得越发的凄厉和高昂:“死了活该,死了不就除了我们心头大患了么?”

其实这也不是第一次这也做了,高棋能在贵族圈有这么大的号召力,一部分是因为她的身份,一部分是因为她的恶毒。

之前就有一个小姐不小心得罪她,被她扔进了蛇窟。就连现在在里面的那个小丫头,也是得罪过她的,因为太不识抬举,不懂的看人眼色。所以她刻意放进去,一为让慕容瑾取信,二是借机处死对自己不尊的人!

慕容雪看高棋一副阴冷的样子,只硬着头皮往里面看了一眼:“你说她真的会死么?”

虽然不忍心看里面的情景,但是此刻慕容雪的内心跳动着一种说不出的兴奋,就好像之前的慕容瑾,被自己踩在脚底下肆意蹂躏的时候。再不然就是那一年,她跟狗一样的让自己坐在她的背上当坐骑。

作为慕容府唯一的嫡女,慕容雪决不允许有人影响自己在府中的地位。

“自然是死,慕容雪,你别告诉我,你现在后悔了!”高祺脸色冷冷的,居高临下的看着慕容雪,眼底遮掩不住的轻蔑。

慕容雪心中一凝,看了一眼窗口内,迅速摇头道:“没有,我只是担心,她死了之后,我们会不会受处罚!”

父亲对慕容瑾现在的态度,她不是没看到,哪怕她不承认,也知道此刻的慕容瑾不是之前那个随意任自己蹂躏的孤女了!

“愚蠢的东西!有我父亲高国公在,谁敢有丝毫不敬?”高祺看着里面雾霭沉沉的浴室,神色有几分不耐烦,为什么还没有听到女子的叫喊声,除了最开始的惊讶之外,就听到蛇吐信的声音。她神色有几分不安。

慕容雪往里面探头,闪动的大眼睛一片精光。是没错,高国公的势力不用说她也知道,在国内几乎是除了皇家最高的一个爵位了。否则高祺也不会那么堂而皇之的胜了十八公主。再说之前也出过这样的事,有高祺在,自然可以将罪责推到她身上。

她心思来还转动,高棋却没有注意慕容雪的表情,只是快速的将装蛇的麻袋仍在了温泉内,然后迅速关上了窗户!

一转头就看到慕容雪探头探脑的样子,高祺推了她一把:“让开!别挡路!”

慕容雪被推到,一下子倒在了地上。高棋看了封锁的很好的空间,拍拍自己的胸脯,松了口气,刚转身,外面的大门砰一声打开,雍王走了过来!“你们在干什么?”

禁卫军没有主子的领导,是绝对不敢离开主子半步。而这温泉旁边,竟没有一个护卫把守。雍王反射性的感觉到不对。

高棋和慕容雪脸色一变,转头看去,那些跟刚刚站在他们背后的名贵贵女,早已经躲了他们老远!

雍王脸色阴沉,看了一眼关闭的浴池,冷声道:“谁来告诉我,这里发生了什么!”

雍王的话一说完,外面的侍卫已经簇簇而入,高棋和慕容雪脸色被吓得惨白,旁边有几个女人听到雍王的问话想要开口,但是看到高棋警告的眼神,一个个都闭上了嘴巴!

“怎么回事?吵什么?”魅王皱眉走来,看到眼前花团锦簇的女孩,挑起了眉毛,唇角勾勒出邪魅惑人的笑意:“啧啧,真是不管什么时候,温泉都这么热闹呢!”

雍王脸色冷冷的,直接看了一眼温泉,一叫踹开外面的石门。厮的一声,一条蛇立刻从里面钻了出来。

众人吓得一惊,迅速躲了开去。雍王眸中暗光一闪,一个箭步进入了石门!

魅王随后,紧接着就是跟随的侍卫。雾气弥漫,氤氲非常,有机灵的打开窗户之后,热气逐渐散开。众人抬头看去,在看到慕容瑾的时候,眼中同时露出了不可思议的光芒!

惊讶的瞳孔中,倒映出女子绝艳的身材,娇小的身躯来回舞动,手中银针金线穿梭,若不是那一条条被甩下的长蛇,几乎让人认为女子是在刺绣而非动武。

魅王眯起了眼睛,那清冷如冰的女子,眉眼散发的凌厉,几乎是睥睨天下的冷傲!一瞬间,唇角勾起,一朵浅浅的笑花,从脸上绽放!这女子果然有趣!

后面进来的女子,看到眼前的一幕,尖叫着迅速跑开。高棋和慕容雪想走,却被雍王拽住,他阴冷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几乎不能相信慕容瑾面对此等困境,拥有如此强大的爆发力!

温泉,氤氲滑腻,银针,穿梭飞行,红衣,轻舞飞扬,青丝如瀑。一场战斗下来,慕容瑾几乎要虚脱,然而在虚脱气势仍旧不减,她脸色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一堆人,目光在落到慕容雪和高棋身上的时候,有几分似笑非笑的讥讽。

慕容雪几乎在一瞬间,就瘫在了地上,摇头:“不,不是我,这蛇不是我放的,跟我没关系!”

高棋脸色一变,赶忙捂住了慕容雪的嘴!

雍王脸色冰冷,看了一眼慕容瑾,叱喝道:“你们还在干什么,还不快点清理!”

