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狂妃相忆深沧海遗珠_狂妃相忆深沧海遗珠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09 14:32

狂妃相忆深这本女频小说目前处于连载中,这本小说是一本穿越小说,小说主要介绍了男主赵德崇和女主俞洛妍的故事,小说章节精选:桌子上的贡品瓜果全被俞洛妍倒在废纸桶里,把盘子全部娇滴滴的抹干净,一个一个的摆在床上,数了一下,正好十个青瓷盘,一对儿青瓷花瓶,一对铜制蜡台,字画首饰若干。

狂妃相忆深

推荐指数:8分

《狂妃相忆深》在线阅读全文

狂妃相忆深第20章 口是心非

话音刚落,就见屋檐处来了一人,虽未穿大红喜服,却也穿的十分正式而华贵,肩上披着一件及踝的黑绒貂氅,看起来格外的器宇轩昂,俊逸逼人。

铃铛一惊,急忙下拜,“奴婢参见崇郡王!”

赵德崇显然也听见了屋子里的狂喜笑声,薄唇一抿,道:“她在笑什么?”

铃铛略迟疑一下,微笑道:“想来是圣上赐婚,妍姑娘如愿嫁给崇郡王,心中高兴吧!”

赵德崇一听,冷峻的面庞,漏出一抹似笑非笑的魅惑,道:“是吗?哼!下去吧!”

“奴婢遵命!”铃铛施了礼,赶紧疾步退走,面对崇郡王这个喜怒无常的暴虐主子,她可是心中畏惧到了极点。

俞洛妍支开铃铛后,再也忍不住内心的狂喜,把那对儿瓷瓶娇滴滴的摆在床上,生怕碎了裂了,特意把被子铺好垫在瓶下。

“我的宝贝,我的心肝宝贝···!”

桌子上的贡品瓜果全被俞洛妍倒在废纸桶里,把盘子全部娇滴滴的抹干净,一个一个的摆在床上,数了一下,正好十个青瓷盘,一对儿青瓷花瓶,一对铜制蜡台,字画首饰若干。

当然她知道她目前还没有办法带着这些回21世纪,但要先收集好,做好随时走的准备,万一一个雷把自己劈回去,啥也没来得及带,那可真要活活亏死气死。

看着床上就摆着价值百亿的宝贝,俞洛妍心中一扫往日的阴霾,狂喜之情溢于言表,怎么看都看不够。

“发财了,发财了,钱啊,这都是钱啊!呵呵哈哈——!”俞洛妍笑的丧心病狂,手舞足蹈!

“嫁给我就这么开心吗?”赵德崇鬼魅一般,悄无声息的进了屋。

俞洛妍听到声音,吓了一跳,从惊喜蓦然到惊恐,灵魂差点被吓飞,慌忙将床头的一层纱幔拉了起来。

“你你你怎么来了?”俞洛妍扭转身,急急巴巴的道。

赵德崇俊脸之上挂着一抹嘲虐的笑,道:“你不是盼着本王来跟你洞房花烛吗?现在本王来了,你不高兴吗?”

“切,谁盼着了!”俞洛妍心中一阵恶心,这死变态自我感觉太良好了!

“哼,你就这么喜欢口是心非吗?”

“谁口是心非了?”

赵德崇逼前一步,邪魅的看着俞洛妍,冷嘲道:“挺有心机啊,为了嫁给本王,花不少心思吧,居然敢冒这么大风险跑去圣上面前耍花招。你就这么喜欢本王吗?”

我去,这神经病,可真是自恋狂啊!

俞洛妍心中恶心坏了,对于这种高傲自大的男人,她可向来没好感,尤其将来还是个‘神经病疯子’鬼才会喜欢他。

“谁喜欢你了,我才不稀罕嫁给你!”

赵德崇冷屑一笑,道:“还口是心非?刚刚本王都听到你笑的快断气了,高兴坏了吧!”

俞洛妍很无语,跟这种人抬杠实在没意思,“随便你怎么说吧!”

