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女主叶静宸男主宗政离渊的小说_摄政毒妃不许跑小说

发布时间:2018-10-09 11:31

花生小编推荐女频小说摄政毒妃不许跑,摄政毒妃不许跑小说是作者Mr.玄猫的一本古言小说,小说主角为宗政离渊叶静宸,宗政离渊叶静宸小说精彩片段:回到所居住的小院,叶静宸当即就虚脱的坐到了贵妃榻上,这身体还没有恢复,便连续的动手,实在是有些吃不消。“王妃,奴婢有句话不知……”

摄政毒妃不许跑

推荐指数:8分

《摄政毒妃不许跑》在线阅读全文

摄政毒妃不许跑第四章 太后 进宫?

回到所居住的小院,叶静宸当即就虚脱的坐到了贵妃榻上,这身体还没有恢复,便连续的动手,实在是有

些吃不消。

“王妃,奴婢有句话不知……”

“有话就说!”叶静宸正坐在贵妃榻上休息,刚刚缓过来之时,书月便走了过来脸上带着些许犹豫。

“王妃实在不该挑衅王爷,王爷的武功……奴婢觉着如果王爷动手的话,王妃讨不到任何好处!”

书月的话让叶静宸起了些许好奇心,眨眨眼道:“是吗?那我刚才岂不是得罪他了?既然如此那我是不是该

赶紧逃跑啊?”

“王妃想要逃去哪儿呢?”叶静宸的话刚刚出口,宗政离渊的声音就从门口传了过来,一抬头,便是那个邪

魅的笑容。

书月看到宗政离渊立刻蹲下身子行了礼,头埋得低低的,一句话也不敢说,而叶静宸则是丝毫未动,眼睛紧

紧的盯着宗政离渊,身体紧绷。

“王妃为何不给王爷行礼?”跟在宗政离渊的子音看着叶静宸,略有些不满的说道,这个世上有哪个女人见

了他家王爷不得行礼?

听到子音的话,叶静宸愣了愣,在大脑里翻遍了这具身体的所有记忆,居然没有任何有关礼仪的记录,这是

什么情况?

按理说皇家是最注重礼节的,怎么这个公主不会任何的礼仪呢?这很让人起疑啊!

片刻后,叶静宸淡淡的说:“不好意思,我不会行礼。”

“哦?大宛的公主都不会行礼吗?看来本王有必要跟大宛皇帝说一声,好好教导一下公主礼仪啊!”

“哼!我一个废物哪里会行礼啊!大宛皇帝教不教导其他的公主我不知道,反正我是没学过!”叶静宸嘴角

浮起一个嘲讽的笑容,既是嘲讽宗政离渊,又是嘲讽这具身体的原主。

当了这么多年的公主,居然沦落到无人教习礼仪,成为全天下的笑柄谈资,多么可笑?

“王妃伶牙俐齿身手矫健,哪里有废物的姿态?”宗政离渊说这话时,眼睛微微眯起。

在把宁欢阳和林尧打发出府后,宗政离渊思索着今日对叶静宸的所见所闻,实在按捺不下心中的疑惑,便赶

来了叶静宸的这里。

再次见,宗政离渊感觉更加强烈,他看不透这个女人,总感觉这个女人身上藏着些什么,那些东西是他的暗

卫所调查不出来的。

一时间宗政离渊又想到了北漠那位最年轻的丞相殇瑾轩,如果这个女人是殇瑾轩布下的一颗棋,那不得不说

这颗棋实在是用心良苦。

片刻后宗政离渊想起了什么,再次开了口:“王妃之前不是说想让本王亲自动手吗?那不若便现在吧?”

叶静宸听到这话楞了一下,她这身体还未恢复,动个毛线的手啊?在动手不是要她的命吗?可是还不等她反

应过来,原本跟她离着还一个桌子的宗政离渊便闪到了眼前。

好快!脑海里此时只有这一个想法,下一秒,叶静宸便感觉自己的脖子被宗政离渊握在手中,整个人也被他

拎起来揽在怀里,完全处于腾空的状态。

“你……”叶静宸皱起眉头,眼睛死死地盯着就在自己脸旁边的宗政离渊,想要抬手,却发现已经被宗政离

渊紧紧的握住了。

“王妃可不可以告诉本王一下,你同殇瑾轩是什么关系呢?”宗政离渊直截了当的问出了他最想知道的问题

,通过这个女人的反应,他便能判断出一些事情。

但是却没想到叶静宸十分的冷静,话语从牙齿中挤出来:“殇瑾轩是谁?你的仇家?”

“王妃这是同本王装糊涂吗?嗯?”这么说着,握在叶静宸脖子上的手便更紧了一分,而嘴角依旧带着那抹

邪魅的笑容。

“你有病吧?那个……殇瑾轩是谁我都不知道,哪儿来的关系?放开我!”

