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医妃妙手冠朝堂免费阅读章节

发布时间:2018-10-09 15:03

今天为大家带来的小说是由北溪浅笑著写的小说《医妃妙手冠朝堂》,小说主要讲述了龙凌煦苏婠央之间的爱情历程,小说内容十分精彩,快来阅读这本小说吧。本站为你带来医妃妙手冠朝堂第十一章 好处,这是要去哪儿?“婠央,我跟太子是清白的。我们发乎情止乎礼,从未有过逾越之举,我是你的姐姐,你怎么可以这么污蔑我!”苏楚儿终于缓过气来,愤怒又委屈的瞪着苏婠央。

医妃妙手冠朝堂

推荐指数:8分

《医妃妙手冠朝堂》在线阅读全文

医妃妙手冠朝堂第十一章 好处,这是要去哪儿?

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溢满了泪水,好似受了莫大的屈辱。若非眼中闪着的阴毒寒光,她这个模样还真是我见犹怜的很。

苏婠央这个丑八怪,竟然敢说她恬不知耻!

她绝不会放过苏婠央!

苏楚儿心里恨得咬牙切齿,巴不得把苏婠央撕成碎片。脸上却装的善良高洁、隐忍委屈。

苏婠央冲天翻了个白眼,懒得搭理这绿茶婊、伪白莲,看向丞相夫人问道:“找我什么事?直接说吧,我很忙的。”她衣服还没晾完呢。

丞相夫人眼中闪过精明,一瞬间又恢复那慈祥的模样,笑着说道:“母亲就是来看看你,见你在凌王府过的好就安心了。”

丞相夫人瞄了眼苏婠央几日间就变得粗糙的手,眼底划过抹幸灾乐祸,随后又换上慈祥的笑脸说道:“婠央,母亲知道你心情不好,但是出嫁的女儿,还是该回去看看才是。”

这才是今日前来要说的正事。

三日回门的规矩,这个时代也有。但是凌王府出了刺客一事,丞相当时盼着凌王快点死,就没顾上这个。

现在顾上了,也不是因为他关心女儿。而是他不好无端端跑凌王府来,总要把自己这个废物女儿叫回去问问凌王的情况才是。

“知道了。”苏婠央一见丞相夫人这伪善的脸就恶心,真是比她长满脓疮的脸还恶心!

苏相。她也想看看这个不顾女儿死活的老东西是什么样的货色!

苏婠央眼中闪过寒芒,无心与丞相夫人多话,冷漠的说道:“要是没有其他事情,你就回去吧。”衣服得早点晾干才行,她今天的柴也还没劈呢。

丞相夫人没多留的打算,行了个礼后告退了。只是转身间,眼中透出的寒光恶毒无比!

苏婠央,她这样的态度,看来已经被凌王收买了!

想想凌王那俊美的模样,难怪苏婠央会叛变。只是……

她以为她与丞相府划清界限,凌王就会好好待她吗?

也不看看自己长成什么样子!

丞相夫人隐忍着眼中快要喷出的怒火,本以为奶娘的尸体是凌王的手笔,如今看着,还真是苏婠央做的!

好!很好!

敢向她挑衅,就得付出代价!

她倒要看看,苏婠央没有丞相府护着,能在凌王府活多久!

苏婠央可不知道丞相夫人心头那些想法,她的小日子过得挺滋润。虽然天气挺炎热的,但忙了一天的她,晚上睡得倍儿香。

就在她做着美梦,梦见龙凌煦同意她检测他身体的时候,被一股寒意冻醒了。一睁开眼,入目的是龙凌煦那美如画卷的俊颜。

“嘿嘿,还以为醒了,原来我还做做梦啊。快来,咱们继续摸摸。”苏婠央睡意朦胧,看见龙凌煦本能的觉得自己还在做梦呢。

傻呵呵的笑着就伸手去解龙凌煦的衣服,嘴里还嘟囔道:“刚刚不是已经脱光光了吗,你什么时候穿上的?”

龙凌煦:“……”

“把你的脸遮好,跟本王走。”龙凌煦脸黑的吓人,唰唰抖着寒气,抬手拍开苏婠央的爪子,冷着脸说道。

什么叫刚刚已经脱了?脱了什么?

这个女人到底在做什么梦!

苏婠央这下瞬间就清醒了,整个人吓得不轻。

装逼狗?

他怎么会出现在她的房里?

苏婠央扫了眼天色,这半夜三更的,不会是来那啥她的吧?

立刻,苏婠央紧紧护着胸部,警惕的看着龙凌煦,“王爷,你来我房间做什么?”

