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赵德崇俞洛妍小说名字_主角是赵德崇俞洛妍的小说

发布时间:2018-10-09 14:03

最近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做《狂妃相忆深》的小说,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是这本由狂妃相忆深的小说免费阅读章节内容,这本小说由沧海遗珠著写,各位书友们请不要错过了哦。本站为你带来狂妃相忆深第17章 满堂皆贵。李奕跟赵德崇闻声,立即收了彼此怒怼的眼神,各自换上平和的神情,恭敬的朝台上行揖纳礼。

狂妃相忆深

推荐指数:8分

《狂妃相忆深》在线阅读全文

狂妃相忆深第17章 满堂皆贵

台上端坐的果真是宋太祖赵匡胤,有赵匡胤发话,赵德崇想来不敢造次,只好任李奕带着俞洛妍走到台前。

李奕横过赵德崇,拉住俞洛妍朝台前走了几步,“臣李奕参见圣上,吾皇万岁万万岁!”

宋太祖喉中呵呵的朗笑一声,带着亲切的口吻道:“快平身,与重光坐一张台吧!”

俞洛妍脑中又是一惊,“重光!莫非是南唐后主李重光——李煜!”心中猜测着,眼神飘向宋太祖手移的位置看去。

只见在台的右首摆着一张矮脚席台,设有两张座椅,为首的座椅上端坐一儒雅高贵的男子。

俞洛妍看了一眼已经可以肯定,这男子就是南唐后主李煜,因为这男子的相貌跟李奕有五六分相像,必然是南唐皇室血统。

看年纪不到四十,须髯保养的十分得宜,一看就是养尊处优惯了,神情中自带君王的贵气,这种贵气是寻常人绝对模仿不来的。

只是这男子眼眸之中跟李奕一样,溢满忧郁,甚至比李奕更甚,尽管脸上挂着一抹微笑,可连傻子都能看到出来,这笑是多么的勉为其难。

想来亡国之君的滋味一定不好受,或许只有真正深刻的经历过,才会留下“问君能有几多愁,恰是一江春水向东流!”这么唏嘘绝望的悲词吧。

李煜的绝代悲词——虞美人,流传千古,短短几句,道尽作词者当时痛苦无奈的心境。如今看到真人,更是让都让俞洛妍心中忍不住忧伤的同情,因为她知道,李煜这个绝代悲情才子往后的日子只会更加难熬。

如今是宋太祖赵匡胤在位,对待李煜这个亡国之君尚算宽和仁义,等宋太宗赵光义登基后,只怕李煜真正痛苦的日子才来临。而眼下只怕是这个才情卓绝五代十国的君主,最后一年的平和时光了。

李奕没有立即就坐,在次拱手深揖,道:“启禀圣上,臣李奕有个不情之请,恳请圣上做主!”

宋太祖饶有兴致的看一眼李奕,道:“噢,说来听听!”

“臣恳求圣上做主,将这个婢女赏赐与臣···!”

李奕话还没有说完,赵德崇也已经走到了台前,神宇冷峻中略带些许不安。

宋太祖闻言,哈哈笑了起来,道:“就这么桩小事,朕···!”

“启禀皇伯伯,这个婢女不是普通婢女,万不可赏赐给世子,若是世子喜欢,满院婢女皆可送与世子,唯独这个婢女不可行。”

赵匡胤闻听,忍不住好奇的打量了下俞洛妍,见这个婢女正紧张不已,晶亮无比的大眼直直的盯着自己。

仰面视君,有意刺王杀驾,在古代这可是大大的不敬,好在太祖宽厚大度,不同其他君主那般严苛,不然单是这么直勾勾的看皇帝,已经犯了死罪。

宋太祖见这小丫头虽不懂礼数,长相倒是乖巧可爱,虽穿着婢女的衣服,却难掩天生丽质,浑身充满灵气,是个顺眼缘的小丫头。就是看起来太瀛弱单薄,没有一点丰润大气的福相。

作为马上打江山出身的赵匡胤,自然不太欣赏这种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女子。不过转念又一想,年轻热血的男儿,可不就喜欢这种娇滴滴的小可人,也就不奇怪,两个俊年为何要为这么个小丫头抬杠了。

赵匡胤原本准备应了李奕的请求,可听赵德崇这么急切的回驳,想来侄儿也心悦这个小丫头,不然不会当面顶撞圣驾,如此到也不好立即应允李奕了,一时也犯难了。

“崇儿,在皇伯伯面前如此放肆,没点出息,还不快下去。”左首首位上又传来一声严厉的斥责声。

俞洛妍往左首看了一眼,只见左首首位坐着一个同样身穿儒袍,腰环玉带,面容威仪的男子。一双与赵德崇及其相似的鹰眸正严厉的怒瞪着赵德崇。

俞洛妍激动的差一点就要晕过去,“天···啊!这位莫非就是未来的宋太宗赵光义吗?天呢,这一天内见了这么多皇帝,我要是能够在回到21世纪,写本自传肯定会红透半边天吧!”

“父王···!”赵德崇神情略焦灼的欲争辩什么,又迫于父亲严厉的眼神制止,只得抱手一恭,退至父亲的身后。

李奕见状,也深知自己此举过于唐突,跪地道:“启禀圣上,非臣要强人所难,只是这个婢女,是臣在故国旧识,幼时立有婚约,圣上若不信,可向堂兄(李煜)求证!”

赵匡胤听后,呵呵笑了两声,好奇道:“如此说来,这个丫头也是南唐人士?”

右首的李煜,面色略沉郁,道:“回禀···圣上,是的!”

“噢?能够跟世子有婚约,想必是出身名门望族,因何会在这里为婢呢?”

宋太祖带着质疑的话音刚落,赵德崇额上的冷汗就淌了下来,神情也变的慌乱起来。

毕竟宋朝是很注重礼仪家风的朝代,尤其他又是晋王赵光义的长子,难免自幼对他寄望颇高,若是被长辈知道他私自在郡王府,强行囚禁扣留降国郡主,只怕会惹得降国旧臣非议,引起轩然大波。

被斥责处罚都是小事,只是这名声若是传出去,于公于私都是极损颜面的事。

李奕朝俞洛妍看了一眼,示意她说出实情。

台上台下几十双眼睛,如匕首一般,全部集中在俞洛妍身上。

“轰—!”一下,俞洛妍脑子乱了,张嘴欲说出实情,却见赵德崇的眼神及其犀利的盯着自己。

“不行,如果我说出实情,赵德崇免不得要受到严厉斥责,就算赵匡胤开恩,准我离去,可还有一年就是他父亲赵光义当皇帝了,到时李煜跟李奕他们只怕自身都难保,又有什么能力保护我呢。以赵德崇的性格及地位,估计不但会让我死的很惨,还会连累李奕···!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