“过来,为本王宽衣!”赵德崇神然自得的说着,微微张开手臂,傲据的看着俞洛妍。

“啊?”俞洛妍口中惊愕的‘啊’了一声,惊恐的看着赵德崇,道:“你你你想干嘛?”

赵德崇戏虐的道:“还跟本王装,女人都这么喜欢口是心非吗?”

“那个,崇郡王,重申两点,第一我没有喜欢你,第二我也根本不想嫁给你,我也不知道圣上为什么要下旨,这样吧,你我还保持从前那样,我呢只是您名义上的侧室···!”

俞洛妍絮絮叨叨还没有讲完,赵德崇已经凶兽一般的压前几步,嫌弃的眼神看着俞洛妍,冷笑道:“本王的府上,何时轮到你来命令本王?只有本王可以命令你,懂吗?”

“好好好,你老大,你说了算,你现在想干嘛?”

“为本王宽衣,快点!”

“你还真打算···?”‘睡我’两个字生生的又咽了回去,俞洛妍惊恐的抱着手臂护在前胸。

“怎么?这不是你一直期盼的吗?你不是很喜欢本王吗?”赵德崇居高临下睥睨着俞洛妍,伸手卡住她的下颌角,强迫她抬起头面向他。

赵德崇的眼神很可怕,就像狼的眼神,黑亮的眼珠透着一抹诡异的精光,既像下一秒就要掐死你,又像恶兽戏虐猎物一般的感觉。

连阅人无数的俞洛妍也猜不出他的心思到底是愉悦,还是愤怒。

俞洛妍后退着想挣脱他的手,陪着笑,道:“崇郡王,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动脚的嘛!”

赵德崇随着俞洛妍的后退,紧随着朝前逼近,始终将她控制在身边一尺的距离。“你不是很爱本王吗?这么怕本王靠近你吗?”

说着赵德崇伸臂勾住俞洛妍的腰,用力一收将她箍在怀中,嫌弃的一笑,另一只手依旧死死卡住她的下颌,低头凑近她的唇间。

尽管他没有吻上她的唇,可俞洛妍已经感觉到他口鼻喷出的气息,炙热的可怕。

不知为何,俞洛妍的心控制不住的狂跳起来,脸也“腾的”一下烧起来,慌乱惊吓如小鹿。明明早就过了少女羞涩的年纪,可面对异性这么暧昧的挑·逗,还是忍不住心乱如麻。

赵德崇看着俞洛妍慌乱的神情,眼中满满的都是嫌弃跟得意,仿佛已经认定她渴望自己的宠幸一般。

“我···我我,呃——!”妊娠的反应又来了,俞洛妍忍不住又开始吐了起来,可被他卡住下颌,无法弯腰排吐,憋的眼泪都溢了出来。

赵德崇见状,没有在坚持,松开了她,俞洛妍急忙跑开两步弯腰吐了起来。

赵德崇站在一旁冷漠的看着,嘲讽道:“才一夜就怀孕了,看来你跟那个男人很有缘啊?”

俞洛妍吐了一会,勉强止住呕吐,气恼道:“是啊,不但有缘,还很喜欢呢?”

原本这是气话,为了让赵德崇生气离开,谁知赵德崇听后,忍不住笑了,冷嘲热讽道:“这么说,你很喜欢那天晚上的男人?”

“是啊,我很喜欢呢,巴不得天天跟他在一块!”俞洛妍气呼呼的说完,冷眼瞪着赵德崇。

“你喜欢他什么?嗯!”

俞洛妍满脸怒火,气急道:“什么都喜欢!”

“看来那个男人床上功夫很不错啊,让你这么念念不忘!”

赵德崇说着将领口绑着的襟带拉开,脱了肩上的貂氅,随手往旁边一丢,邪魅的看着俞洛妍,随即又开始解腰间的丝绦跟腰带。

“你你干嘛?”

“你是本王的侧妃,你说本王要干嘛?”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