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主角顾瑾许琯琯小说在哪看_云深不知我爱你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09 09:31

很多书友不知道主角顾瑾许琯琯小说在哪看,该小说书名叫云深不知我爱你,本小说阅读网提供顾瑾许琯琯小说精彩内容阅读:此时的许琯琯已经像一朵早早枯萎的鲜花,皮肤依然白皙,可没了四年前的红润,看起来苍白又无力。眼睛下是大大的黑眼圈,无不诉说着她的劳累和疲惫。还有那紧紧抱着衣服的手,指甲被修剪得整整齐齐,没有以前那些乱七八糟的颜色和艳丽。

云深不知我爱你

推荐指数:8分

《云深不知我爱你》在线阅读全文

云深不知我爱你第十一章孩子的父亲

“没有”,许琯琯眼神躲闪,不敢和顾瑾对视。

“茜茜的眼睛很好看”,顾瑾没有追问,反而顾左右而言他。

许琯琯下意识的去看茜茜的眼睛。茜茜的眼瞳是灰色的,和顾瑾是瞳色一样。灰色的眼睛总是给人一种深邃的感觉,而且还显得眼睛很大。

而茜茜的眼睛,不仅瞳色像顾瑾,连眼形都很像,就是那种又大又长的桃花源,一笑的时候就像满眼盛满了星星。

之所以想将茜茜托付给顾瑾,许琯琯也是有私心的。她想让茜茜多和顾瑾相处,毕竟顾瑾才是她的亲生爸爸。她虽然以前和李俊清签过协议,这一辈子都不能告诉茜茜关于她身世的真相,可她还是希望茜茜以后不会恨她。另一方面,她也是想让顾瑾和茜茜多相处,也许以后就不见得有机会了。

可现在听顾瑾这话,似乎他已经有所怀疑了。许琯琯立马慌张了,她知道若是顾瑾知道茜茜是他的孩子,他一定会把茜茜夺走的。

“噌”的一下,许琯琯站了起来,她拉着茜茜的手,对顾瑾说,“不好意思,我刚才说错话了,我还是不打扰你了,我和茜茜出去住宾馆。”

说着,抱起茜茜就要离开。

顾瑾眼眸沉了沉,站起身就这么静静的看着许琯琯匆匆的离开。他看着茜茜,茜茜也一直静静的看着她。顾瑾心里有着奇怪的感觉,这小姑娘可真像他。他想出声将许琯琯拦住,他想答应许琯琯,他来养茜茜。可是,这时候他眼前浮现父亲死去时的身影,那种不甘的脸,那张愤恨的脸,让他如木头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无法出声。

许琯琯是那个人的妻子,茜茜是那个人的女儿,而那个人,是他顾瑾的仇人啊。顾瑾冷笑一声,看着许琯琯出门后,用遥控器锁住大门。

他觉得自己真是贱,这样的女人,为何他还是放不下,明明这个世界有那么多优秀的女人让他挑,可他为何独独对许琯琯这样爱慕虚荣的女人放不下。

那一晚顾瑾做了一个梦,梦中回到了大学时代。那时的他天之骄子,身边是被奉为校花的许琯琯。那时的许琯琯真是漂亮,笑起来就像三月的桃花,让人想全心全意的宠着她。那时的许琯琯高傲得很,从不愿意屈就,也只是在他的面前,愿意弯下腰迁就他。那时多美的美好,可惜,当窗外的阳光洒进来,梦醒了,什么都没有。

顾瑾从床上爬起来,先去二楼单独开辟的健身房锻炼了半小时,出了一身的大汗梦里的那点东西终于烟消云散,去卫生间洗了个澡,一切准备妥当,看看时间还不到七点半。心情已经恢复平静,顾瑾穿了外套,提着公文包准备去上班。他打开大门,发现自己的门边对着乱七八糟的东西,仔细一看才发现是一个人裹着衣服在睡觉。

“许琯琯”,顾瑾轻轻喊出声。他想什么也不管的离去,可脚像被定住了一般,就是挪不动。

此时的许琯琯已经像一朵早早枯萎的鲜花,皮肤依然白皙,可没了四年前的红润,看起来苍白又无力。眼睛下是大大的黑眼圈,无不诉说着她的劳累和疲惫。还有那紧紧抱着衣服的手,指甲被修剪得整整齐齐,没有以前那些乱七八糟的颜色和艳丽。

若说起来,其实当年的事情根本不管许琯琯的事,说到底他只是不甘心就这么被许琯琯甩了而已。

“咳,咳”,许琯琯怀里的茜茜在睡梦中猛地咳嗽了两声,许琯琯立即惊醒了过来,她没注意到身前的顾瑾,睁开眼睛去看怀里的茜茜,条件反射的用手去试试茜茜额头的温度,发现茜茜额头有些烫。

许琯琯慌了,这个时候茜茜生病了,她哪里来的钱给茜茜看病啊。

“茜茜”,许琯琯拍打着茜茜的脸颊,将茜茜唤醒。

“妈妈”,茜茜烧得迷迷糊糊的,“难受,妈妈···”

娇弱的喊了两声,茜茜就缩着鼻子低声哼哼的哭了起来。

“茜茜,别哭,妈妈带你去看病”,许琯琯匆忙的站了起来,一抬头就看到了顾瑾。她不知道顾瑾站了多久,可以看到顾瑾,许琯琯瞬间有了主心骨。她抱着茜茜,对着顾瑾请求道;“顾瑾,能不能借我一些钱。等我找到了工作,我就还你。”

顾瑾看着眼前这个女人,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他脱下自己上衣,将茜茜盖住,“我去开车,先送茜茜去医院。”

医院里,医生询问病史,听许琯琯说抱着孩子在门外睡了一夜。那医生立即活了,对着顾瑾骂道:“你这个男人是怎么了,夫妻再怎么吵架,也不能让将孩子关在门外啊。看着你也穿得人摸狗样的,怎么这么渣。”

顾瑾被骂得莫名其妙,许琯琯赶紧解释道:“医生,那不是孩子的爸爸。”

“你骗谁呢”,医生嗤笑了一声,“你看看孩子的眼睛和嘴巴,和他长得一模一样,不是爸爸,那也是有血缘关系的。”

许琯琯立即慌了,抱着茜茜低着头不说话。

骂完了,医生开了药让许琯琯带回去给孩子喝,若是吃了药病情还没好转,在过来。

回去的路上,顾瑾一直没有说话。许琯琯怕顾瑾会想到什么,看了开车的顾瑾一眼,谨慎的说道;“你别听医生乱说,孩子这么小,怎么看得出来长得像谁。”

“我知道”,顾瑾专注的看着前方,许琯琯正松了一口气,顾瑾却又突然来了一句,“但是每当提到茜茜和我有什么相似的地方,你就很紧张,这有些奇怪。”

许琯琯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上了,她想解释,可又怕越说越错,越描越黑,于是干脆装哑巴,当自己什么也没听到。

到了顾瑾家车库,顾瑾停下车,却没有打开车门。整个车子里静悄悄的,只有茜茜细微的呼噜声。

许琯琯知道该来的还是来了,可是她真的没办法告诉顾瑾一切,她发过誓,若是她敢告诉任何人关于茜茜出身,她所爱的人将会生不如死。她这个人信命,什么都不敢赌。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