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颜子澈叶心悠小说_颜子澈叶心悠双面总裁杀手妻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09 16:31

这本连载中小说双面总裁杀手妻讲述了主人公颜子澈叶心悠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慕容依依的倾心巨作,双面总裁杀手妻精选篇章:叶心悠轻轻叹了一口气,原本迷茫的眼神被颜子澈无意识砸吧了俩下嘴的动作瞬间柔和下来,那颗自以为坚硬似铁的杀手心彻底的软了下去。

双面总裁杀手妻

推荐指数:8分

《双面总裁杀手妻》在线阅读全文

双面总裁杀手妻第四章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叶心悠轻轻叹了一口气,原本迷茫的眼神被颜子澈无意识砸吧了俩下嘴的动作瞬间柔和下来,那颗自以为坚硬似铁的杀手心彻底的软了下去。

罢了,强了人家还要杀掉他,自己又不是螳螂成精,可不能这么没有良心啊。

一夕之欢,也不过是一场误打误撞的美丽姻缘,既然下不了手,那只能远离了。

留恋的再次看了一眼还在睡梦之中的颜子澈,叶心悠苦笑出声,缓缓拖着沉重的步子开门而去。

叶心悠走了,轻不可闻的关门声音响起,沙发上原本沉睡的颜子澈却忽的一下睁开了眼睛。

对于这大半夜的癫狂,颜子澈到如今都有些摸不着头脑,莫名其妙投怀送抱的女人,且还是身材火辣,容颜绝美的极品,这天上真能掉馅儿饼不成?

天上能不能掉馅儿饼他不知道,即使什么时候天上真的掉下了馅儿饼,恐怕被砸中的人也是鼻青眼肿,丝毫不会有什么欣喜的感觉吧。

早在叶心悠起来收拾的时候,颜子澈就醒了过来,虽然一夜风流也让他腰膝酸软,可固有的警觉性还是让他听到了动静就第一时间清醒过来。

夜店里素未谋面就勾搭上床的事情并不鲜见,可这女人连勾搭这一步都省掉了,直接将自己扑到办事,这也太彪悍了点吧!

颜子澈不是那种自恋到无知的极品男,即便知道自己已经足够的帅,他也不会相信自己已经达到一笑乱人身的妖孽地步。

那么,如此诡异的献身,其中难免参杂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出于他身份的特殊,无非就是陷害与图财俩点。

要么就是商场上的对手正面击倒不了自己,另辟蹊径从作风上下手,虽然如今的国人并不在乎这些花边新闻,但是身为财团的主席,自己的私生活已经可以影响到董事局,甚至是整个企业的发展路线,从此下手,对于整个财团的发展上,无可避免的会带来一些震荡。

若是图财,那就简单了些,造成既有的事实,有着一飞冲天的想法的女子不在少数,但是如此果敢的舍身成事的人,却不多见。

所以,当颜子澈彻底醒来的时候,他选择了继续观望下去,这个女人究竟有什么目的,只图一夕之欢,他不相信。

叶心悠的内心挣扎,种种的表情变幻他无法知道,然而她的犹豫,他闭着眼睛也能深刻的感受到。

只是他不清楚的是,激情的边缘,他已经在生死边缘徘徊了一遭。

叶心悠不声不响的决然离开,一下推翻了颜子澈所有的判断,此刻的他真有些莫名所以了。

“安子,给我查一个人。”百思不得其解,颜子澈顾不上赤身裸体,翻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哟,颜哥,您老人家这会儿终于记得兄弟了?”电话那头传来嬉皮笑脸的应答。

颜子澈苦笑,昨晚要不是接到安子的电话,自己怎么会回头留在极点,要不是留在极点,自己也不至于被一个女人给强了,虽然这个女人够味道!

“少废话,事情紧急,要是起来了你就赶快给我办事,要是还沉沦在温柔乡,我不介意换个方式请你起床!”

“别,我的好颜哥,你倒是潇洒快活了,合着兄弟我就该一边儿喝风去?皇帝还不差饿兵呢,你总得等我起床吧!”

颜子澈苦笑摇头,昨晚的他并没有喝多少酒,如此沉沦倒也是个异数,要怪就怪那女子太过诱人了。

大战在即,硝烟十足的时候,颜子澈就秉持着最后一丝清明,给了约好喝酒的兄弟,也就是安子仓促的发了个短信,取消了聚会喝酒的安排,谁知道这会儿反到成了自家弟兄嘲笑的筹码。

电话那头的安子不依不饶的调笑了几句,这才一本正经的接过话题,听说要调查一个不知道姓名不知道来历不知道身份的三无女,安子不禁苦了脸。

“颜哥,不带这么消遣兄弟的啊,咱一不是中情,二不是国安的,啥资料都没有,我咋给你查啊?”

