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陈致远虞诗宜小说_陈致远虞诗宜超凡御美租客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08 19:02

这本连载中小说超凡御美租客讲述了主人公陈致远虞诗宜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醉夜偶艳的倾心巨作,超凡御美租客精选篇章:这时,一个富态的中年汉子朝陈致远走了过来,嘴里叼着一支牙签,不修边幅,一件白色的汗衫隐隐有发黄的迹象,脚上一双凉拖就是破旧到了一个程度,陈致远看到他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这货绝对不是教练。

超凡御美租客

推荐指数:8分

《超凡御美租客》在线阅读全文

超凡御美租客第5章 气势如虹的女王

官羽给陈致远找的驾校名不经转,不仅从来没有听说过,驾校的位置更是偏僻得不行,如果不是陈致远有几乎过目不忘的本事,就这绕道就足以让他崩溃了,官羽把陈致远带到驾校之后就开车离开,陈致远一个人在场地上晃晃悠悠,只见到一步教练车,场地上一个人影都没有。

“难道是来得太早了?”陈致远默默的想到。

这时,一个富态的中年汉子朝陈致远走了过来,嘴里叼着一支牙签,不修边幅,一件白色的汗衫隐隐有发黄的迹象,脚上一双凉拖就是破旧到了一个程度,陈致远看到他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这货绝对不是教练。

“你就是陈致远吧。”中年汉子走到陈致远身边,上下打量了一边陈致远,道。

陈致远点着头道:“我就是。”

“我叫黄奕,以后就是你的教练了。”汉子说道。

陈致远怀疑的看了两人自称黄奕的家伙,从头到脚,还真没看出这个邋遢的家伙居然就是这所驾校的教练,不过他都这么说了,陈致远也没什么可反驳的,跟着他朝教练车走去。

“开吧,随便开,想怎么开怎么开,撞了也成。”一上车,黄奕便把腿翘在挡风玻璃前,双手环胸,双眼紧闭的样子貌似是准备是睡觉。

陈致远从来没遇过这种不负责任的人,不过他也懒得和黄奕多说,反正撞了也不管自己的事,随便开就是,只是陈致远目前连油门和刹车都还分不清楚,这叫他如何起步。

“大叔,最基本的你是不是得教下我。”陈致远无奈的看着几乎要睡着的黄奕。

黄奕睁开迷蒙的双眼,含糊不清的说道:“那刹车,那油门,那钥匙启动。”话音刚落,黄奕又睡了起来。

陈致远实在是忍不住想发飙,那那那到底是哪,草,陈致远也不管不顾了,打火,刹车和油门一起踩,引擎发出一阵爆裂的轰鸣声,但是这声音对黄奕丝毫没有影响,陈致远慢慢试出刹车和油门之后,手刹一方,排挡杆一拉,油门一脚到底,车便飞驰而出,不过作为新手的陈致远并没有丝毫的慌张。

“砰。”对于方向盘的掌握还不熟悉的陈致远直直的撞上练习场的安全岛上,引擎盖几乎变形,还好陈致远系好了安全带,并没有受伤,不过黄奕就悲催了,高难度的瑜伽姿势活生生的上演。

“我草你妹啊,老子一觉没睡醒你就撞车了。”黄奕原本两条腿放在挡风玻璃面前,脚的姿势没变,只是急刹带来的冲力让他的头埋进了两条腿之间,要一个大肚腩的家伙做到前胸服帖于大腿,陈致远的本事也算是不小了。

黄奕调整好坐姿,拉动一下排挡杆,对陈致远说道:“给油。”

陈致远闻言照做,不过这次没有一脚到底,而是小心翼翼的。

车退好之后,黄奕并没有像其他教练一样紧张的下车去看车况,而是对陈致远说道:“继续。”他竟然又开始闭上双眼睡觉了。

陈致远算是彻底服了这个不负责任的家伙,这车还当真不是他家的,当然,这车也不是陈致远家的,陈致远也没必要去爱护,只是这次启动不比上次莽撞,给油都是小心翼翼,生怕又撞了上去,不过小半天的时间,陈致远就熟悉了车内的操作,速度也能慢慢的提高,一天下来,陈致远已经敢在练习场地内飙到80,而且丝毫没有慌张的感觉,老神在在,就像是一个开了几十年的老司机一般,一旁的黄奕虽然是紧闭双眼,但是嘴角浅浅的微笑和微微的点头是陈致远没有发现的。

下午6点,官羽准时出现在练习场,看着几乎接近报废的教练车,对于看陈致远的眼神也有了变化,在回美女公寓的路上,两人和上午来的时候一样,都没有说话。

回到美女公寓,官羽一语不发的上楼,陈致远也没奢望能和这个冷艳美女调侃两句,所以心里也不算失落,回到自己的房间,陈致远将今天的事情都记录在笔记本上,他有个习惯,便是把每天发生的事情都用纸笔记录下来,字迹不算华丽,讲究公正,但一笔一划都力透纸背,从这点能看出陈致远是个性格执拗的人,写完了今天所发生的事情,陈致远准备先去冲个凉,但是一出房门便看到已经换上家居服的官羽坐在客厅,一身浅蓝色的衣服虽然将身体大部分都包裹起来,但是依然掩饰不住妙曼的身材,陈致远偷偷看了两眼便不敢再把眼神往那边飘。

