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姚泽唐敏权场对决_权场对决小说免费阅读章节

发布时间:2018-10-08 19:02

一本叫做权场对决的小说最近比较火,这本小说是作家一路向东写的,主要讲述的是姚泽和唐敏之间的爱情故事,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权场对决第18章:改善一下空气。躲避始终不是解决问题的最终办法,有些问题拖的越久,只会越发的麻烦。

权场对决

推荐指数:8分

《权场对决》在线阅读全文

权场对决第18章:改善一下空气

姚泽叹息一声,走到窗户边,望着那盆仿佛充满活力的水仙花,有些苦恼起来。

“这盆水仙不错吧?”

刚才送走阮成伟之后办公室的门没有关上,此时苏蓉俏生生的站在门口,一脸灿烂微笑的询问着专注看花的姚泽。

见到苏蓉,姚泽微微愣神,发现今天苏蓉打扮的还挺有活力。

一双米白色的休闲运动鞋,配上一条水洗白的浅蓝色修身牛仔裤将修长的美腿展现的淋漓尽致,整个人站在那里充满了青春活力,只有这个时候姚泽才会意识到,原来自己也才二十出头,和她差不多大。

见姚泽直勾勾的盯着自己,苏蓉俏丽的脸蛋微微泛红,眼眸之中多了一份羞涩之意,“喂,你看什么呢。”苏蓉嗔怪的瞪了姚泽一眼。

姚泽这才醒过神来,笑眯眯的说道:“原来你这个小丫头还蛮漂亮的,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呢?”

苏蓉心里甜蜜蜜的,嘴巴却说道:“姚镇长,请你自重,现在是上班时间呢。”

“额?”姚泽疑惑的看了苏蓉一眼,故作拖着怪调说道:“那下班时间就可以不自重一点了,是吧?”

苏蓉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双颊绯红,低眉垂眼,竟然有些扭捏起来,没想到姚镇长会如此轻佻,心里不由得开始紧张,结结巴巴了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

看苏蓉那副扭扭捏捏的可爱模样,姚泽哈哈大笑起来,心情马上好转,也就不再逗弄她,说道:“还挺害羞呢。不和你开玩笑了,别那么紧张嘛。对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苏蓉微微松了口气,但还是不敢看姚泽的眼神,将目光盯想那盆水仙,轻声说道:“你会养那个水仙嘛?我看你经常抽烟空气不好,所以放了盆水仙花在里办公室。可以帮你改善一下空气。”

姚泽微微一怔,苦笑着将手中夹着的烟给熄灭,感激的说道:“原来是你将水仙放我办公室的,真谢谢你了,我很喜欢这盆水仙,不过我可能经常不在办公室,没多少时间浇水,我如果不在的时候麻烦你帮忙浇下水。”

“嗯,好的。”苏蓉点了点头,又说道:“我想询问你一个事情可以嘛?”

姚泽坐回了椅子,笑着说道:“你别太拘束,我们都是同龄人,怕什么,坐沙发,有什么要问的慢慢问。”

“哦。”苏蓉乖巧的答应一声,坐在了姚泽对面的黑皮沙发上,抬起头美丽的脸蛋,红艳艳的嘴唇微微张开,轻声说道:“姚镇长,前几天我父亲和我商量,想让我继续考研,说在镇政府做个文员没多少出路,女孩子还是要多学些东西更好,我不知道该怎么选择,这几天很矛盾,你能不能我给一点意见?”

苏蓉不知道为什么,在自己迷茫的时候会想到问姚泽,通过化工厂一案,可能潜意识里很信赖姚泽,觉得他是个有大智慧的人,虽然平时有点嘻嘻哈哈仿佛不务正业一般,但是真正认真起来却是精明干练,苏蓉已经潜意识的认为姚泽是个大智若愚的能人。

“这个嘛……”姚泽听忍了一下,说道:“那你是怎么想的?还有没有再读书的耐力?”

