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暗网吴昊天汪梓涵萧琳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09 18:02

已完结小说暗网是著名作家济水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吴昊天汪梓涵萧琳,该小说划分在男频小说,灵异小说暗网精选篇章:而此时的安惠紧张的却不敢抬头去看坐在那里的刘裴刚,而刘裴刚纳闷她怎么带安惠来了于是问道:“萧琳,安惠你们一大早跑我办公室啥事?”

暗网

推荐指数:8分

《暗网》在线阅读全文

暗网第13章 死因(上)

“这个等我明天上班了仔细化验一下的话,就会有结果的。今天真的太累了,我先休息了啊!”

说完转身要回卧室的时候,突然想到一件事转身说道:“琳琳,怎么我都让你转交了那么多的书信了,裴刚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萧琳听完后笑着睁开眼睛说道:“这就叫,男追女隔层纱,女追男隔重山啊。ge命尚未成功,同志任需努力。”

“臭琳琳,又笑话我。早知道这样的话,今晚我就不帮你了啊!”安惠撅起嘴说道。

“我的好惠儿,我这不也是替你着急吗,谁让咱们家的惠儿思春想男人了呢!”

一句话臊的安惠满脸通红,扔下手里的毛巾就分身扑到了萧琳的身上,拿起沙发上的一个靠垫就按在了她的脸上并叫嚷着说道:“我让你再笑话我,憋死你!”

安惠突然愣在那里,低头看着手中的那个靠垫发呆。萧琳大口喘着气整理了下凌乱的头发,正要反击的时候可看到安惠的表情时纳闷,问道:“惠儿,你怎么了啊?”

“琳琳,你看这是什么?”安惠指了指手里的靠垫说道,“靠垫啊,怎么了啊?”

安惠从靠垫上揪下几根靠垫的绒毛说道:“你再看这个呢?”

萧琳接过来摆在手心里仔细观瞧着,瞪大眼睛说道:“惠儿,你的意思是说方大忠身体里的纤维物是这个?”

“这个也只是我的猜测,你想想,如果是方大忠因为食用其他物品,不小心吞食纤维物的话,可以解释过去。但是在他的鼻子还有肺部同样也有这样的物质,那就不能说是意外了啊。”安惠抬起手中的靠垫,又做了一个想要去捂住萧琳口鼻的样子。

萧琳恍然大悟,惊喜的喊道:“你的意思是说,他是被人用靠垫捂住了口鼻,窒息而死的啊!”

“就目前的情形来看,可以这么解释但是在没有充足证据的话,也不能绝对的肯定就是靠垫,也有可能是其他毛绒玩具此类的东西!”安惠把靠垫扔在沙发上。

萧琳想了想之后说道:“如果真如你所猜想的,人在被害时会做出一定的反抗,可是他们在现场也没有发现任何搏斗和挣扎的痕迹,一个正常的人怎么会在这种情况下毫无反应呢?”

安惠也觉得百思不得其解,“等我明天的化验结果出来后,一切都会真相大白了。好了,我先休息了啊!”

萧琳看了看手中的纤维物,琢磨如果真如安惠分析的这般,那方大忠的肯定是他杀,可为什么他的身体却没有丝毫反抗的迹象呢,本来觉得柳暗花明时没想到反而又变得迷雾重重。

……

捧着那张写有IP的纸条,汪梓涵使出了浑身解数却始终没能查出源头,气的推开键盘叫骂一声:“好你个吴昊天,该不是糊弄本小姐,随随便便胡编乱造了一个IP打发我吧!”

