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楚少请自重第20章_楚少请自重20章节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08 19:02

特工狂飞作家的一本女频小说是楚少请自重,目前处于连载中,本小说阅读网已经上架楚少请自重,下面是精彩章节片段:楚莫廷听完,扭头看了看时间,然后努了努嘴,“呐,你看见了,这个时间,我是不可能出门的。”乔诗雨看了过去,凌晨三点!啊!她简直有抱头撞墙的冲动!“我不用你送,我自己回去就行,麻烦你把衣服还给我!”楚莫廷挑了挑眉毛,老神在在,“我是很想还给你,不过,你又呕又吐,自己把衣服给弄脏了,弄脏了自己的还不算,把我的衣服也都糟蹋的不成样子。我只好让人拿去洗了。你要是实在是不想在这儿待下去的话,那么,我就大方一下,把这件睡袍送你遮羞,你可以穿着回去!”

楚少请自重

推荐指数:8分

《楚少请自重》在线阅读全文

楚少请自重020脑子进水

“你……你脑子没进水吧?!我要回去!”乔诗雨可不想再和这个男人有更多的纠缠,别说那天晚上的事情,假如被传出去,自己会面临怎样的遭遇,就单凭他是上司这一点,她就极有可能被公司里的女人们用唾沫星子淹死!

潜规则这顶帽子,从此是想摘下来都不可能了。

楚莫廷听完,扭头看了看时间,然后努了努嘴,“呐,你看见了,这个时间,我是不可能出门的。”

乔诗雨看了过去,凌晨三点!

啊!她简直有抱头撞墙的冲动!

“我不用你送,我自己回去就行,麻烦你把衣服还给我!”

楚莫廷挑了挑眉毛,老神在在,“我是很想还给你,不过,你又呕又吐,自己把衣服给弄脏了,弄脏了自己的还不算,把我的衣服也都糟蹋的不成样子。我只好让人拿去洗了。你要是实在是不想在这儿待下去的话,那么,我就大方一下,把这件睡袍送你遮羞,你可以穿着回去!”

乔诗雨气得脸色都青了,让她穿着他的睡袍回去?那么,她不被自己的老妈抽死的话,都算太阳从西边出来!

“你这人渣!”

楚莫廷特别不爱听了,耸肩道,“你别总是渣渣渣的骂我好不好,我要是真渣的话,就不管你了。你爱醉死到哪儿去我都当做看不见,其实吧,你应该感激我的。”

乔诗雨指着楚莫廷,手指不停的发抖,她感激他?!被他吃干抹净,还要感激他?!她就没见过这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无奈!

气得不行,她随手抓起旁边的抱枕,一枕头就丢过去,砸在楚莫廷脸上,吼道,“你给我滚去死!”

咬牙切齿过后,她不管不顾,竟然真的穿着他的睡袍开门打算下楼去了。

楚莫廷一看,心里冷笑了一声,这小妮子,性子还挺倔,不过他倒是要看看,她是不是真的就能穿着他睡袍大摇大摆地从这别墅走回去!

这个时候,这种地方,可是连的士都找不到一辆的!

他不动声色,笃定她自己会乖乖的回来,因此也就懒得理会,一翻身拉过被单裹身上打算继续会周公。

只是吧,被她这么一闹腾,他精神来了却怎么都睡不着了!

“靠啊!”楚莫廷不爽的坐了起来,随手把枕头扔了出去,下床站在窗口,居高临下看过去。

然后,他看到奇异的一幕,乔诗雨身上居然裹着一件晚礼服!

他拧了拧眉,视力记忆力都极好的他,立刻想起,那布料看上去很像他家盖在沙发上的那块绸布!

有意思!

这一带都是别墅群,而且还靠近山,别看是夏天了,这时点,空气却格外的凉。

乔诗雨这辈子也是第一回点背到这种地步,要靠一块沙发布,亲手别出礼服的式样穿在身上遮羞。

这还得多亏了她平时有点儿爱好,随手扯过一块布,随手扯两下,一系好,就能成有模有样的服装。而对于这个颇有兴趣的她,没事的时候也看了些服装设计方面的书,这个时候,竟然都派上用场了的。

她有些冷,抱着双臂,轻轻抖了一下。

所有的路上,虽然是灯火通明,但是……一个鬼影都没有,这样一来,给人的感觉,就有些冷清甚至有些恐怖了。

乔诗雨郁闷的抿了抿唇,打点起精神来,蹭蹭加紧步子往前走。

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身后开始有轻微的脚步声传来,她加快速度,后面的脚步声也就跟着加快速度。

她小心肝都提了起来,忍不住心头反问自己,难道自己真的是长了天生爱招惹色狼的体质么?怎么才从色狼窝里爬出来,就又被人跟上了?!以前也没出现过这种状况啊!