紧紧盯着叶静宸的眼睛,宗政离渊的笑容收敛了一些,心中的疑惑更深了,不认识殇瑾轩?这个女人在说谎

吗?可是看着那双眼睛没有丝毫的闪躲迟疑。

就在宗政离渊发着愣的时候,叶静宸的腿动了,狠狠的抬腿揣向宗政离渊的下体,宗政离渊反应也不是慢的

,当即便松开了握着叶静宸手臂的那只手,去抓住了她的脚腕。

而这就给了叶静宸挣脱的机会,手臂虽然酸软无力,但叶静宸依旧抬起手臂打向了宗政离渊的脸,还直直的

伸向了眼睛。

宗政离渊迫不得已只能松开了叶静宸,但是突然之间松手,叶静宸就摔在了贵妃榻上,硬邦邦的木头,把叶

静宸摔得险些骂街。

“咳咳咳……咳咳……”

“王妃身手当真是好!”看着正拼命咳着的叶静宸,宗政离渊再一次忍不住开口,在他注视和控制之下还能

挣脱的,似乎除了北漠那条毒蛇外只有叶静宸一人。

“呵呵,多谢谬赞啊!”叶静宸此时是把宗政离渊祖宗十八代全都问候了一遍,要不是她现在实力未恢复,

哪有让这个混蛋抓住她的份?

等她实力恢复了,定先狠狠的揍这混蛋一顿!

“书月,王妃刚才不是说她不会行礼吗?那你便好好教教王妃。别给咱们摄政王府丢了脸。”宗政离渊最后

看了一眼叶静宸,转身便离开了,叶静宸忍不住在他背后做了一个鬼脸,狠狠的瞪了一眼才算完事。

等到宗政离渊离开后,叶静宸拿起书月端过来的水喝了一口:“你家王爷刚才说的那个殇瑾轩是谁?”

对于叶静宸的这个问题,书月先是楞了一下,不明白这位王妃是什么意思,按照他们的猜测,不应该是同殇

瑾轩是一路的吗?怎么现在……

“殇瑾轩是北漠国的丞相,也是当今历史上最为年轻的一位丞相。”书月虽然心中疑惑,但依旧回答了叶静

宸的问题。

“北漠国的丞相?”叶静宸听完便陷入了沉思,他一个北漠国的丞相跟自己一个大宛国的公主能有什么关系

给他宗政离渊戴绿帽子了?两个国家一起出兵攻击燕国了?好像都不大可能吧?

“那……我与那位北漠丞相之间有过什么传言吗?”最后叶静宸忍不住向书月问道,如果没有什么传言,那

个混蛋男人怎么会跑来问自己同那个什么殇瑾轩是什么关系。

“这个……应该没有吧,不过这次的和亲队伍中似乎有那位丞相的人。”书月想了想回答道。

“有那个丞相的人?”听到这里叶静宸突然想到了什么,原主这次就是在和亲途中遇害的,会不会是那些北

漠人动的手?这个想法在脑海里仅仅是一闪而过,并未深究。

书月却是对于叶静宸的行为感到格外的疑惑,在心中默默的记了下来。

原本以为上午这般波澜起伏,下午好歹能平静一些,没想到下午叶静宸就接到了一道旨意,还是当今太后的

懿旨。

宣召叶静宸明日一早进宫觐见,这让叶静宸很懵逼啊,对这种感觉怪怪的,也说不出哪里怪,或许是前世了

解的皇宫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因此现在就有些奇怪的感觉了。

“书月,你有问问你家王爷,太后召我进宫是干什么吗?”下午时分,在书月刚踏进屋子,叶静宸就抬起头

问道,让书月愣了愣。

片刻后书月才道:“这个,奴婢不知王爷知不知道。”

“哦,好吧。”叶静宸无奈的挑了挑眉,又问:“那太后好相处吗?”

“这个奴婢不知,只是听说太后格外年轻,今年不过才二十六岁。”

“这么年轻就当太后了?”叶静宸显得无比的惊讶,她印象中的太后至少都应该是七老八十精明得不行的老

太太。

傍晚时分,由于第二日要进宫觐见太后,宗政离渊特意派了子音来让书月好好教导叶静宸学习礼仪。

好不容易学完了一些基本礼仪,叶静宸只觉得自己要散架了,尤其是那个见面的蹲礼,蹲下去又起来,给叶

静宸现在这副小身板折腾的够呛。

等到叶静宸睡下后,书月便立刻去寻宗政离渊,将今天下午宗政离渊离开后,叶静宸问的那些话全都告诉了

宗政离渊。

“你是说,她是真的不知道殇瑾轩是谁?”宗政离渊听完觉得十分的不可思议,如果说这个女人要假装的话

,那这戏做得可是够足的。

“是,而且王妃似乎对于此次和亲队伍中有那位丞相的人,有什么想法。”

“想法?”宗政离渊忍不住用手轻轻抚摸着下巴思考了起来,难道说之前的猜测都错了?

“行了,本王知道了,你回去吧。”片刻后,宗政离渊才抬头说道,书月这才离开了书房。

次日一早,天刚蒙蒙亮,甚至都还未到叶静宸生物钟的时间,就被书月拉起来洗漱了,搞得叶静宸是相当郁

闷。

最后连早餐都没吃就被书月拽着向王府大门走去,刚走到前厅,就看到宗政离渊正等候在那里,看到叶静宸

定定的看了许久,才先一步向前走去。

看到宗政离渊上了王府门口的马车,叶静宸便也准备上去,可刚钻进马车就被宗政离渊笑眯眯的踢了出来,

十分招欠的说道:“你的马车在后面!”

叶静宸往后面一看,顿时不爽了,拳头紧紧的握起,抬起头,目光狠狠的看向宗政离渊。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