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夏至清莫书臣是男女主的小说_1211小说

发布时间:2018-10-09 17:32

小说1211是一本最近很多人喜欢的都市爱情小说,是由作者狸花所写的,小说中讲述了主角夏至清、莫书臣两人之间的故事,小说内容构思巧妙,人物描写生动形象,引人入目,下面给大家带来1211第21章失踪:他垂下手,双眸微合,周身被颓废的气息掩盖,整个人在朦朦胧胧的夜色下,模糊成一个黑影。夏至清被他语气里的失望噎得心堵,顿了半晌却发现找不到反驳。

1211

推荐指数:8分

《1211》在线阅读全文

1211第21章失踪

两人的谈话不欢而散,走之前莫书臣敲了敲她的桌角,“给你三天时间考虑,还有,和那个男人最好把我分寸。”

他目光沉了沉,眼里闪过狠辣,“要不然,我拼了命也得弄死他。”

说完他蓦地俯身在她唇上狠狠咬了一口,夏至清气极,捂住嘴眼露憎恶,“神经病!”

莫书臣回味似的抹了抹嘴角,阴鸷一笑,“呵,我早就疯了。”

生在莫家,他要不疯才是不正常。

夏至清抿紧唇一言不发,等他转身离开,才全身一软瘫坐在椅子上,细长的手指紧紧扒着桌面,骨节泛白。

叶家今天的气氛不大对劲,夏至清换好鞋,正看到林姨朝她使眼色。

她顺着林姨的视线看去,叶衍在半明半暗的台灯下,整个人很是沉闷。

“去哪儿了?”

夏至清皱皱眉,她不喜欢这种质问的语气,让她想到了莫书臣。

她咬咬嘴角,轻声解释,“和莫书臣见了一面。”

“为什么要见他。”

气氛越发紧张,林姨默不作声的离开,把门合上。

夏至清搁下包,走到他得身前蹲下,露出一双清亮的眼。

“我想和他断个干净,但,结果并不如人意。”莫书臣是个偏执的人,他决定要做的事根本没人能阻拦。

如果真的坏了他得事,怕结果就像他和莫母一样,母子决裂。

叶衍怒其不争地瞄了她一眼,划过她的嘴脸时,蓦地顿住。

他伸手抬起她的下巴,眼光幽深。

“告诉我,这是什么?”他磨搓着她的嘴角,手上的力度恨不得搓掉那块皮肤。

夏至清吃疼,皱眉不悦,“他就是个疯子,我也没想到他会突然”

剩下的话夏至清没说下去,叶衍沉下脸,向来冷静自持的人气得手心发麻。

“可你知道他是个疯子,还是自己一个人就去见他,你哪怕是告诉我一声也没有。”

他垂下手,双眸微合,周身被颓废的气息掩盖,整个人在朦朦胧胧的夜色下,模糊成一个黑影。

夏至清被他语气里的失望噎得心堵,顿了半晌却发现找不到反驳。

的确,明知道莫书臣是疯子,她还是去了。就算他用她的父母作威胁,她也知道,她不应该去。

夏至清突然泄了气,就像叶衍对她失望一样,她对她自己也感到失望。

“对不起。”夏至清张了张嘴,最后只能吐出这三个字。

“他的目的是什么?”叶衍强压下心头的烦躁,在昏暗中抬起头来。

莫书臣那种人叶衍颇为了解,做的每一件事都带着强烈的目的性,要说他和她只是单纯见面,那绝对是不可能的事。

夏至清在他的视线下怔了怔,过了会儿突然道,“我们结婚吧。”

这转折把叶衍弄呆了,他凝眉想了想,伸手将她带进自己怀里。

叶衍向来是个绅士懂礼数的人,虽然有的地方透着公子哥少爷特有的嚣张傲气,但那也只是在极少时。

更多的时候,他是冷静自持,温和疏离的人。

像现在一样突然把她搂进怀里,那更是没有出现过的情况。

夏至清身体一僵,不自在地挪了挪身子,有些手足无措,说话都开始舌头打转。

“那个、你,我,我们”

叶衍帮她接下话来,“你想说我们不能太亲密?”

这话太绝对,以至于夏至清都不知道该肯定还是否定。

在她犹豫的空档,叶衍已经松开手,让她挨着他坐下。

“如果连我搂你一下都不行,那谈结婚是不是太强人所难了。”

男人微哑的嗓音让人肌肤发麻,被强人所难的夏至清愣了会儿才摇摇头。

“夏至清,我都舍不得为难你,你更别委屈自己。”叶衍在她发顶印下一吻,眼里满满的温情直要将人溺毙。

因为这一吻,夏至清觉得那块头皮热了几天,连梳头发都会避过。

而三天过后,夏至清不出意外收到了莫书臣的消息。

她盯着手机的短信看了好久,最终叹了声气,把短信给叶衍看了眼。

她耸耸肩,意思很明显:我是要去呢,还是不去?

叶衍一眼扫过就做了决定,“不去,你爸妈那边我已经让人去守着了,不会出问题。”

人家叶衍是谁啊,财大气粗有权有势的锡林市首富之子,也就夏至清觉得他是个普通的富二代警察。

就算叶衍下了承诺,夏至清还将信将疑,小眼神都快飘出了天际,“他的手段很厉害,你能斗得过他?”

叶衍薅了薅她的头发,气道,“你怎么就不想点好的,我哪点比他差了?”

夏至清说不上来他俩谁好谁坏,但怕的是莫书臣发神经。

而对于叶衍来说,莫书臣根本构不成威胁,不过是会咬人的疯狗而已。

可他这想法并没有存在多久,叶衍就为此买单。

夏至清失踪的第一天,叶家乱了。

夏至清失踪的第二天,整个锡林市都乱了。

全城都在寻找夏至清,可是毫无下落。

林姨端了碗白粥放在桌上,望了眼双眼布满血丝的颓废男人,叹了声气,心疼的劝道,“不要急噻,活生生的人怎么可能说不见就不见呢,或许要不了几天夏小姐就自己回来了。”

倚窗而立的男人没有说话,林姨站了会儿,也就离开了。

而他们苦苦寻找的人,此时正窝在山沟里洗菜。

天气渐凉,乡下冷得更早些,河水已经冰凉透骨,拿进去是白嫩嫩一双手,拿出来就成了红通通的。

夏至清捧在嘴边呼了几口气,拎起菜篮子往回走。

走了不两步,就遇上一个黑脸的男人。

夏至清瞥了他一眼,淡定地从他身边绕过。不过莫书臣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她手腕,“不是跟你说了不要一个人乱跑吗?”

“没办法,我受不起一个老人的伺候。”

农房家的主人是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子女儿孙都到了城市里,就剩她一个人守着老屋。

莫书臣不要脸,也没同情心,蹭吃蹭喝还从不帮忙。夏至清做不到像他那样,经常会帮着做点力所能及的小事。

莫书臣扯扯嘴,低头接过她手里还在滴水的菜篮子。

夏至清跟在他身后,不长的路也变得漫长。

她想到了叶衍,犹豫着抿抿唇。

“莫书臣你,什么时候放我回去。”

前面的人脚步一顿,传来凉凉三个字,“别做梦。”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