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狂妃相忆深第14章_狂妃相忆深14章节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09 14:32

沧海遗珠作家的一本女频小说是狂妃相忆深,目前处于连载中,本小说阅读网已经上架狂妃相忆深,下面是精彩章节片段:这让俞洛妍很欣慰,终于可以有一个信任的人了,也不用在担心自己走了她会受到牵连,至于其他人,实在顾不了太多,只好任他们听天由命。

狂妃相忆深

推荐指数:8分

《狂妃相忆深》在线阅读全文

狂妃相忆深第14章 天降祥瑞

不行必须要逃走,要不逃走时把铃铛也带上算了,凭我21世纪时多年经商的精明和足以自保的身手,想要活下去难度应该不大。

就是不知道铃铛愿不愿意跟自己一起逃走!

又过了半个来月,已经到了十月份,东京汴梁(也就是现在的河南开封)的气候已经很寒冷了。

这个时候还不存在什么工业污染,更没有所谓的全球变暖效应,气温远比现代的气温低的太多,进入十月已经下了好几场雪了。

这个年代没有暖气,没有羽绒服,取暖全靠炭火,穿衣全靠棉花,就这还是富裕人家才能享用的起的取暖设备,穷苦百姓饭都吃不起,谁舍得全天烧炭取暖。

俞洛妍虽然被囚禁,可炭火棉衣之类的倒也没有亏待,只是自小生长在南方,还是难以接受这么寒冷的气候。

铃铛在俞洛妍的威逼利诱之下,起初吓的花容失色,经不住她天花乱坠的连忽悠带威逼,终于答应跟俞洛妍一起逃跑。

这让俞洛妍很欣慰,终于可以有一个信任的人了,也不用在担心自己走了她会受到牵连,至于其他人,实在顾不了太多,只好任他们听天由命。

机会很快又来了。

晋王赵光义,所圈府邸——南府,要下榻一位大贵人。

说是南府后花园天将祥瑞,有一株千年的铁树,居然在这隆冬季节开花了,这种反季节反规律的现象百年难得一见,大贵人要亲临南府观赏祥瑞。

现在南府的后花园已经被侍卫围起来,闲人免进,驱散了附近所有人员,以确保大贵人下榻南府时的安保安全。

赵德崇居住的郡王府属南府的附院,两府相连,大贵人降临,要从各院抽调人手去南府帮忙,赵德崇原本派过来的两个护院也被临时调走了。

大贵人下榻南府的日期就定在十月初七,这一日恰好也是晋王赵光义的生辰,如此双喜临门,全府上下人员从九月底就开始操弄忙活起来了。

对于大贵人下榻不下榻南府,俞洛妍没有丝毫的兴趣。她感兴趣的是,正好可以借这个机会逃出去。

在这一日想必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大贵人跟晋王身上,郡王府的守卫护院什么的自然也都撤走去南府候命了,想到此,俞洛妍激动的几乎一夜未眠。

而铃铛则是紧张的一夜未眠,不住的劝说她回心转意。

但这几乎是自己目前唯一可以脱身的办法,怎么可能轻易放弃。

初七!

王府内一早就响起了悦耳动听的礼乐,尽管此处离南府隔的有些距离,可还是能听的到声音。

音律和缓悠扬,混合了多种的乐器,乐器间互相兼容辅助,让人如沐春风,连俞洛妍这个不懂欣赏音乐的人,听来都觉得十分好听。

想来这礼乐是专供皇家盛大节日或庆典时才会演奏,平日里根本没机会听到。

李嬷嬷跟林嬷嬷一早就守在大院门口,满脸的羡慕加渴望,眼巴巴望着礼乐传来的方向,口中不住发出酸溜溜的嘀咕和埋怨。

毕竟这种场合,寻常人能够看上一眼都是莫大的荣耀。能够近前侍候的下人们,更是一种荣幸,而且都有一定赏赐跟嘉奖的。运气好的,说不定更能因此结识某个贵人而改变命运。

做下人的,也是要跟对贵人,才有好处跟油水可捞。很显然,她们被丢在俞洛妍这里侍候,也算倒了八辈子霉了,任何好处跟油水没有,还要时不时被训斥,估计她们心中恨死自己了。对此,俞洛妍倒真觉得挺对不起她们的。

“咔吧——!”

“咔吧——!”

在铃铛惊羡的睁大眼睛捂住嘴巴的一瞬,俞洛妍脚上的两条锁链被捅开。

“妍姑娘,你太厉害了!”

“咳,这算什么,还有比这更厉害的!”俞洛妍把打开的镣铐随手一丢,舒展下腿部已经发硬的筋骨,迅速换上铃铛为我找来的丫鬟服饰。

铃铛的行礼早就收拾妥了,也没啥贵重的东西,就一个小包袱,里面包着一些不值钱的首饰跟换兑的散银。

林嬷嬷跟李嬷嬷还在唉声叹气的埋怨着,俞洛妍悄悄转到她们身后,正好听到林嬷嬷在抱怨。

“你说咱们真是那吃屎喝尿的命,就没那福气摊上个贵人,跟咱们一起入府的刘妈,去了尹夫人房中差遣,才一年得的赏赐就够给家里置办几亩田地,咱们呐···!”说着深深的大喘了一口气。

“呃···真是挺抱歉的!”俞洛妍接着林嬷嬷的话由衷的说道。

两个嬷嬷听到她的声音,吓的猛拍胸口,惊恐的回身看她。

“希望你们以后能够跟个贵人!”俞洛妍真诚的看着两个嬷嬷,说着发自肺腑的话语,而后就一人一掌把她们敲晕了。

铃铛看着倒地的两个嬷嬷,又惊恐加佩服的眼神看俞洛妍,“妍···妍姑娘!”

“妍什么姑娘,快走吧,等下她们醒了就麻烦了。”俞洛妍拉起还在迟疑的铃铛就往外走。

鉴于上一次逃跑计划的失败,这次长了心眼,加上铃铛在王府也有一年多的时间了,比俞洛妍清楚王府的路线。

在铃铛的带领下,两人只往王府大门方向去。

一路上遇到几波巡视的侍卫,好在俞洛妍跟铃铛都穿着丫鬟的衣服,也没有人上前盘问俩人。

很快俩人就到了王府的大门口。

一看,好家伙!大门口左右都站满了挎着刀的门卫。

门外更是站在穿着铠甲戴着头盔,拿着长缨枪的兵士,个个一幅如临大敌的模样,即便站在一动不动,浑身都散发出威

风凛凛的英气。

瞧架势,这绝不是一般的士兵,十有八九是禁卫军。

禁卫军护驾,那下榻的贵人莫非是宋太祖赵匡胤吗?

喔···喔···喔!

俞洛妍不淡定了,连吸几口凉气,来静心醒脑,平复颠覆不平的心脏。

“妍姐姐,没有令牌咱们出不去的!”铃铛紧张的鼻尖都冒汗了,小脸煞白的看着俞洛妍。

“别紧张,这里出不去,咱们翻墙出去!”俞洛妍扯着铃铛赶紧悄悄的往回走。

“妍姐姐,我害怕···!”

“别怕,学我,淡定一点,这有没有后门或者狗洞啥的?”

“狗洞?没有,瞧这情形,后门也绝对出不去的!”

“唉···!”俞洛妍深深叹了口气,看了下四周,院墙边十步一哨,五步一兵,想翻墙也几乎不太可能。

“你们是干什么的?”一个将领模样的中年男子瞧见两人鬼鬼祟祟的,上前来盘问。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