龙凌煦眼中满是嫌恶的开口:“起来,跟我走。”

苏婠央瞧见他眼中的嫌恶才想起自己现在什么模样,她这满脸脓疮的,正常男人根本不会对她生出什么欲望。

松了口气,苏婠央不解的问道:“走?去哪里?”天还没亮呢。

“少废话,走就是。”龙凌煦言罢滚着轮椅转身,那高高在上的命令语气,丝毫没考虑苏婠央愿意与否。

我去!苏婠央被扰了好梦,一见龙凌煦这恶劣的态度可就不乐意了,这货是有事情求她吧?

求人的时候该用什么样的态度,没人告诉过他吗?

“不走!”往床上一到,苏婠央翻过身继续睡,略带不悦的说道:“王爷,拜托你看看现在是什么时辰。”

真当她是随传随到的奴才啊,有事儿求她还这么傲慢,她要是屁颠屁颠的从了,也太没尊严了!

苏婠央可是个有节操有原则的人,别以为长得帅就什么都好说!至少也要让他同意让她摸一摸,否则她绝对不从!然而……

下一瞬间,一把剑便抵到苏婠央脖子上。

“你若不能为本王所用,本王留着你作甚?”龙凌煦一点没在意苏婠央想法如何,冷漠又傲慢的威胁。

苏婠央背脊一凉,小心翼翼的把脖子上的剑拨开,赶紧起身,讨好的冲龙凌煦笑道:“王爷,咱们有话好好说。”

要她办事,怎么样也要讨点好处才行!

凌煦收了剑,却是一脸平淡不语。

很好奇这个女人要怎么好好说。

苏婠央见他没有意见,这才继续道:“王爷,您身份高贵,臣妾就是个小人物,您不能让臣妾做白工不是?那样也太跌您的身份了。”

呵,开始提条件了吗?

龙凌煦心头冷笑,脸上依旧平静的问道:“你想要什么好处?”

一听这个,苏婠央顿时觉得有戏!

麻利儿的起床穿衣,一边说道:“王爷,您的身体存在着一些问题是把脉把不出来的。只要您同意让臣妾给您做个全身检查,您要臣妾做什么事情咱们都好说。”

身体变异啊变异!

研究好这个,她苏婠央可就名垂千古了!

苏婠央兴奋无比,穿衣速度极快,话音落,已经把里三层外三层的衣服套好了。

“全身检查?”就是那个脱光光给她摸的全身检查?龙凌煦眸子直直往外冒着寒气。

向来生死关头都波澜不惊的龙凌煦,此时才发现自己竟然能被人挑衅的这么火冒三丈!

凌王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苏婠央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什么,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她……

坐到了龙凌煦腿上。

这暧昧的姿势本来应该叫人脸红心跳到气儿都喘不上来,而她,也的确是喘不上气,但不是因为脸红心跳,而是龙凌煦的手掐着她的脖子。

“王……王爷……”苏婠央艰难的开口,窒息的感觉让她很难受。

苏婠央整个人靠在龙凌煦怀里,仰起头,龙凌煦正低头俯视她。

冷若冰霜的脸平静的吓人,苏婠央没因窒息的痛苦恐惧,却因为触及那双冰冷的眸子而恐惧。

她甚至不知道眼前的情况是怎么发生的,他是如何坐在轮椅上将她带到怀里的,他是为何突然要杀她。

苏婠央眼神慌张的像是受惊的小动物,龙凌煦冷笑一声一把推开她。

“咳咳咳!”苏婠央不停的咳嗽,大口大口喘息,好半响缓过来之后才说道:“王爷,臣妾是哪里惹您生气了?”你告诉我,我下次注意点。

妈呀!吓死宝宝了!

“走。”龙凌煦无视苏婠央,高高在上的转身就走。

苏婠央还敢说什么?乖乖跟上去呗。

也不知道龙凌煦要把她带去哪里,苏婠央茫然的跟在龙凌煦后头,却是,出了王府,上了马车。

龙凌煦一言不发,苏婠央也什么都不敢说。马车里就他们两个人,苏婠央想要离龙凌煦远点都不行,眼睛不由自主就往龙凌煦脸上瞟。

不得不说,这个男人长得贼好看!

她有一天要是能把龙凌煦牵出去溜达一圈,一定倍儿有面子!

苏婠央想象了一下周围的人望着她羡慕嫉妒恨的目光,正当她嘚瑟的时候,龙凌煦冰冷带着嫌恶的声音传来——

“在看把你眼睛挖了!”

苏婠央瞬间被这盆冷水浇醒,立马终止了想象。推开车窗看了眼窗外,出凌王府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龙凌煦要把她带到哪里去?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