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天命绝卦免费阅读章节

发布时间:2018-10-09 17:02

今天为大家带来的小说是由囚虎著写的小说《天命绝卦》,小说主要讲述了林一元叶薇竹之间的爱情历程,小说内容十分精彩,快来阅读这本小说吧。本站为你带来天命绝卦第11章:门前有枯树。凭借阴阳辩位术和罗盘的指引,被困迷雾的林一元和叶薇竹顺利脱困下山,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叶父突然重病缠身,使得林薇竹心急如焚。

天命绝卦

推荐指数:8分

《天命绝卦》在线阅读全文

天命绝卦第11章:门前有枯树

保时捷跑车一路疾驰,风驰电掣一般回到叶家别墅,情急之下的叶薇竹不断按着喇叭,屋内的保姆闻声疾步跑出,镂刻着精致花纹的对开大铁门嘎吱一声被拉开,跑车呜的一声冲进院内。

来不及多说废话,叶薇竹毫无防备的拉着好似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林一元,穿过门前的葡萄棚朝别墅内跑去,顺着楼梯直上,哐当一声推开房门。

“爸!,你怎么了?可别吓我呀!你怎么变成这样了,你说话呀!”见到躺在病床上形容枯槁的父亲,叶薇竹的情绪陡然失控,扑到床前,攥着父亲的手,一丝冰凉的冷意钻入心扉。

自打来到别墅开始,出于职业本能的林一元就一直在暗暗打量周遭风水格局,结果真被他发现了一点异样。

此刻进入主卧,并未察觉什么异常,于是嘴里念念有词道:“屋前有枯树,枉死长辈人,此乃凶兆呀!”

咳咳咳••••••

听到了林一元的嘀咕,早已无措的叶薇竹好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正要问话,陷入沉睡的叶父睁开了一双乌黑的双眼,连续干咳了好几声,满是疲态的眼皮才竭力的颤抖着睁开,露出一对混沌的眼珠。

“乖女儿,你回来了,爸爸没事,你别哭啊!”叶父费力的抬起手想摸叶薇竹的脸颊,可怎么也做不到,而后叹息了一声,看向林一元:“这位是?”

叶薇竹哽咽着介绍道:“他叫林一元,是一位风水大师,本领高超,今天工地上挖出一口棺材,里面有一只紫僵,要不是林大师出手,后果不堪设想。”

听说眼前这个打扮独特的小伙子竟是风水大师,叶父显得很惊讶,混沌的老眼闪过一抹精芒,点头说道:“刚才我迷迷糊糊听到有人说们门有枯树,枉死长辈人,如果所料不差,应该是林先生说的吧?”

叶薇竹刚才就想问这件事,此刻父亲提及,她不由得心怀忐忑的看向林一元,期待着什么••••••

“叶先生您好,此话确实是我所说,刚进门的时候,我瞧见您家门前正南方位有一棵枯树,心里已有所感,现在看见您这样,也证实了我的猜测。”林一元颇为认真道。

“那有什么办法化解吗?林先生,求求你一定要帮忙,花多少钱我都愿意,只求你能救救我爸爸。”关心则乱,叶薇竹心念父亲,焦急之色溢于言表。

“我已经收了叶总五十万,眼下这点小事顺手而为,不必谈钱。”林一元不是不要多赚一笔,不过眼下这事只要稍微改动一下阳宅风水即可,若是狮子大开口未免太过贪婪。

“林先生不必推辞,若能救我性命,那就是再造之恩,你就是我的救命恩人,些许酬劳不足挂齿,还请林先生不吝指教。”能活着谁也不想死,除非想不开,叶父饱经沧桑浮沉,更有亿万家财,自然惜命。

“真的不必了,叶总只要派一两个人去把门前枯掉的葡萄树给连根拔起,就可避免灾祸。”林一元无奈之下,只好开门见山说出方法。

但叶父有些不大相信,脱口反问:“只要拔掉树就可以了?”

林一元只得解释,说:“在风水中,门庭又称‘气口’,正对大门绝不可有树,因为树在门前,不但阻扰阳气生机进入屋内,屋内的阴气也不易驱除,尤其是枯树,不管是倒地的或还是直立在地上的,在风水上会影响到家里人的健康和情绪,老人家枉死,医药无效,而且有导引贫贱的力量,更何况您家种的是葡萄树,这种树阴气极重最容易招来蛇,最好连根拔除。”

有了林一元这番解释,叶家父女不敢怠慢,赶忙招呼院子里的保镖去挖树,对于这个奇怪的任务,保镖们深感疑惑,却都没说什么,各自找工具去干活了。

叶父本想栽种葡萄以衬雅观,不曾想险些因此丧命,在叶薇竹的搀扶下下楼,看着葡萄架被大片砍掉,心里多少还有些心疼。

没过多久,随着葡萄树被伐光,原本被葡萄架阻挡的阳光豁然照入屋内,阴气森森的客厅顿时升起一股暖意,莫名的寒意也消失一空。

前后对比感觉明显,叶父极为高兴道:“砍得好,本想制造点高雅出高雅的环境,谁料惹了大祸,幸好有林大师在,要不然我命休矣。”

眼看着夕阳西斜,但叶父盛情难却,非要留林一元在家吃饭,林一元正准备答应,不料门口传来一阵跑车的嗡鸣声,正在院内清理葡萄藤的保镖吓得纷纷闪避。

一辆白色路虎嘎吱一声停在院内,地面上留下一圈黑色刹车痕,足足有五米长,随后,叶世杰和司马南相继下车,当他们准备谈笑风生时,司马南瞧见了站在叶父身侧的叶薇竹和林一元,笑容顿时僵住。

“他们••••••”司马南显得很吃惊,抬手指着别墅门口。

叶世杰顺势一望,随即也跟吃了苍蝇似得,惊呼道:“你们怎么••••••回来的好早。”话到最后,叶世杰突然改了口风,正暗自庆幸没说漏嘴,可叶薇竹眼中却火冒三丈,缓步走下台阶。

“我们怎么还活着是吧?怎么没有掉下万丈悬崖摔死,或是出车祸粉身碎骨是吧?我的好哥哥,你不就是想说这句话吗?怎么改口了?”越说越气愤,一连串的反问,临了叶薇竹几乎是吼出来的。

“你别误会,听我解释,真不关我的事,哥哥只是跟你开玩笑的,对对,都是他,是司马南,他说符纸能辟邪,哥哥怕你••••••”叶世杰脑中一片混沌,说话颠三倒四,双手不断比划着。

一旁的司马南也涨红了脸,一天之内被叶世杰这个蠢货出卖了两次,每一次这家伙都不打自招,气得他想跳脚。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