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林一元叶薇竹by囚虎_天命绝卦囚虎小说

发布时间:2018-10-09 17:31

已完结小说天命绝卦是来自掌中云平台的一本男频小说,作者为囚虎,天命绝卦囚虎精彩节选:“林大师,人这一辈子凡事都有个忌讳,门前栽桑树,这可不就是催丧嘛!亏我还倍加信任司马南,委任他做公司的风水顾问,他就这么报答我,居然犯下这样常识性的错误”

天命绝卦

推荐指数:8分

《天命绝卦》在线阅读全文

天命绝卦第17章:九宫索命阵

刚植下的桑树转眼又被统统推倒,累得跟狗似得保镖们嘴上不说,心里可都骂开了锅,腹诽着将树合力拖走,地面上留下九个大坑。

“林大师,人这一辈子凡事都有个忌讳,门前栽桑树,这可不就是催丧嘛!亏我还倍加信任司马南,委任他做公司的风水顾问,他就这么报答我,居然犯下这样常识性的错误”

抑制不住愤怒的叶父大肆谴责司马南,苍白的面颊上还带有一丝余悸,可听他中的意思,并不认为司马南是在刻意害他,只是犯了一个低级错误而已。

作为听众的林一元似乎有点心不在焉,目光紧盯着前方大坑,眉宇紧锁在思考着什么,边上的叶薇竹察觉到林一元的异样,唤道:“林大师。”

定了定神,林一元回头扫视父女二人,指着九个大坑说道:“你们看这九个坑,在风水上,此乃‘九宫索命阵’,两者布局分毫不差,配以桑树加持,能够颠倒运势,致使阳宅里的人暴毙而亡。”

聒噪许久的叶父瞪大了双眼,声音随之戛然而止,盯着大坑看了半天才言语道:“九棵树我知道,种下之前司马南与我说过,古代帝王号称九五之尊,所以‘九’乃是数之极,至尊至贵,具有王霸正气,可镇邪驱魔,荫蔽家宅。”

闻听这番大论,林一元只得苦笑摇头,举例解惑!

“世间阵法殊途同归,依据一元、两仪、三才、四象、五行、六合、七曜、八卦、九宫、十方相互推衍得来。就比如三国年间的诸葛八阵图,这便是根据八卦推衍出的幻阵,能够困住千军万马。”

看了一眼惊恐不定的叶父,林一元接着说道:“同样的,只需稍稍改变阵势,八卦幻阵亦能变成八卦招财阵,关键在于变动,而九宫阵法千变万化,其中就有杀阵一门,是绝顶厉害的煞阵,一旦启阵,不出三日,您可能就一命呜呼了,至于十方大阵,可惜早已失传,我也只是听师父提起过,所学仅局限于一元至九宫。”

瞧着林一元满脸可惜的表情,叶父心头一揪,孱弱的身子在晨风中摇摇欲坠,叶薇竹赶忙将其扶住,急促道:“爸,您没事吧?现在阵法已经破解了,你不用太担心,还有林大师在呢!”

坐回门口的椅子上,叶父稍作喘息,抚着胸口顺了顺气,抬眼打量林一元,指着边上陪坐说道:“林大师请坐吧!”

看到叶父风烛残年的模样,林一元心里有些不忍,看了一眼边上的椅子没有落座,欠身劝慰道:“叶先生,九宫索命阵已经破除,药酒我也如约送来,您只需好生调养,假以时日定能康复如初,我就不打扰了,您多珍重,告辞!”

该做的也都做了,所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林一元觉得没有继续留下来的必要,所以不愿再逗留下去,朝叶薇竹微微颌首转身就要离开。

“林大师,且慢!”叶父突然招手唤道。

“还有什么事吗?”顿住脚步,林一元回过身疑惑打量着叶父。

“人老了,脑子不好使了,想事情、看问题都不够透彻,之前因误会多有得罪之处,还请林大师海涵!”一瞬间,叶父似乎苍老了不少,眼角的皱纹挤作一条条深邃的沟壑。

“叶先生不必这么客气,我只是在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更何况您是受害者,而司马南成名已久,我与他相比,则声名不显,您的主观判断被误导在情理之中。”

心宽似海的林一元用对比的方法给叶父找了个台阶下,低调的表现使他的人格魅力瞬间拔高。

“经过这两日的接触,林大师的本领和人品有目共睹,相逢即是有缘,有些事我就不瞒你了,还请林大师移步书房,有事相求,拜托了!”叶父扶着椅子两端把手起身,目光中充满期待。

在旁沉默的叶薇竹一听父亲居然邀请林一元去书房,眼神顿时古怪起来,在她的印象中,就连司马南也没享受过这待遇。

在比较讲究点的人家,书房是会见密友的场所,接待普通客人只需在客厅即可,而叶父就是这样一个讲究的人,凡事喜欢划分个档次,以体现规格与待遇,能进他的书房之人屈指可数。

进入书房,双方分宾主落座,保姆送来茶水,林一元细看了一眼保姆,觉得很陌生。

“这是新来的保姆,之前那位连夜就辞工了,加薪水也留不住,我找你来也就是为了这件事。”看出林一元的诧异,等到保姆出门叶父才解释说。

“哦,是怎么回事?”林一元深觉疑惑问道。

“薇竹,你去叮嘱厨房中午多做两个菜,我要留林大师一起吃饭,快去吧!”叶父没忙着解释,似乎有意要把叶薇竹打发离开。

“好!”眼神稍显犹豫,叶薇竹应声照办。

等到叶薇竹出了房间,叶父才娓娓道出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我太太去世早,为了孩子着想,这么些年我也没再续弦,近来每夜入睡都能梦见太太,在梦里头缠绵。”

说着说着叶父自个也觉得臊得慌,毕竟这都是难以启齿的事情,所以一直都没跟旁人言语过,可一段时间下来,体质每况愈下,如油尽灯枯一般,料到自己再这么耗下去,定然会撒手人寰,所以才借着机会与林一元吐露心事。

“还有这等事?”暗暗咋舌的林一元忍不住打量四周风水格局,与前一日所看过的卧室一样,风水不存在问题。

“确实如此,起初我只当是太过思恋亡妻,能在梦中相会再续年轻时的恩爱甜蜜也不失为一桩美事,可一段时间下来,只要夜里入睡,就会做同样的梦,第二天醒来,浑身酸软无力,身体也被掏空了,林大师,你说这是撞邪了还是怎么了?”

既然已经开了头,叶父也没有顾忌,倒豆子似得,把心中苦恼一股脑全吐露出来。

了解了叶父的症状,林一元绞尽脑汁也没想出一个子丑寅卯来,好半天才说道:“叶先生,至于是不是撞邪现在还不好下结论,因为我从未遇上过此类情况,不过我有一个办法,可以一试。”

叶父期待道:“什么办法?”

林一元神秘道:“入梦!”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