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九煞禁墓李叮当四姑娘免费阅读章节

发布时间:2018-10-09 16:30

今天为大家带来的这本男女主角是李叮当四姑娘的小说,这本小说的是由道门老九著写的《九煞禁墓》,小说内容十分精彩,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进入作者笔下的世界一探究竟吧。本站为你带来九煞禁墓第二十章 鬼瓷器。“那你他娘的怎么又会留在这里?还把这里的村民教唆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胖子问道。

九煞禁墓

推荐指数:8分

《九煞禁墓》在线阅读全文

九煞禁墓第二十章 鬼瓷器

“本来我自然是要走的,但是某些事情却让我起了疑心,所以我并没有离开。”老金头说道:“那时候除了我,我弟弟,还有家里的一个亲戚,其他的五个人或多或少都跟你爷爷有点关系。虽然东西是我带出来的,但是那种情况之下你爷爷要硬分几件也没得说,这事儿本来就是吃拳头,拳头就是道理。”

“我爷爷他们没拿?”我有些不信地问道。按照我爷爷那商人的性格,没理由会放弃这么一票啊,这可是价值千万的土货。

要知道我爷爷当年为了多收几件青铜器,都能把整个家搬到上蔡县。而且做古董的,哪个是心慈手软之辈?除非他有不得不放弃这批土货的理由。

“我觉得里外不对劲,在夜里我偷听到你爷爷、曹四指还有阿明三人的对话,我没敢靠得太近,但意思就是说东西不能拿,谁拿了就得死!我猜他们是想等我死了以后再黑吃黑。”

老金头桀桀冷笑道。

我点了点头,中国古代这些帝皇陵墓,还有王侯墓冢,甚至是稍微富贵一点的人家在下土的时候都会考虑防盗的手段,有些时候这些防盗的手法甚至比起建整个陵墓的时间都要长,这种手段可是让不少土夫子栽在上面。

像当年赫赫有名的长沙腐玉事件就是一个血的教训!有一伙长沙土夫子在一座西汉奢华的墓里盗走了一批做工精湛的玉佩,这些玉佩在当天晚上却融化开来,释放出里面的毒气,那一伙土夫子连同他们的家人邻居全部死绝。

摸金校尉的那么多规矩,其实不是不让后人发财,而是这些规矩都是老前辈用血换来的,讲的就是安全第一。

“为了保险起见,我让我弟弟和亲戚两人带着一半的瓷器离开,先去外面把这批货给处理了,然后再带上信得过的好手返回哨子村。我则是继续蛰伏在这个地方,看看你爷爷是不是要杀个回马枪!”

我突然有些紧张起来,因为我知道,接下来的话或许是老金头一直呆在这里的原因。

“我在这里等了两个月,却一点消息都没有,我开始暗中怀疑我弟弟和那个亲戚背叛了我,那时候我已经在老林子里呆得受不了了,于是只能回到村子装作是迷路的商人。大山里的人还是很淳朴的,我很快就取得了他们的信任,等我休息了一个月后,决定回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老金头说话的速度越来越快,这些话似乎也把他憋得不行,现在一股脑全都吐了出来。

“很早以前哨子村就被称为鬼村了,其实就是这里进来的路好找,出去的路却变来变去,所以知道哨子村的人才越来越少。我足足摸了几天,都找不到出路,不过我却发现了让我无比恐惧的东西……”

老金头说到这,脸上露出了恐怖的表情。

“啥子玩意?”胖子也给勾引的有点紧张。

“我弟弟和我亲戚的尸体,他们直挺挺地死在帐篷里,死之前的神情和在墓冢里的那些人一模一样,五官彻底的扭曲变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而那五件瓷器,就放在他们的胸口上。”

老金头继续说道:“回来之后我想起了曹四指的话,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于是我就怂恿几个村民带着几件瓷器出去卖,他们的下场完全一样。我开始明白为什么你爷爷他们不要这些东西了!我还乐观地以为这是巧合,于是试探了几次,可这些瓷器真的不能拿,我他妈到现在还不敢离开这里!”

最后几句话老金头几乎是神色狰狞地吼了出来,把我们都吓了一大跳。

“有这么邪门吗?那如果你不拿这些东西,不就可以出去了吗?我爷爷出去之后也没见他们有什么事情啊。”我听的也觉得毛骨悚然的,这种事情也太诡异了。

“小兔崽子,你爷爷是什么货色我还不知道。”

老金头又大声咆哮了一句,似乎是受到了我这句话的刺激。

“他们一定是知道什么秘密,当我们发掘到那件金缕玉衣还有那些瓷器的时候,他们根本摸都不摸一下。要是那晚我没听到他们的谈话,估计现在尸体都被蛆虫给吃了,我他妈敢出去吗?”

听完老金头的咆哮,我们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如果不是我从那张照片里发现端倪,我们很可能就这么离开哨子村。现在一下子得知了如此庞大的信息量,这让我们都有些消化不过来。

老金头嘴巴里的东西,我爷爷从来没对我说过,我只记得他一直对那口青羊樽念念不忘。其实按照价值来说,这十件瓷器的价格未必会低于那口青羊樽。

但是我爷爷为什么会对这玩意如此发了疯的痴迷呢?

还有那些接触瓷器的盗墓贼,为什么会一个接一个的死?

从老金头口中套出来的话,不仅没有让我们得到解惑,反而是陷入到了更深的谜团中。

当我们赶回蜈蚣棺那个位置的时候,胖子朝着土坑里瞄了一眼,顿时大叫一声:“叮当,我们给四姑娘耍了,这娘娘腔自己进了墓……”

我们赶紧凑过去,却发现蜈蚣棺已经被推到了一边,原来放蜈蚣棺的地方,居然有一个黑森森的洞口,里面有一股一股的阴风冒出来,让我人不禁打了个寒噤。

“这就是老金头说的那个盗洞吗?”一想到这里面很有可能藏着价值千万的宝藏,我的手臂都忍不住发起抖来。

“叮当,我想试试。”

王援朝突然沉声对我说道,他的表情有种我说不出来的坚定,可能即便是我反对,他也会独自进去。

我看王援朝的表情,就知道这汉子应该跟我一样,被钱逼到走投无路的地步了。

“叮当,人生能有多少次机会遇到这种土坑,哪怕是不拿东西咱也要进去见识一下是吧?毛主席都说了,实践才是唯一的出路,而且他娘的下面不是有个先锋开路了吗?”胖子双眼发光,在一旁怂恿我。

陈驼子没有说话,似乎也是默认了。

我们现在这种情况,就跟那些贩毒的人一样,在暴利面前,就是枪毙也会铤而走险。

我满肚子纠结,说实话我现在就跟小孩子一样,是既兴奋又害怕。不过在旁边两人的支持之下,最终我还是做了我人生最大的一次抉择:去土坑里看看!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