越想越害怕,步子也就越来越快,到最后,她干脆撒丫子狂奔起来。

后面那脚步声简直阴魂不散,她跑起来了,后面的人也跟着跑起来!

她体力到底还是不够好,终于跑不动了,心一横牙一咬,她闭着眼视死如归地转身吼道,“不许再跟过来,不然的话,我杀了你!”

“呵呵……”

低沉的声音传过来,乔诗雨霍然睁眼,只见路灯下,楚莫廷抱着胳膊,身上穿了家常的短裤,随意套了件t恤,正靠在路灯杆子上揶揄的看着自己。

乔诗雨顿时面红耳赤,不光为了自己的胆小,还为了自己身上这自制的礼服,毕竟是楚莫廷的沙发布啊!

“我以为乔小姐,这么跑出来,有足够的胆量面对色狼什么的,没想到……哎,真是让我失望。”

乔诗雨银牙都要咬碎了,“你故意吓我!”

“我哪儿有吓你,我不过是想做个无害的护花使者罢了……”

乔诗雨恨啊,他根本就是故意让她听见他的脚步声,故意不紧不慢的跟着!

他要是无害了,这世上的毒药都不是有害的了!

“去你的护花使者,别再跟着我!”乔诗雨拧着眉毛,一副恨不得把楚莫廷嚼碎的模样。

“我好歹也伺候了一回,你怎么可以翻脸不认人呢。”

楚莫廷嬉皮笑脸的贴上来,伸手就搂住乔诗雨的腰,同时啧啧称赞道,“乔小姐的手真巧,这礼服,好有个性!”

乔诗雨发誓,楚莫廷这厮就是故意的!故意奚落她取笑她!

但是,她偏不要他如意,板起脸,乔诗雨面无表情的说,“谢谢夸奖,我那套衣服就换你这块布了。所以,你也不吃亏,根本用不着追过来。”

楚莫廷突然在乔诗雨的侧脸上亲了一口,又迅速离开,“不要,我不要你的衣服,只要你的人。你看,我又给你换衣服,又给让人给你洗衣服,还巴巴跑来做免费保镖,这样周到,你还没报答我呢。”

乔诗雨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她其实是在考虑,如果这个时候一巴掌扇过去,楚莫廷会不会凶相毕露?

她敢发誓,现在楚莫廷表现出来的,绝对不是她的本性!

而在乔诗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楚莫廷想的却是另一回事。

他怎么就有兴致追出来了呢?

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做这么幼稚的事情,竟然和一个女人较劲,还凌晨三点多,屁颠颠的跟在人家后面压马路。

他深深觉得自己是有点儿吃多了,撑的!

021你凭什么?!

不过吧,肚子是撑着了,可是,在抱住乔诗雨的那一瞬间,他发现,自己的小弟饿了……

乔诗雨发誓,这辈子见过无耻的人,绝对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竟然在她完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突然就把手伸进她衣服里去了。好吧,其实不是衣服,是遮羞布!

“宝贝,你知不知道,现在的你多诱人多性感?!”

楚莫廷声音低哑,眼睛里燃起一簇幽暗的火苗,而这簇火苗有越烧越旺的趋势!

“你……你放开我!”乔诗雨的脸立刻更红了,伸手抓住楚莫廷乱动的手指。

可楚莫廷是什么人?他是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家伙,最懂得怎么调弄女人,最知道怎么让女人动情,是个实实在在的经验老手!

这样的男人,只要想要没有得不到的。

而且,他想要的时候,还会让女人心甘情愿的额给!

就比如现在,他突然将乔诗雨轻轻一推,就把她按在路灯杆子上了。

这轻轻的一推之后,就是狠狠的一挤,任乔诗雨怎么挣扎都脱不开楚莫廷的桎梏。

楚莫廷向来是个讲究质量的人,他不喜欢把两个人的欢/爱,搞得好像是自己再强jian。

当然了,那次被人下药了之后的,不能算!

“乖一点儿,不然的话,我可不保证我会不小心伤到你。”

楚莫廷开始诱哄。

乔诗雨一听这种下流话,怒的眼睛都要立起来了。扬手就是一个耳光冲着楚莫廷英俊的脸蛋去了。

可是,楚莫廷见机极快,忙着调弄她的同时,居然还能迅速伸出一只手,把她打过来的巴掌轻而易举的接住!

乔诗雨怒啊,怒的上牙差点儿把下唇咬出血来。

吼道,“流氓,下贱!你快放开我,再不然我就喊人了!”

