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女主温四叶男主南司琛的小说_蜜爱来袭总裁非我不可小说

发布时间:2018-10-09 09:02

花生小编推荐女频小说蜜爱来袭总裁非我不可,蜜爱来袭总裁非我不可小说是作者碎影夕拾的一本都市小说,小说主角为南司琛温四叶,南司琛温四叶小说精彩片段:车窗被人叩响,他睁眼往外看,是付钟棋。付钟棋伸手指了指车门,陆敬云打开车锁,付钟棋绕过车头上了副驾驶座。陆敬云问道:“你怎么在这?”付钟棋回应,“听说你来找三……哦不,是南司琛。我就在这等你,远远的就看到你把车停在路边。难道不是因为看到我?”她莞尔一笑,问道:“怎么样,我能来上班吗?”

蜜爱来袭总裁非我不可

推荐指数:8分

《蜜爱来袭总裁非我不可》在线阅读全文

蜜爱来袭总裁非我不可第459章 翘首期盼的婚礼

陆敬云从南园开车出来,停靠在路边,拿着手机犹豫不决。

不知道该怎么跟陆敬云说。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陆敬云叹了口气,头靠在车背上闭上眼睛。

“叩叩叩——”

车窗被人叩响,他睁眼往外看,是付钟棋。

付钟棋伸手指了指车门,陆敬云打开车锁,付钟棋绕过车头上了副驾驶座。

陆敬云问道:“你怎么在这?”

付钟棋回应,“听说你来找三……哦不,是南司琛。我就在这等你,远远的就看到你把车停在路边。难道不是因为看到我?”她莞尔一笑,问道:“怎么样,我能来上班吗?”

闻言,陆敬云沉默了。

都羞于回答。

付钟棋看到他严肃的表情,心中打鼓,凝声问:“是不是职位很低?没关系我能接受,我不怕苦的。”像怕陆敬云不信似的,又郑重的加了一句,“真的。”

有了这句话,陆敬云心里也踏实点,“钟棋你真的变了很多。”

付钟棋淡淡的莞尔,面色惆怅,“付氏变成这样,我还有什么理由像过去那样任性。如果当初我听爸爸的话,不去招惹南司琛就不会毁了爸爸一生的心血,唉,算了事情都发生了,没什么好说的。”

她垂头,神色黯然。

陆敬云微蹙眉,心生怜惜。但也仅仅是怜惜,内心平淡的毫无波澜。

他对付钟棋的爱,也成了过去。

陆敬云说:“我帮你引荐给广告公司,待遇跟花火流光一样。”

“你这话什么意思。”付钟棋立马抬起头,语气不由的拔高看向陆敬云。

陆敬云回应,“都是相同的待遇,在哪家公司上班都一样。”

不一样!

付钟棋情绪一下子激动起来,“南司琛不同意是吗?”

陆敬云抿唇不语,算是默认。

付钟棋眼里划过一抹阴鸷,闪瞬即逝,“我就知道是他,他到现在还不愿意原谅我。你是公司的副总,怎么连安排一个人进公司的权利都没有?我看南司琛就是利用你的忠心让帮他做事。

像你这样的人才去管理毫无前途的香水公司,又不给你相应的权利。我真不明白,你怎么呆得住。我若是你,早就单干了。凭你的实力,开公司混的肯定不差。”

她不喘气的说了一大段话,生气的胸口起伏。

她没注意到,陆敬云微变的眼神。

这副模样,仿佛让陆敬云想起了之前在公司见到付钟棋向温四叶趾高气昂的一面,“若是换成普通人,老三自然不会管。但是换成你,过问一句并不过分。而他也没有直接拒绝,让我为你引荐给其他公司。其他公司待遇都一样,为什么你这么激动?你不是要找工作吗?”

两个问句硬是把付钟棋问住了。

付钟棋吞吞吐吐的回答:“是,我是要找工作,但我更想进花火流光……”

这话很容易让人产生误会。

付钟棋又忙改口,“不、不是的,我没有其他恶意。我就是想跟你一块工作……”说完,她故作羞赧的低下头。

陆敬云心头一怔,看她因为紧张紧揪着衣摆,从他的角度看去,付钟棋一脸委屈,但他却看到了不甘,“我认为待遇一样不管去哪家公司都一样,若是你一心只想进花火流光,我会怀疑你别有用心。”

听完这话,付钟棋很是错愕。

从什么时候陆敬云能对她说出这样的话,过去的陆敬云言听计从。

没等付钟棋再说话,陆敬云又说:“到时候我会把电话发给你,去不去是你的事。现在我要回公司上班了,请你下车。”语气淡然疏离。

“敬云……”

“没事的话请你下车。”

陆敬云说的果决,付钟棋生气,激动的说:“你就是南司琛的一条走狗!”

嘭!

车门重重摔上。

陆敬云面无表情的驱车离开。

付钟棋看着扬长而去的轿车,气得直跺脚。

鬼才要去别的公司从底层做起,她从小娇生惯养,哪里能受气。

去花火流光,再怎么样,也有陆敬云罩着,起码能在公司横着走。

付钟棋心情很差,她已经没钱了,可又不甘屈就当一名小小的职员,拿着死工资。

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

几天后,温四叶不放心的给温心语打电话,“心语,陆敬云总没把付钟棋招入公司吧?”

温心语说:“放心,没有呢。”

温四叶悬着的心放下,“那就好,我就担心他一时鬼迷心窍。”

挂了电话,温四叶打电话跟路原聊天了。

细说婚礼当天的细节。

好让他早点来华国!

转眼三月,到了星城翘首期盼的世纪婚礼。

南司琛和温四叶的婚礼在网上传的沸沸扬扬,不少受邀参加的观礼人晒出请柬。

纯金打造,南爷爷亲自书写的请柬。

更是有记者每天蹲守南园外,只为了拍几张婚礼布置现场的照片。

南司琛穿着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宽肩窄腰,衬的他越发高大帅气,倨傲的脸上难得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惊为天人,也不为过。

他跟南司景还有南邵峰一块接待宾客。

温四叶早早的起来化妆,穿着华丽的钻石婚纱,戴着南司琛让人专属定制的首饰,四叶草,幸运的象征。

妈妈所期盼的,全都实现了。

她长发盘在头顶,露出漂亮修长的天鹅颈,头戴一顶璀璨夺目的皇冠。鬓角留下一缕头发压成小弯,端庄贤淑,优雅矜贵……

无数赞美的词叠加在她身上,也无法体现出那种惊艳的美丽。

温心语和元黎也都经过精心打扮,站在主角的温四叶面前也黯然失色。

元黎倾羡不已,“四叶,我结婚的时候你把你这婚纱借给我穿得了,太好看了,南司琛的眼光怎么这么好。比某个人的审美好了不止一丁半点。”

某个人当然指的是徐岩御。

温四叶轻笑,“到时候你真结婚,你老公哪里舍得让你穿二手货。”

元黎撇嘴,“就算二手的我也乐意,太美了。”

温心语说:“诶诶诶,你们俩别光顾着说话。待会,新郎来接新娘的时候,可别轻易的让新郎进门!”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