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怎奈余生只爱你第7章_怎奈余生只爱你7章节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09 16:02

蓝小汐作家的一本女频小说是怎奈余生只爱你,目前处于连载中,本小说阅读网已经上架怎奈余生只爱你,下面是精彩章节片段:她鼓起勇气说:“叶总,我并不歧视同志之间的‘友谊’,我很能理解您的感受,这是个快餐式的社会,能遇到一个知心的人更加显得难能可贵,希望你们彼此好好珍惜,毕竟货源也不是那么多。”

怎奈余生只爱你

推荐指数:8分

《怎奈余生只爱你》在线阅读全文

怎奈余生只爱你第7章 一场乌龙

叶司承冰冷的眼神扫过她错愕的脸,微微皱眉。

顾安然定了定神,想起自己究竟是来干什么的了,吸了口气,鼓起勇气。

爱情面前人人平等,虽然她实在无法把赵暖暖口中的那个深沉、温柔、善良的大野兽先生和这位冷酷、狠辣、果决的商业大佬联系起来,但事实就是事实。

蔡颜颜说叶司承是亚洲商业巨头叶氏集团的总裁?这种人竟然也玩网游?而且还是个GAY?呵呵呵呵,她好像发现了不得了的事情。

现在没什么好怕的了,他毕竟有把柄在她手上--他是GAY!

想必这种消息要是传出去他也会很苦恼的。

她顾安然的笑道:“叶总,幸会!真想不到能在这里见到您。”

叶司承靠着椅背,挑着眉看她,如君临天下的帝王。

顾安然觉得像叶司承这种身份高贵,处在权力中心的人,不能像赵暖暖这样摆明了性趣爱好,不能明目张胆的寻偶,还要装作自己不是GAY,每天板着扑克脸以维护自己的尊严,独自承受孤独寂寞其实挺值得同情的。

她鼓起勇气说:“叶总,我并不歧视同志之间的‘友谊’,我很能理解您的感受,这是个快餐式的社会,能遇到一个知心的人更加显得难能可贵,希望你们彼此好好珍惜,毕竟货源也不是那么多。”

叶司承清冷的目光锁住顾安然,英气的眉毛微微上挑:“这就是你来见我的目的?”

他以为她是来求他网开一面的。

“叶总,您千万别误会别生气,我并不是萌萌兔,你要见的那个人呢,比我高,而且帅,比我有钱,比我聪明,最重要的是他和您一样,有共同的爱好和需求,他只是稍微腼腆了点,我回去就让他给您联系,给您赔不是。”

共同的爱好和需求?

叶司承微微皱眉:“你确定要找的人是我?”

他皱眉的样子很好看。

顾安然以为叶司承被说到了痛楚,连忙安慰:“叶总,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知道这种事情也不是自己能够控制的,如果压抑太久还会引起性格扭曲,您完全没有必要对我隐藏,我最好的朋友也是GAY,我是很民主很人道主义的。”

“呵呵。”叶司承低低笑了两声。

顾安然听到低沉的仿佛从腹腔里发出的闷笑声,有点像鬼片里终极BOSS那种瘆人的低笑,虽然他笑起来的样子蛮帅的,可是这种阴森森的感觉,让她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顾小姐,自作聪明的女人我见得多了,想攀龙附凤也要有资本才行,”他上下打量她,目光冰冷,“闭紧你的嘴,立马消失!”

他讨厌这种打着各种名目接近他,妄图麻雀变凤凰的可笑之人。

顾安然半天才反应过来那句话什么意思,心里窜起一小撮怒火。

她明明是好意,他为什么总是把别人想得那么不耻,有钱人都这么自以为是吗?不踩别人几脚心里就不舒服吗?

“是,你们金贵,你们清高,你们看不起靠出卖尊严上位的人,可是,就是因为落魄得要靠出卖自尊和灵魂苟延残喘,所以才更要好好珍惜来之不易的生活,才更要坚强的活下去甚至要活得更好,努力让亲人不要像自己一样卑微的苟活。”

“你们如王者般主宰着别人的命运,玩弄别人的生死,可你们有什么资格评论别人灵魂的丑恶,繁华不过过眼烟云,金钱又算得了什么。”

吐槽完,顾安然心虚了一般,赶紧起身走人,反正之前已经得罪过了,也不怕再多一次,赵暖暖要是跟这种渣男在一起,只能是一生的不幸。

顾安然脚底抹油,一溜烟跑了,径直窜上了赵暖暖的大奔。

而此时,会所大门口,真正的大野兽,穿着笔挺的黑色西装,手里拿着一束玫瑰花的男人正焦急的左右巡视,等待来人……

*

胜天律师事务所,沈墨寒盯着手上的照片。

照片上的人十几岁的样子,清秀可爱,眼睛笑成了月牙状,睫毛又密又长,齐肩的秀发柔柔的贴着脑袋,白润的皮肤在阳光下仿佛晶莹的瓷器,她亲昵的勾着旁边男孩子的肩膀,两只手都比划成V型。

“墨寒哥哥,是不是法律规定男孩子亲了女孩子就要永远和她在一起?”

他宠溺的刮了下她的鼻子:“谁告诉你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的?”

“Marry说的,”她扭捏着,脸蛋红扑扑的,“墨寒哥哥,你想亲我吗?”

他笑着抱住她:“傻丫头,不能随便让男生亲知道吗?”

她羞得把脸埋在他的胸膛:“不是啦,只让墨寒哥哥亲。”

萧慕寒将她揽得更紧:“安然,我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好……”

我不仅不好,而且我很坏,我会做出让你讨厌的事情,你会恨我吗?

顾安然闻言忽闪着大眼睛:“墨寒哥哥会喜欢上别的女孩子?”

他轻笑,眼中满是宠溺:“不会。”

“那没关系啊,墨寒哥哥是顾安然除了爸爸妈妈以为最亲爱的人!”

往事依稀就在昨天,实际却已是转眼那么多年过去了,沈墨寒将照片小心翼翼的放了起来。

他错了吗?一千八百多个日日夜夜,他无时无刻不在问自己,完成母亲的遗愿有错吗?为揭露犯罪打入敌人内部有错吗?想要做出成绩得到家族的认可有错吗?

都没错,错的是他不该爱上顾安然,却无可救药的爱入骨髓。

安然,我不会让你再躲着我,我会不惜任何代价得到你!

沈墨寒拿起旁边牛皮纸做的档案袋,上面用正楷印着两个字“顾安然”。

这是他托人查的顾安然的资料。

她是浅塘镇杏花村的外来户,五年前搬入浅塘镇,母亲顾晚晴,父亲不详,出生年月,姓名,户籍,甚至身份证都和方家挂不上号。

是他多心了吗?为什么第一眼会以为顾安然就是方瑜。

她和方瑜有着太多的不同,魅夜酒吧里的事情方瑜不会做,冷漠厌弃世界的眼神方瑜不会有,欲擒故纵的手段方瑜不会玩儿,多心了吧。

沈墨寒越发烦躁坐立不安,他拿起车钥匙决定去魅夜见见蔡颜颜,或许能从她嘴里套出些真相。

不过,无论顾安然究竟是不是方瑜,他的计划不会更改,他要定这个女人了!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