颜子澈却是很相信自己这个兄弟的手段,嬉笑着丢下一句你自己看着办就挂了电话,惹得电话那头的安子愤恨一通,将不爽全发泄在身旁那还迷迷糊糊的女孩子身上,一时间,春色乍起,搅动满室风情。

T市的市郊有一家不知名的农场,占地不小,却没有挂牌,农场里一溜儿的大棚整齐的排列着,纵横相间,十分规整。里面种植着一年四季不可或缺的瓜果蔬菜,农场的最深处建了一排毫不起眼的二层小楼,楼面斑驳一片,看上去有些年头了。

农场的雇工并不多,满打满算也不过十来个人,整天混日子一般懒懒散散的,隔三差五望外运送一些新采摘的蔬菜瓜果,平常日子里整个农场也就静悄悄的毫无一丝生气。

谁都不会想到,就是这个一眼看去经营不善的农场,却是杀手界声名显赫的龙头组织暗黑在国内的基地,这里哪怕一个看上去苍老无神的老汉,也有可能就是一名杀人如麻,杀手超绝的精英杀手!

破败的二层小楼的内部却并非它外表下理所当然的简陋,虽谈不上奢华,却也布置得中规中矩,二楼的尽头是一间不大不小的会客厅,此时的会客厅里正烟雾缭绕,看样子就像失了火一般。

强烈的烟味让刚刚推门进来的男人浓眉直皱,忙打开屋里唯一的一扇窗子,一股凉风涌入,片刻后才将烟雾吹散了一些。

屋子里有一个人背门而立,一套暗灰色的修身西服将他的身形衬托的无比挺拔,自从男子推门、开窗一系列动作完毕,他至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

“魔王,任务失败!”男子语速奇快,言简意赅。

背立那人微不可闻的轻嗯了一声,沉默了片刻缓缓转过身来,狰狞的面具在逐渐稀薄的烟雾中越发显得诡异无比。

“点子很扎手?”声音平淡无奇,听不出其中夹杂有任何的情绪。

男子微微一犹豫,视线在面具男人的脸上掠过,却不敢碰触对方的眼神,赶忙将目光略略下移了几分,这才开口回答道:“不,是夜影放弃了任务!”

听着手下的回报,魔王隐藏在面具后的脸庞看不出任何的表情,而露出在外的双眸却掠过一丝疑惑。

“放弃?夜影不是才入行的菜鸟,这样的杀手大忌她怎么会犯?”语调波澜不惊,魔王的话像是询问,又如同自言自语。

男子下意识的摇摇头,还没有答话,魔王再次开了口:“既然放弃任务,总是有什么原因吧,不管是什么理由,杀手的规矩不可破,去,让夜影来见我,另外通知内务执法的弟兄开香堂!”

男子闻言并没有动,一脸的欲言又止。

感受到手下的异样,魔王弧线坚毅的双唇抿了抿,顺手拿起桌上的雪茄点燃,锐利的眼神在他身上停留不动,却是一言不发。

五大三粗的男子感受的来自魔王眼神的压力,身子微微一颤,额头已然有汗渍慢慢沁出,作为暗黑的老人,他自然知道魔王的习惯,一旦点上雪茄,那就是他怒火上涌的前兆。

不想受到池鱼之殃,男子头垂得更低了一些:“魔王,夜影已不知去向,而目标安然无恙,所以我才知道她放弃了任务。”

这话回得却是有些弊病的,目标安然无恙,杀手却杳无踪迹了,难道就一定是杀手放弃任务,而不是杀手失手殒命?

然而无论是高高在上的魔王,还是一直作为二线接应也是监督的助手,也就是回话的这个男子,潜意识里,他们压根儿就不相信,堂堂暗黑的三号王牌要干掉一个财团大少,即使对方护卫力量再如何强大,脱身总不是问题吧,失手殒命?岂不是天方夜谭!

而消失无踪的夜影如果真的失手,在保命没有问题的情况下,她一没有联络助手,二没有返回组织,那只有一个理由,她已经放弃了任务。

对于杀手而言,接下单子而放弃任务那是极为耻辱的事情,且不算同行会看不起,就是杀手自己所在的组织也不会轻易放过,这样的行为会给杀手组织的声誉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对于杀手而言,这样的行为也算得上背叛了。

魔王的眼中浮起一丝阴霾,联想到夜影前段时间的请退,心中升起一种复杂难言的情绪来。

你就这么想离开吗?是厌倦是杀手的生活,还是厌倦了组织,或者是厌倦了……我?

你选择了离开,我给你光明正大的离开方式,如今你这么做,是在挑战我的底线,还是藐视我的威信,公然的将巴掌甩到了我的脸上,我能容你,组织也能容你吗?

天下之大,你又能逃到哪里!

魔王狠狠的攥紧了手心,青筋闭露的掌背昭示了他内心的愤恨,夜影!你可知道,即便整个组织的背离,都远不及你给我带来的伤害之大!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魔王转过身去,冷冷的丢下了让人胆颤心惊的八个大字。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