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天才小医妃笑儿_天才小医妃笑儿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08 19:02

天才小医妃这本女频小说目前处于连载中,这本小说是一本古言小说,小说主要介绍了男主郝连龙渊和女主陆轻言的故事,小说章节精选:“女人,你没有听错!”郝连龙渊如主人般坐在床边,等待女人的反应,上次是她将他强上,这口气不管怎么样都要讨回来,再说刚刚他已经配合她的计划。

天才小医妃

推荐指数:8分

《天才小医妃》在线阅读全文

天才小医妃第二十章把持不住

磁性的嗓音,若有若无的香味。

陆轻言忍不住为止这震,凤目幑怒:“你说什么?”

“女人,你没有听错!”郝连龙渊如主人般坐在床边,等待女人的反应,上次是她将他强上,这口气不管怎么样都要讨回来,再说刚刚他已经配合她的计划。

索要回报,那是很正常的事情。

郝连龙渊在心底暗暗说服自己,故意不去看那双清亮而又迷人的双眼,面对那双毫无杂念的眼神时,他竟然为自己邪恶的要求而感到羞愧。

“你是谁,我们很熟吗?”陆轻言眼神闪烁。

卑鄙无耻的男人,竟然会趁机提出这种要求,太阴险了。

她之前想过许多,比如做苦力又或是什么现在想不起条件,等以后记起再还等等一系列,却怎么样都没有想到眼前的男人竟然无耻到这种境界。

“该死的女人!”郝连龙渊暗暗平息心底的怒火。

好,很好!

她还是第一如此容易挑动他的情绪的女人,刚刚竟然还对她生愧疚之情,该死,该死!

深深吸气,他恨不得立刻将眼前的女人按在床上,然后……

他还在等待着什么,难道要待对方点头然后一脸羞涩的回答:奴家愿意伺候太子……

好一句你是谁,我们认识吗?

想到这里郝连龙渊再也不能平静下来,水袖挥出一股强劲的紫色玄气,瞬间陆轻言如坠入无形的力量,整个身体失去该有的平衡,无论她做怎样的努力,还是被那股神奇的力气卷起。

“唔……”

下一秒,不但她的身体陷入一个温暖的怀抱,就连她的唇也被湿润而又滑腻的东西所包裹,陆轻言定眼一看,情不自禁深陷那双漆黑而又深邃的眸子。

她陆轻言前世身手不凡,医术了得,却唯独对于男女方面很是陌生,虽然上次在妓院里已经发生过一次,却是在媚药的驱使下才会做出那种事情。

“嘶~”她倒吸一口凉气。

该死男人竟然敢咬她,看来不反击回来,那便太便家他了!

抬起莲藕似的胳膊缠上男人的脖颈,猛然用力将男人按在床上,居高临下的姿态:“上一次老娘委屈你了,这一次老娘一定会温柔些儿的。”

“该死的女人!”郝连龙渊咬牙切齿的说道。

上一次他是没有什么防备,所以才会被……被眼前这个女人给强上了,同样的事情绝不能发生第二次。

在陆轻言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同时,郝连龙渊已经然吻上她的小嘴,紧接着便反身将女人按在大床之上,本想惩罚性的狠上一口,可是女人口腔里淡淡的香气,那股麻酥过电般的感觉让他情不自禁加重力道。

有力的舌尖更是探向女人的口中,寻找丁香似的小舌……

带着霸道的气势,纠缠、扯拉,捻攻……

“你放……”后面的话还没有说话,再一次被男人吸入口腔,吞咽腹中。

惊爆的吻,带着无法反搞的力道,不停的落在眉间、额前、腮侧,最后在她的唇稍稍停留,陆轻言连忙大叫,却不想唇再一次被侵略,尖叫紧随消失在口腔里。

“女人,现在反抗是不是晚了一些?”郝连龙渊坏坏的笑了笑。

“你卑鄙无耻,放开我!”陆轻言用尽全力挣扎。

“什么?放开?”该死的女人,竟然敢不知好歹,想他堂尝的太子,只要勾勾手指,床前的女人就会成群结队滚滚而来,而她竟然让他放开!

越是让他放开,他越是不会放开,这是她欠他。

嘶!

随着衣料撕裂的声音,陆轻言胸前一凉,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尖尖的草莓便传来阵阵说不出的快感,上次大脑并不怎么清晰,而这一次的感觉……

“唔……”呻吟之声钻出口腔,洋溢而来。

“女人,郝连龙渊,我的名字。”话声落下,郝连龙渊稍稍用力咬向口腔里的草莓,无言的示威着,只要女人敢不顺从,那么下场让她自己猜去……

“渊……”红唇轻启,柔溺的嗓音带着某种蛊惑的魔力呻吟着,小手更是插入男人的秀发中暗暗用力,期望得到太多。

有些事情明知反抗也不会改变什么,倒不如顺其自然享受着,

原本放在女人腰间的大手,瞬间不受大脑所控制一般,径直来自那对丰满而又雪白的柔软之地,用力柔捏,细滑如婴儿般的肌肤,让人爱不释手。

那种滑而嫩的感觉,是他从来没有碰触过。

魅天帝国在每一任皇子成年时,都会赐几名有经验的床奴来亲身示范男女床弟之间的事情和姿势,郝连龙渊并不是第一次碰女人,却从来没有人给麻酥的感觉。

仅仅是几个简单的亲吻,早已经让他胯下之物苏醒并叫衅着,想要寻找那神秘的幽谷,那种美妙的感觉让他无法把持住,下腹处更是有一股暖流悄然流出。

“女人,心甘情愿给我可好?”他放下太子的尊严,用我的人称。

“哼,什么叫心甘情愿,应该是你好好伺候老娘才对,快点,老娘……唔……”陆轻言本想再说些什么,却不想早已经肿胀的双的唇再一次沦陷。

如果说刚才的吻是温柔的,那么此时此刻的吻却带着残暴。

他狠狠的用力,吸吮着人也口腔里所有甜蜜的液体,本想外泄的柔情再一次被激怒。

该死的女人,总是不经间让他愤怒不已,向来良好的自制力竟然在她面前消失全完。

吻,粗鲁而又残暴,带着浓浓的惩罚移向她的耳垂,咬嘴含住处的瞬间要猛然用力,引得身下的女人呻吟连连,更是情不自禁的弓起身体。

那样的信号代表着什么,郝连龙渊再清楚不过。

大手绕过女人的腋下,扯开红色肚兜的蝴蝶扣,瞬间所有的春色暴露在眼前,雪白如玉的肌肤,隐隐带着上次还没有完全消退吻痕,下腹一阵热浪划过。

郝连龙渊低头顺着女人优美的脖颈,一路亲吻,滑过柔软之地,路过结实的小腹直逼暗色的森林……

“唔……不要……”陆轻言全身止不住的颤抖。

“女人,你同我一样,迫切的需要,对吗?”郝连龙渊抬头嘴角邪魅的上扬,视线落在女人肩膀处,赫然出视一朵暗红色的莲花印记……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