“过来。”

两个字几乎让陈致远额头渗出冷汗,女王可不是吹嘘的,本身的那股气势就足以让陈致远这个毛头小子胆战心惊。

陈致远走到客厅,直直的站在沙发旁,连坐下的勇气都没有。

“坐吧,我不是老虎,不会吃人的。”

陈致远没想到这个冷艳美女也有开玩笑的时候,心里稍微轻松了一些,坐在沙发上,不过还是不敢抬起头。

“你很怕我吗?”官羽翘着二郎腿,斜靠在沙发是上对陈致远问道。

估计是官羽刚洗了澡,身上的淡淡清香死死的抓着陈致远的嗅觉,听官羽这么说,陈致远微微抬起头,说道:“没有。”

“撒谎可不是一个好习惯。”

陈致远几乎快要崩溃了,他想不明白,一个女人怎么会有这么强的势,面对她就像是在立于泰山之前一般,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我也只是一个女人,正常的女人。”

官羽说罢,便朝楼上走去,留下迷迷糊糊的陈致远,这句话在陈致远脑子里不断的回放,但是他不明白官羽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不过终于不在面对她了,陈致远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也不再去想她那句话其中的含义。

晚上美女公寓破天荒的热闹,几女都没有出去吃饭,买了好多好料回来,看样子是打算自己下厨,不过在房间温习的陈致远不时便会听到厨房传来的惊呼声,顺带着还会传来一股焦味。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陈致远放下书去开门,门外站在拿着锅铲的周月灵,可怜兮兮的看着陈致远。

“怎么了?”陈致远疑惑的问道。

周月灵扁着嘴,对陈致远说道:“你会做菜吗?”

穷人孩子早当家,陈致远在十二岁那年便学会了洗衣做饭,不禁要解决自己的温饱,家人出去干农活的时候还得帮他们准备饭菜,所以炒菜对于陈致远来说只是小儿科,点着头说道:“会。”

“那太好了。”周月灵雀跃的说道,一把将陈致远拉出房间,不给陈致远反抗的机会,直接拉到厨房。

陈致远看着乌烟瘴气的厨房顿时傻眼了,这几个女人太夸张了吧,锅里,碗里,洗碗池里,全部是些炒焦了的菜,看来看去陈致远也没发现哪份是能够吃的,买回来的好食材都快被浪费光了。

“陈致远,你来得正好,赶紧来帮帮忙。”虞诗宜手忙脚乱的对陈致远说道。

陈致远上前先关了瓦斯,接过虞诗宜手中的锅铲,三下五除二的将锅里几乎全黑的不明物体倒在垃圾桶,将锅清洗了几遍,忙碌了几乎十来分钟,厨房才恢复原本的面貌,只是现在剩下的食材已经不多了,这么多人吃根本不够。

几女垂头丧气,看她们的样子似乎是受了不少的打击,陈致远只好安慰道:“其实这也不算什么,我当初刚学的时候比你们还惨。”

“你是说我们现在很惨了?”周月灵手中还握着锅铲,眼神斜瞪着陈致远说道。

呃……陈致远没想到周月灵这妮子还有抓语病的爱好,这安慰的意味在她口里一句话就给转变了,不过虽然陈致远并非巧舌如簧,但是对于这方面说辞还是比较多的。

“我是说你们没我惨,向你们这样的美女,根本不需要自己下厨,出去放言一声找老公,会洗衣做饭干家务,那还不是大排长龙。”陈致远一脸笑意的说道。

周月灵还想反驳,虞诗宜制止了她,说道:“别争了,现在赶紧想想吃什么吧。”

“还能吃什么,只有出去吃呗。”周月灵垂头丧气的说道,今天在学校接到电话说今晚在家吃饭,自己做菜,她可是兴奋了一天,但是没想到最后还是以失败告终。

坐在客厅的官羽和萧意涵听到周月灵的话,同时说道;“我可不去。”接下来萧意涵继续说道:“说好了今晚吃你们做的菜我连一个很重要的饭局都推了,你可别想呼咙我。”

周月灵求助的看着虞诗宜,虞诗宜也是没有办法,要她们做菜,事实已经摆在面前了,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陈致远了,虞诗宜对陈致远说道:“做菜你肯定很行吧。”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陈致远耸耸肩道。

“好吧,巧妇,跟我去超级市场。”虞诗宜说道。

就因为无心的一句话,陈致远多了一个绰号,在美女公寓的绰号,而每当他听到“巧妇”这两个字的时候,都忍不住将说话的那人拉过来痛打屁股三百下,只是这一直是心中的YY,会不会实现,这就不得而知了。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