身后的侍卫听到这话,如梦初醒般迅速的走了进来。慕容瑾身后的丫头早已经瘫坐在后面,手臂还抱着慕容瑾的大腿瑟瑟发抖!

慕容瑾低头看她,犀利冷静的光芒一瞬让丫头松开了手臂,她怯怯的看了一眼慕容瑾,道:“小姐,你没事吧?”

要是在往日,萧晴绝对会不屑这样的问话,然而在今日,在刚刚险象环生的危机里,丫头躲在她的身后,为她抵御了一条又一条试图接近的毒蛇!

她挑眉,清冷的脸上绽放出一朵笑意:“丫头?”

“嗯?”

“你叫什么名字?”

在现代萧晴长达二十多年的人生里,没有爱也没有恨。当然并不是因为她无坚不摧,而是让她爱和让她恨的人,都已经被她亲自摧毁!

无论是以爱为名,想要接近她的现代军官男友,还是害得她变成孤儿,让她尝受蚀骨之痛的地产大亨,都已经在她十五岁那一年,离开了这个世界!

所以就算得知此事是慕容雪和高棋所为,慕容瑾也不会有任何不良情绪反应。因为在她眼里,人就只分为两种,一种有用生物,一种无用生物!

帐篷内,雍王,魅王,容王,十八公主,慕容兴和高国公等人坐在一旁,高棋和慕容雪跪在最前面,低着头耷拉着个脑袋,一副任人宰割的摸样!

“你打算怎么处理?”不是他们愿意私设公堂,而是边境发生了一些小问题,皇帝无暇分身,再加上高国公的刻意压制,至今皇帝可能还不知道这个消息。

容王在这里是最大的,所以和慕容瑾坐在了正坐之上。

气氛有些尴尬,天气凉凉的,因为是子时,天气十分昏暗,周边十几盏灯高挂在旁边,帐篷内有些闷热,慕容瑾手中端着一杯茶,目光清冷的看了一眼地上的高祺和慕容雪,却是弯起了唇角:“容王殿下怕是问错了,我势单力薄,年幼不懂事,哪里轮的到我开口!”

看高国公一副倨傲的样子,就知道他看不起自己这个庶女,慕容瑾并没有过多的讥讽,世道如此,古代确实是尊卑分明。所以她转头看向慕容兴,却是似笑非笑:“父亲,您打算如何处置?”

这句话问的有些诛心了,堂上受害人是自己的女儿,堂下害人的还是自己的女儿,就好像手心手背一样,慕容兴有些恼怒与慕容瑾讥讽的目光,咳嗽一声开口道:“此事既已惊动了高国公,容王,雍王等殿下,哪里轮的到为父开口。”

说完转头看向高国公,轻声道:“敢问高国公打算如何处理?”

不得不说慕容兴这个丞相当的很窝囊了,做事碌碌无为,在政十多年,上不敢得罪皇子阿哥,下不敢得罪下属,可谓南希国开朝以来,最窝囊的丞相了。不过也有好处,南希国丞相在位期间很少有超过十年,慕容兴是唯一一个,超过十年并且还稳稳当当,赢得帝位喜欢的丞相。

因为早有准备,并不指望慕容兴为自己做什么,所以慕容瑾并没有失望,她抬了抬眼皮,浅笑的喝了口茶:“初夏,我累了!”

初夏是那个陪着萧晴在温泉中帮忙的丫头,因为她做的事,还得萧晴满意,再加上她也是证人,所以她有幸站在萧晴身旁!

她听到这话,乖巧的点了点头,轻柔的为慕容瑾垂肩揉腿!

周围的人都有些惊愕,高国公本想要开口,看慕容瑾那个样子,不由皱起了眉头,眼中有几分厌恶!

旁边的魅王呵呵的笑了起来,握着扇子的手放了下来,拄着下巴,狭长的眼睛落在慕容瑾身上,几分狭促,几分趣味。

慕容兴有些恼怒,低声的咳嗽几声,提醒慕容瑾注意仪态。

慕容瑾却是弯唇一笑,挑起的眉毛将身上清冷肃杀的气质洗掉了几分:“怎么?父亲你嗓子不舒服么?来人,给爹爹上茶!”

她一说完,周围的气氛又冷了冷,九皇子云轻潇捂着嘴笑了起来,看着慕容瑾悠闲的样子,偷偷的竖起了大拇指!

雍王瞪了他一眼,皱眉道:“不知死活的女人!”

他不屑的看着慕容瑾,很明显在这里,除了几个皇子之外,就是高国公了,甚至几个皇子的实际权利还没有高国公高。而犯人两个,还有一个是慕容瑾的嫡姐,如若慕容瑾惩罚的狠了,明天绝对会传出她不尊嫡姐,不分尊卑,性格狭窄之名声;如果她不惩处,也就相当于温泉里的那一幕,她白白吃了个哑巴亏。那今后欺负她的人,将会更加肆无忌惮!

还有那个慕容兴,一副息事宁人的摸样,这件事想要完满解决还早的很!雍王看了一眼慕容瑾,冷哼一声,眼中有几分讥讽。

魅王笑意更甚,容王同时浅浅的酌了一口茶,轻声道:“五弟,不要小看慕容瑾!”

作为上位者,下属千千万,自然要学会看人。几个皇子之中,只有容王和慕容瑾相处较长,自然明白慕容瑾的聪慧。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