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天命绝卦小说在线阅读_天命绝卦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09 17:02

最近有很多网友在找一本主角是林一元叶薇竹的小说,今天为你带来这本主角是林一元叶薇竹的小说《天命绝卦》,小说的作者是囚虎,体验囚虎笔下林一元叶薇竹的爱恨情仇。本站为你带来天命绝卦第12章:颠倒黑白。相比叶世杰而言,司马南则狡猾的多,甚至于奸诈,面对突如其来的困局,老家伙眼珠子贼溜溜一转,扫视着院子里的景象,刹那间计上心头。

天命绝卦

推荐指数:8分

《天命绝卦》在线阅读全文

天命绝卦第12章:颠倒黑白

“哎呀!大凶啊!”

被叶薇竹驳的满面通红的叶世杰愣是吓了一大跳,因为他距离司马南最近,处于声源位置,突如其来的喊叫给他带来了一百点伤害值,而其他人也一脸不解。

“大师,您这是怎么了?”叶世杰茫然不知所措的问道。

冷哼了一声,司马南阔步来到已经破败的葡萄棚下,掏出随身携带的罗盘四下打量,目光深沉似水,看到后来直摇头道:“此乃光煞大劫,叶老先生本就体质孱弱,此时引来光煞,非要了命不可。”

纨绔大少叶世杰别的不会,装腔作势最有心得,听到司马南的话,随即怒目圆睁,亮开嗓门咆哮道:“谁他妈干的,怎么把葡萄棚给拆了,谁想害死我爸本少就弄死他。”叶世杰不分青红皂白就扣下了一定大帽子。

边上的保镖顿时就急了,纷纷把目光投向叶父,眼神中布满了无辜之色。

叶父深感疑惑,因为之前林一元说过,屋前不可有枯树,否则会牵连家中长辈遭受无妄之灾,而司马南似乎有不同的见解,为了自家性命着想,叶父不由得对林一元所说过的话产生了怀疑。

“司马先生,有话请直言相告,就你刚才所说的光煞是怎么一回事?”一码归一码,叶父身子骨虽弱,可耳朵却灵光的很,凭借敏锐的洞察力,一下子就问到了要害。

司马南先前故弄玄虚,因为他对叶家太了解了,再清楚不过叶父的秉性,也正如司马南所总结的那样,叶父是个生性多疑的人,而且好奇心极重,与自身稍有牵连的事情就非得弄出个子丑寅卯来。

“叶先生,不是我危言耸听,导致您突然病倒的罪魁祸首就是光煞,幸好门前有葡萄棚阻隔,将大部分光煞拒之门外,所以您的病况才得以延缓,现在葡萄棚被连根拔去,对您大不利呀!”

司马南的表情痛心疾首,摇头叹息间目光微微瞥向林一元,显然他已知晓,建议伐掉葡萄树的人就是所看之人。

从白色路虎进门到现在,林一元一直没开口说那怕半个字,此刻他却再也忍不住,被深深激怒,实在忍受不了司马南的胡说八道。

“司马先生,您说的不符合风水逻辑呀!门庭乃是阳宅气口所在,藏风纳气的入口,若是被遮挡住,岂不是大不利吗?常识性的问题您都能搞错,颠倒黑白的功夫可不一般呀!”林一元毫不客气讥讽道。

“颠倒黑白?哼,好大一顶帽子,年轻人,风水并非一层不变,事物都有两面性,照本宣科之人只是书呆子,莫要被书本贻误思维。”司马南同样不含糊,反唇相讥不露破绽,起码叶父心里疑窦更浓了。

事情闹到这一步,已经无法收场,只得分出一个胜负才可了断,一场豪门中的兄妹内争,演变成了双方风水师的斗法,孰强孰弱全在三寸舌尖。

“林大师,加油,我坚信你是对的,司马南想要害死爸爸,我决不答应。”叶薇竹的神情颇为坚定,说话的时候,眼神灼灼盯着叶世杰,锐利如鹰隼一般的目光令叶世杰深感不安。

紧要关头,叶世杰也不弱场,强自镇定与妹妹对视,眼中几乎要迸出火花,而作为父亲的叶父则两头摇摆不定,疑心思考着一双儿女到底是谁要害自己。

“好一个一层不变,老祖宗传承千年的风水理论到你这,嘴皮一翻就颠倒了,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众所周知,精、气、神乃是主导人体的关键,三者旺盛则体质康泰,长期处于阴晦之地,体质便会衰弱,你所说的光煞乃是视觉干扰,并非阳气过盛所致,这难道不是常识吗?”

林一元据理力争,听得叶父深以为然。

“跟我说常识,光乃阳火之源,受到强光侵扰,天长日久体内就会集聚火毒,轻则皮肤受创,一旦火毒攻心则性命不保。”司马南强词夺理的同时,还不忘制造恐慌,给叶父施压。

“叶先生身居室内,气口迎光能够驱除阴晦,增加室内阳气,又不是去烈日下暴晒,哪来的火毒?”林一元瞪眼反驳,在学术论点上不让分毫。

“哈哈••••••这就是你居心叵测的地方了,不对,准确一点来说,应该是叶薇竹大小姐指使你谋害叶先生,所以你才想出这么一招狠毒但又不易被人察觉的方法,可惜你遇上了我。”

司马南似乎揪住了什么把柄,神态举止显得有恃无恐,他这副样子倒是把叶父给蒙住了。

“薇竹,真是这样吗?”叶父责问女儿,看向林一元的目光也不再信任,充满了提防。

“爸爸,我真的没有害您,是哥哥想谋夺家产,所以才针对我,今天他还在我的车上贴了一张迷魂符,幸好有林大师在场,要不然我就掉下悬崖摔得粉身碎骨了。”

在这个世界上,叶薇竹可以不在乎任何一个人对自己的诋毁,可父亲一个异样的眼神却让她如坠冰窖,极力解释着,情绪也逐渐失控。

“我已经说了,那只是一个玩笑,没有害你的意思,妹妹,你太让哥哥失望了,还迷魂符呢!一张纸就能害人吗?你的谎话太好笑了。”叶世杰见缝插针,轻描淡写把谋杀事情淡化。

无助的念头涌上心扉,关键时刻,林一元冷脸质问道:“砍去葡萄树只是为了给屋内增添阳气,难道这样也算是谋杀?”

司马南似乎胜券在握,嗤笑道:“你不知道叶先生丧偶多年吗?难道叶大小姐都没告诉你?别死扛了,叶先生积存阳精多年,外加劳心劳力,他还有一个爱好,就是喝烈酒,长此以往,致使部分器官衰竭,而这座别墅又建在阳气鼎盛之地,若不是有葡萄树遮住光煞,后果不堪设想,你却建议将树砍去,这不是谋杀是什么?”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