听了姚泽的问话,苏蓉皱起好看的眉头,苦着小脸说道:“有是有,但是如果读完研究生我都得多老了!”

姚泽听了哈哈笑着说道:“感情你在苦恼这个,小姑娘年纪不大,到愁着出嫁了,这可不是什么好心思,现代女性都是以事业为重的。”

苏蓉窘迫不已,知道自己又说错了,吐着丁香小舌,争辩道:“我才不是愁着出嫁呢,只是觉得在学校读了这么多年书,还要继续读下去会不会有点浪费时间,我有很多想去的地方,古人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嘛!”

姚泽不禁意见点了跟烟,正色道:“如果你只是烦恼这些,那么我倒是觉得你可以听你爸爸的话,去考研,人类的学习本就是永无止境的,哪有什么浪费时间之说,只要有这个条件可以继续学习的,虽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也有他的道理,但是你总得先将自己充实起来了吧,否则即便是行亿里路又又什么用。”见苏蓉低着脑袋,估计有些挣扎,姚泽安慰道:“不过你也别有什么压力,自己觉得喜欢就行了,人这一生嘛,总得为自己活着,如果自己不想,就没必要勉强。”

苏蓉抬头拿美眸看了一眼一脸认真的姚泽,轻声细语的说道:“姚镇长,谢谢你,我在考虑一下吧,先走了。”说完,她站起身子,拉拢着脑袋走了出去。

看着苏蓉一脸萎靡的模样,姚泽苦笑着摇头。

阮成伟家住在镇小学附近的一座单位楼,这里的房子是去年才建起来的商品上,价格便宜环境也还算不错。

阮成伟将房门打开后,请姚泽进去,姚泽站在门口,见家中打扫的特别干净,就有些不好意思踏进去,在看旁边的鞋柜,里面好像也没有多余的拖鞋,阮成伟见姚泽站在门口有些迟疑,便笑着说,“姚镇长,没事的,你进去就是了,这地啊,柳嫣她每天都要拖一遍的,不碍事。”

听了阮成伟的话,姚泽这才踏了进去。

阮成伟的房子,对于淮安镇来说还是相当不错的,家中铺满了高档的复合地板,房子的顶部吊了三级吊顶,吊顶的中部是一个漂亮的水晶顶灯,家具看上去也好新全换了新的,整个房子虽然不是特别大,但看上去却非常温馨。

“阮主任,你这小康生活不错啊,房子很漂亮。”

阮成伟嘿嘿一笑,将姚泽请到沙发上坐,然后掏出烟递给姚泽,才说道:“随便弄弄,那进的了姚镇长的法眼,您抽烟!”

两人正说着话,在厨房里忙活的柳嫣听到动静,便将围裙解了下来,深深呼吸一下,平复紧张的心情,然后俏丽的脸庞上带着一抹动人的微笑,婀娜多姿的走了出去。

姚泽以前从来没觉得自己猥琐,至少他自认为算不上猥琐,只是偶尔有些欲望的冲动罢了。

当柳嫣轻移莲步,摇曳身姿的从厨房走出来时,姚泽眼前为之一亮。

柳嫣好像今天是刻意精心打扮了一番,精致的脸蛋上抹了淡淡的粉妆,脸颊之上有着一层若隐若现的腮红,弯弯的柳叶眉,直挺小巧的鼻子,性感的嘴唇上涂了淡淡的粉色唇膏,微微张嘴显的诱人之极。

她上身穿了见纯白色的修身衬衣,把她如衣架子一般的身材衬托的凹凸有致;脚底穿着一双透明彩丝的凉拖鞋,足踝浑圆线条优美,十个小巧的脚指头上涂有鲜红的指甲油,看上去充满的异样的诱惑。

“姚镇长真是不好意思,饭还没做好,让成伟先陪你聊会天,再过十五分钟就能开饭了。”柳嫣面带迷人的微笑,轻柔的对着姚泽招呼一声,见姚泽来了阮成伟忘记给姚泽倒水,美丽的脸蛋出现嗔怪之色,对着自己丈夫说道:“成伟,你真是粗心大意呢,都忘记给姚镇长倒水喝了。”