楚莫廷哪儿会把这种威胁放在心上啊,多少女人啊,一开始都装的跟贞洁烈女似的,可是一快活起来的时候,喊得比谁都欢。

在他心里,即使乔诗雨是有那么一点点特别的,但是吧,他还是认为,乔诗雨和那些女人没有任何的本质区别。

而且……他深知,以后……总有那么一天,乔诗雨会很乖很乖的来求自己宠幸她的。

说真的,他很期待那一天,他很想看看,那一天的乔诗雨又是个什么样子,会不会和那些女人一样做作娇嗲,用尽浑身解数来取悦他……

“你喊吧,尽管喊好了。”楚莫廷笑得眼睛都弯了,“你一个女人都不怕的话,我一个大男人就更不怕了。反正,我是什么人,整个京城谁不知道啊。”

乔诗雨被噎住了,没错,这男人不要脸,她还得要啊。尤其是她是那样的家庭,就算家境败落了,可脸面却不能就这样败落下去啊。

她咬唇,使劲的忍。

楚莫廷的手指依然灵活的调弄她,就好像一位琴师,认真的挑弄着琴弦,期待着琴弦可以发出最优美动听的声音!

“你……不要这样!”乔诗雨咬牙忍都忍不住了,终于发出带着颤抖的抗议声。

“呵呵,为什么不?我知道,其实你也很喜欢的。不用瞒着我。”多少女人的共同验证啊。

楚莫廷承认自己很渣,很坏,怎么说呢,他就是看不得女人装作一副特别贞洁的样子,明明骨子里都是一样的放荡。

在他眼里,乔诗雨就是一个还没被扒掉伪装的女人!

“你闭嘴!楚莫廷,你王八蛋,呜呜……”乔诗雨委屈的流泪,可是,双手都被楚莫廷摁在头顶,什么都做不了!

“我王八蛋?呵呵……好吧,随你怎么骂好了,反正我就是想要你。现在你骂我也没用的。哦,对了,你这次可以不给我小费,换我给你了。放心,绝对不是区区一个戒指。”

乔诗雨脸色铁青,可是身体却被那双无耻的手撩拨的快要承受不住,微微颤动了一下!

楚莫廷见她有了反应,动作极其敏捷,伸手将那简易的礼服向上一撩……

乔诗雨瞪大了眼,不敢置信,楚莫廷竟然真的做了,在这种地方!

她忽然低头,对准楚莫廷的肩膀叫咬了下去……

可是……

这种痛的刺激,只是让楚莫廷变得更加肆意狂野……

她到底没能离开别墅,被楚莫廷扔回床上之后,她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的。

而楚莫廷则转身进了洗漱间。

乔诗雨瞪着眼,满眼愤恨的盯着浴室的门,眼睛里似乎长了刀子,恨不得把门上那个健硕的身影戳出千百个窟窿来!

楚莫廷洗完澡,清清爽爽的走了出来,双手撑在床边,看乔诗雨,对乔诗雨算得上温柔的笑了一下,“你今天就不用上班了,我会帮你向秘书部的领导请假。”

秘书部……原来,自己被安排到秘书部了……慢着!

“你说什么,我要去上班!你凭什么决定我上不上班?!”

楚莫廷也不生气,只心平气和的说,“凭什么呢?啊,凭我是盛世浮华的老板,是它的创建者吧……”

乔诗雨愣了一下,胸口一股闷气来来回回的荡懂,“我……你这是滥用职权!”

“嗯,我就是滥用职权了,怎么样?难道我给我的女人放个假都不行么?我可不忍心看着你为我在床上操劳一夜,还要到公司里去做牛做马!”

“你无耻!而且,我不是你的女人,你给我闭嘴!”

乔诗雨恨啊,恨眼前没有一把匕首,要是有的话,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捅了他!

乔诗雨回到家里,心底很有些发憷。因为不知道母亲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推开门时,她却不由得愣了,母亲在,乔以航也在。

母亲见她站在门口,脸色很不好,动了动嘴,似乎想说什么,可是碍于乔以航在身边,她还是忍下来,什么都没说出来,怏怏的起身回屋去了。

见母亲什么都没说就走了,她是真的松了口气,笑了一下,进屋,“大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乔以航打量着她,眼底目光微沉,好半天才缓缓开口,“阿雨,妈说你一夜没回来。”

乔诗雨脸色一霎白了,但很快又笑了起来,只是笑容却怎么看都显得生硬,“昨天入职,公司里开迎新会,推辞不掉都喝了两杯。然后就在朋友家睡了。”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