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院长的儿媳(朱怀镜秦可卿)by重生

发布时间:2018-10-08 19:32

院长的儿媳是作者重生所写的一本都市爱情小说,朱怀镜、秦可卿是小说中的男女主角,这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小说内容十分丰富,情节饱满扣人心弦,下面给大家带来院长的儿媳第十七章火辣辣:秦可卿心头猛地一颤,立起眉毛冲着刘全安质问道:“你说谁是小人?”她平时高傲惯了,别人说她一点不是她都会不高兴上半天,更何况这么间接地说她是小人,这怎能不让她急眼呢。

院长的儿媳

推荐指数:8分

《院长的儿媳》在线阅读全文

院长的儿媳第十七章火辣辣

这件事结束之后,过了几天,朱怀镜还真的被放了出来,这下子,秦可卿可高兴坏了,但是刘全安却想抓住了她的命脉一样,又把她约到了酒店里。

四星级豪华单间内,秦可卿正用一双火辣辣的眼睛盯着刘全安,不客气的说道:“你给我出去

“啧、啧、啧、咋就又开始装开纯情了呢?又不是没见过你身上那些玩意儿是啥样的!”刘全安不住的咂着嘴,坏笑着说道。

秦可卿深深的出了一口大气,接着说道:“刘局长,咱们可是说好了,这是最后一次,你要是不答应,我现在就走。”

“好、好、好,就听你的,但我也有一个条件。”刘全安不敢直接跟秦可卿硬碰硬,所以迂回的说道。“什么条件? "秦可卿本能的问道。

“至少这一次你也要让我能够体会到你的温柔一面吧。“刘全安不慌不忙的说道。“我就是这个性格,改不了。”秦可卿仍然不客气的说道。

“这么说你就是不想配合咯?”刘全安仍然笑着,但那笑容之间,已经有些坏意的成分了,就见他稍稍的收起了点笑容,接着说道:“你知道我最恨什么人嘛?”

秦可卿将眼睛移向了另一个方向,她已经不再敢看刘全安的眼神,貌似在他的眼神中,秦可卿已经看到了那种无法抗拒的力量。

刘全安见秦可卿不再作答,而且眼神也随之黯淡了下来,就知道她的那点锐气,已经被打消掉了一半,于是便又接着说道:“我最恨那种过河拆桥的小人。”

秦可卿心头猛地一颤,立起眉毛冲着刘全安质问道:“你说谁是小人?”她平时高傲惯了,别人说她一点不是她都会不高兴上半天,更何况这么间接地说她是小人,这怎能不让她急眼呢。

“呵呵,你别急,我并没有说你嘛。”刘全安狡猾的说道。

“这屋里有没有别人,你这话是说给谁听的?”秦可卿不依不饶的接着质问道。

“嘿嘿,你说的很对,这间屋子里面就有咱们两人,你怎么就想不开呢,咱两人在这间屋里做什么,会有第三个人知道么?所以,我劝你还是放开的更好,这样咱两人都开心,你说是不?”刘全安不愧为是教师出身,劝起人来条条是道,而且很会抓住别人的心思。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秦可卿被刘全安的话一下子就给岔开了思路,听他这么一说,觉得也有点道理,心思一动,想到:反正已经来了,还不如让他痛痛快快的,不然一旦闹翻了,以后的事儿可就不大好办了,再说了,自己的要求他已经都办到了,就算是作为答谢,给他点随和也是应该的。

秦可卿不再说什么,低着头默默地站在卫生间内,刘全安见已经将秦可卿的锐气大小的差不多了,便嬉笑着说道:“好了,也不逗你了,你自己先洗个澡吧,我在房间里等着你,记住,出来的时候,我要看见的是你的笑容和你那毫无遮掩的身体。”说完,‘呵呵’一笑, 便离开了卫生间的门口。

刘全安这次是下了铁心了,他一定要将这个麻辣的小辣椒驯化成为自己贴心的小棉袄,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他觉得能将秦可卿制服到手下,是一种极大的快乐。

其实,对于秦可卿来讲,心灵上的折磨是令他做不开心的事情了,要说到了身体上的需要,他甚至对刘全安有了那么一丝的眷恋,毕竟前一次的销魂,使他体会到了刘全安的老练要比朱国斌的愣头愣脑来的更加缠绵,更加淋漓尽致,回味之余,他也不得不在内心深处承认刘全安要比朱国斌能让她的身体感到更加的快乐。

哗哗’的流水,冲洗不掉她心中的矛盾,别别扭扭的她还是穿好了衣服才走出了浴室。刘全安斜眼看着秦可卿,那种不解的表情似乎是在说,我说过的话你敢不听?

秦可卿勉强的笑了笑,坐到了那张宽大的席梦思床上,悠然的看着刘全安,那种表情也像是在说: 我就是故意这样,看你能把我咋样?

还是刘全安先笑出声来,他站起身来,主动走到了秦可卿的身边,伸手将她搂进自己的怀中,兴奋着说道:“我倒要看看,你这个样子能坚持多久?”话外之音就是,看我一会怎么折腾你的

秦可卿当然是不肯服输,她的性格就是这样,你越是用话激她,她就越是要倔强着抵抗,虽然当刘全安那双热辣辣的大手触摸到了她的敏感胸丘的时候,他仍然是保持着镇定自若的态度,其实不然,她的心里也在阵阵的发痒。

“嗬哟,行呀,真有你的啊。”刘全安看着秦可卿那种坚持的样子,不由的笑着说道。

秦可卿没有说话,她不是不想回击一下刘全安的挑衅,而是她怕一张口就会露陷,毕竟此时的心颤,令她觉得自己只要一开口,那声音肯定会带着靡靡的颤声,那可不是她愿意看到的结果。

成熟男子的魅力在刘全安的身上一点一点的体现出来,他久经情场,领略了大多数女人的风采,特别是对于像他这种知识分子来说,尤其注意在一些细节上的认真,秦可卿没想到自己是那么的脆弱,竟然在刘全安还没有脱掉她的衣服的时候,就已经要坚持不住了,她的神色可疑装着若无其事,可她的身体却骗不了经验老道的刘全安,轻微地颤抖之下,秦可卿开始妥协了。

“好了,别再这么弄人家了,你快点先去洗一洗吧。”秦可卿开始催促着刘全安去洗澡了。

刘全安偷着笑了笑,不以理会的继续在秦可卿的身上缠绕着,他知道,这种‘慢火小炖肉炖出来的肉一定会更香甜可口。

“我今天下班的时候,经过医院,撞见了你家公朱怀镜和你老公呢,我还他们说了几句话。”刘全安这个时候开始给秦可卿加料了。

果然,秦可卿反应是剧烈的,当她听到了家公的名字的时候,不由得浑身一阵,僵硬了起来。“你猜你老公跟我说什么?”刘全安一边活动着双手,一边嘴不闲着的说道。

“别再提他了好不好。”秦可卿显然是经受不住刘全安的这种刺激了,当刘全安一提到了朱国斌的时候,她就会立即想到自己这是在跟别的男人偷青,这种微妙的想法,另她一时间却感到了一丝的快意。

“为什么不能提他?”刘全安明知故问道,他就是想让秦可卿说出那种感受来。“我们两个在一起,提他干什么?”秦可卿应付了一句,想蒙混过关。

“那有什么,咱们今晚可是来消遣的,没有必要搞得像是跟找三陪似的,一上来就一二三,快买单,所以,说说话,聊聊天还是可以的吧。”刘全安这话说得,简直就是让秦可卿无话可说,秦可卿要是说不让他在说话了,那就等于承认自己是三陪,她决不允许自己像三陪。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