软成伟猛拍脑袋,一脸抱歉的对姚泽说,“姚镇长,对不住啊,看我都糊涂成什么样了。”说完赶紧起身去倒茶。

柳嫣微微一笑,朝着厨房走去。

阮成伟到完水过来时,姚泽已经收回了火热的目光,所以他并没发觉姚泽觊觎他老婆的猥琐模样。

将泡有茶叶的水杯放在姚泽面前后,阮成伟坐在姚泽身边,又递给姚泽一支烟,陪笑着说道:“姚镇长,家里没什么好茶好烟,请不要见怪。”

姚泽翘着双腿,笑着说道:“阮主任,你就被客气了,这上好的大红袍,精品黄鹤楼还不算好东西,你让别人怎么活啊。”

姚泽欲要点烟,阮成伟眼疾手快,赶紧从茶几上拿起打火机帮姚泽点说,然后讪讪笑着说道:“姚镇长是市里见过大世面的人物,就怕你看不上这些呢。”

姚泽摆了摆手,眯着眼笑道:“可别这么说,什么见过大世面的人,我以前就是在市里做打杂的事情,比你们这些下面的干部可差远了,你这么说可是打我的脸咯。”

阮成伟听了心里有些慌张,自己今天是不是太紧张了,怎么老做错事情说错话,他赶紧陪笑道:“姚镇长,您瞧我这嘴,我没有别的意思,您别……”

“好了,和你开个玩笑,这么紧张干什么。”姚泽笑着拍了拍阮成伟的肩膀,继续说道:“阮主任,你别再跟我这么客气了,在这样搞,我下次可不敢来了,既然是吃家常饭,咱们还是随意点好,别弄的跟女婿见丈母娘一样。”

阮成伟抽了口烟,嘿嘿笑道:“是,我听你的。”

姚泽见他还是有些放不开手脚,便将话题转开,将烟蒂放进烟灰缸,说道:“阮主任在政府干多少年了?”

提到这种话题阮成伟眼神就有些黯然,以前自己在镇上可是青年才俊,毕业后就到镇政府上班,一年时间便升为人大主任,可是自从和老孙家的儿子抢媳妇后,自己的仕途仿佛变的暗淡无光,还记得结婚那天,老孙家儿子在阮成伟耳边轻语的说,抢老子的女人,老子让你这辈子不得好过。

孙书记的儿子虽然语气温和,听在阮成伟耳中却如同五雷轰顶一般,心中的恐惧一直萦绕不散,当天晚上美人妩媚诱人的躺于床中,阮成伟却没有心情与能力一亲芳泽。

“阮主任?”

见阮成伟脸色难看,姚泽疑惑的看着他。

“啊?”阮成伟回过神,一脸的抱歉,心情有些沉重的说道:“不满姚镇长,我在政府已经混五六年了,还是一事无成啊,天天混着日子,度日如年啊。”

姚泽明白阮成伟的感受,因为在国家的政策里,地方组织法规定,乡镇一级地方国家权力机关的权力属于乡镇人民代表。大会,尽管乡镇的管辖范围较小、代表人数相对较多,但经常召开代表。大会困难很大。有些问题时效性强,等通过会议讨论时已失去意义。即使召开人民代表。大会也是形式多于内容,难以达到监督目的。乡镇召开人代会普遍为1天时间,审议工作几乎不进行,人代会上代表提出的建议批评意见也很少,甚至没有。尽管法律明确规定了乡镇人大设立主席团,并赋予了乡镇人大主席团类似县级以上人大常委会的某些职权,但权力太小,更没有实质性的监督权。现在的乡镇人大主席团既不是常设机构,也不是临时机构,只在一年一次的人代会发挥作用。乡镇人大在闭会期间,镇人大主任就成了光杆司令,没有行使职权的主体,缺乏行使职权的途径。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