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夏至清莫书臣小说免费阅读章节_夏至清莫书臣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09 17:32

小编今天给大家带来的小说叫做《1211》,这是一本由作者狸花所写的都市爱情小说,该小说中的主角是夏至清、莫书臣,小说内容非常精彩,情节新颖,下面给大家带来1211第20章生死一线:刚战胜的男人满不在乎的摆摆手,一脸不屑,“我从小打到大,二十几年下来手里积累的招式比他们吃的饭都多。”夏至清眼里溢出笑意,突然发现男人的通性。

1211

推荐指数:8分

《1211》在线阅读全文

1211第20章生死一线

夏至清被他的话吓了一跳,反射性地扭头看他,两目相撞,空气里的温度都变得灼热。

叶衍一把捏住她的下巴,用力不重,但也不给她逃开的机会,双眸凌厉

“夏至清,我对你很仁慈,我不要你的命,只要你的人。”

风吹起层层草浪,唰唰地挠着皮肤,夏至清心里惴惴,下意识坐起来往后褪去。

“怎么,想后悔?”叶衍扶住她的后腰,呼吸抵在她的鼻间,亲昵的暧昧。

夏至清深吸一口气,黝黑的瞳孔转了转,瞥见两个三个人影后猛地一缩。

“不,我怕你没命享受。”

话音刚落,三名大汉出现在三米开外的地方,摩拳擦掌眼露凶光。

叶衍收回手,起身拍了拍手上的草屑,去应战时还不忘回头提醒草地上紧张到浑身绷起的女人,“就在这等着,要是害怕就把眼睛闭上。”

夏至清不敢摇头,也不肯点头,她直直地盯着他得背影,看他和三个男人纠缠在一起。

哀嚎声在空旷的草地上响彻云霄,渐渐的,保持着同一姿势夏至清身体开始发麻,可心却放下来了。

她嘴角咧出一抹笑意,朝向她走来的男人招招手。

“你在哪儿学的?想不到这么能打。”回去的路上夏至清问他。

刚战胜的男人满不在乎的摆摆手,一脸不屑,“我从小打到大,二十几年下来手里积累的招式比他们吃的饭都多。”

夏至清眼里溢出笑意,突然发现男人的通性。

“既然打得过那为什么我们要跑呢?”

“当然是看你会不会抛夫弃子。”

叶衍清冷的脸慢慢变得生动起来,沾了地气,更像一个活人。

“可我还没答应嫁给你啊?”

“嗯?”叶衍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威胁,“你敢出尔反尔?”

夏至清耸耸肩,不置可否。

其实她心里也有自己的顾虑。一是她和他认识的时间实在说不上长,他得感情也来得太突然,让她不知所措。

二来呢,莫书臣和莫茜茜就像一个定时炸弹,不真正的处理好他们两人,她没法安下心来。

还有莫母,她到底安的是什么心?

夏至清疑惑的事情没过多久,叶衍就把答案摆在她的眼前。

夏至清略略看了眼里面的内容,事实比自己想象的残忍,但她反倒没有自己预想的难受。

合上文件,她托腮沉思,闷了会儿才抬头望着倚在桌前的男人,难掩委屈,“你说他们母子俩斗就斗,把我掺和在里面踢来踢去有什么意思?”

“没事,会给你报仇的。”叶衍抿了口咖啡,身上弥漫淡淡的烟味。

“算了吧。”夏至清有气无力的摆摆手,“太累了,叶衍,我不想再和他们斗了,也不想沦为任何人的战利品。”

叶衍手僵了僵,半晌才回她,“有些路一旦走出去就回不了头。”

他手里的咖啡杯晃了晃,咖啡的香气霸道的侵占空气,让人沉浸其中。

“但你,我一直用心对待。”

门吱呀一声合上,夏至清抬起头,眼里充满迷茫。

信,不信,都是在一念之间。

莫母为了阻止儿子和妓女的女儿交往,特意找了个干净健康的女孩子,让他们交往,结婚。

如果一切按她所安排,接下来会是怀孕、生子。

所以莫母才会格外注意她的身体,为的不过是生下一个健康的孩子。

两母子相斗,儿子在关键时刻奋力反击,自导自演了一场干妹妹失踪的好戏,然后怪在她的身上。

然后她迎来了她的噩梦。

莫书臣啊,连莫母都斗不过的狠角色,更何况约束了他自由和爱情的女人。

也怪不得在离婚后,他还三番两次想置她于死地。

只是可笑,她入戏最深,被骗得团团转还把真心掏出来捧给别人糟蹋!

夏至清抹了把泪,决心不再和莫家人有纠缠。

追杀一事过后,叶衍凭借当场收集的证据和三个壮汉的口供把背后主使送进监狱,并判了无期徒刑。

不过让人意外的是,主使不是他们以为的莫书臣,而是莫茜茜。

莫书臣约了夏至清在警察局旁边的咖啡馆见面,言语间暗含威胁,把她在外省的父母提了两三次。

夏至清在他对面坐下,神情冷淡。

“你看起来变了很多。”莫书臣点了甜点和咖啡,精致的甜点摆在桌面上让人赏心悦目。

都说甜点会让人心情愉快,莫书臣希望这是一次愉快的见面。

夏至清扫了眼,没有动手,“可能是换了眼睛,看清有些人的真面目,态度不同,你自然也觉得我变了。”

“看来你很满意我。”莫书臣抽出雪茄在鼻间深吸一口,浓重的尼古丁正符合他的品味。

他似笑非笑,眼里的神色迷惑诱人,慵懒出声,“你变得更迷人了。”

夏至清浑身一寒,汗毛直立。

“抱歉,我只觉得你让人厌恶。”

莫书臣手上的动作一顿,眼里的笑意更甚,只是无端笑得让人发毛。

“说正经的,我们重新开始你看如何?”

他弹弹烟灰,食指上有圈淡淡的黄痂,看得出他经常抽烟。

夏至清越发不耐烦这次谈话,她抬手看了看腕间的表,冷声拒绝,“我没兴趣再做你们母子间的牺牲品,也没那本事配合你们演戏。”

“再说你不是几次想要了我命么?”夏至清双手环在胸前,佩服自己竟然能做到坦然无畏,“莫书臣,你凭什么认为我还会冒着生命危险傻呵呵地回到你身边?”

她没那样的本事,她也很惜命。

莫书臣因为她的话笑了笑,不惊讶她能知道这么多,也完全不同意她的话。

他拈起一角黑森林小蛋糕,凑到她的嘴边,嗓音低沉,“我怎么会舍得让你死呢?”

”你看,我还记得这是你最爱吃的蛋糕是它,不是吗?”

夏至清秀气的眉紧紧蹙起,半晌才道,“莫书臣,你有病。”

莫书臣一怔,指尖的蛋糕掉落。

随后不在意笑笑,“你说得对,我有病。”

这世上有病的人多了去了,就像他们莫家,各个都是疯子。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