越想越生气看了看他的Q没在线,直接摸起手机拨通了吴昊天的手机号喊道:“吴昊天,你是不是把本小姐当愚人节开涮,我嗅探了全国所有的IP段,压根就没有此类的IP,不想当我师父也没必要用这种下三滥的方式。”

吴昊天听着她高分贝的叫嚷声,把手机离他的耳朵远远的。听到总算是消停下来后,这才说道:“如果说连这么简单的IP分析你都搞不定的话,还谈什么拜师学艺。就算我答应做你师父,我也不能手把手的从基础知识开始教吧,俗话说的话,师傅领进门,修行看个人了。”

“那你总要给我点明示吧,总之国内没有这类的IP。哦,我明白了这会不会是国外的…….”汪梓涵突然眼前一亮,扔掉电话就继续开始分析。

吴昊天心想我都忙活半天没有找到答案了,就凭你个小丫头片子又怎么能完成呢。这样起码自己也算清静了,起码短时间内汪梓涵不会再来纠缠他了。

IP,这个IP的秘密与方大忠的死又有什么联系呢,这让吴昊天也困惑不解。既然警局不重视他的那个报警电话,那又为什么会利用他们的内网IP对外发布这个帖子呢,发帖人和方大忠是什么关系,又对他的死了解多少呢。

如果说警方出于谨慎的态度,并未对匿名报警电话展开大范围的调查,那假如自己想办法将这段视频发给警方的话,他们还会坐视不理吗。

躺在床上的吴昊天翻来覆去的拿不定主意,到底是发布还是继续隐瞒。

骨碌一下坐起来用力的捶了墙壁一下说道:“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我就把你的冤情发出去总可以了吧!”

说完起身来到电脑前,再次打开那段录像认真的又看了一边恶狠狠的说道:“你这个臭女人,为什么要害死他,你们到底有什么恩怨,就算有恩怨也没必要把我也拉上这条贼船吧!”

其实这又怪得了谁,如果不是他好奇偷窥别人的电脑,哪来这么多的麻烦。视频又该以什么方式发送出去呢,而发送出去又会有什么后果,他自己都无法想象。

“不行,报警电话虽然没有暴露我,可一旦这个视频发出去的话,警方要是追查的话万一找到我,我是不是会被当作嫌疑犯抓起来呢,还是作为人证出庭作证呢。”吴昊天又开始犹豫不决起来。

再看看时间都夜里两点多了,窗外淅淅寥寥的灯光也让他觉得有些困了。可闭上眼睛却怎么也睡不着,满脑子都是那段视频和方大忠的声音,心力憔悴的他拉开抽屉取出一瓶安眠药,倒出两片直接扔进嘴里水都没喝就咽了下去。

过了二十多分钟后,他的上眼皮和下眼皮总算是合在了一起,直接坐在椅子上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萧琳就拉起还在熟睡的安惠说道:“懒猪,快起床!”

安惠睁开双眼看了看墙上的钟表说道:“大姐,现在才七点,你周扒皮啊!”

“不早了,难道你忘了你的裴刚哥了吗?”萧琳笑着坐在床边说道,安惠听到刘裴刚的名字后顿时醒过来坐起来喊道:“裴刚,怎么了啊,他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啊?”

“看你紧张的样子,就知道你的裴刚,见色忘友。赶紧起床去做化验!”萧琳拖着她的手就朝床下走,“哎呀,又是这个方大忠,琳琳,我都跟你说了,今天他的家属就要带走尸体了,就算我们化验有结果了又能怎么着!”抬手挣开她又躺回到被窝里。

萧琳知道她肯定会这么说,于是凑在她耳边说道:“其实局里停止对方大忠的调查,刘队也很郁闷。如果说你能帮他找到有利证据的,你想想他会怎么样?”

“心存感激,以身相许!”安惠忽的一下坐起来激动的喊道,“这个也不是不可能滴,你自己掂量着办吧,机会错过了就错过了…..”萧琳可是找准了她的命门。

安惠二话没说急匆匆的跑下穿洗漱一番后,拎着警服拖起萧琳就冲出了房间,很快两人就驱车来到了警局。经过一番化验比对后,安惠拿着一份报告书从实验室里走出来说道:“琳琳,看看吧。这的确是一种化纤织物,而且很多是应用于毛绒玩具,或者是我们的那种布艺织物。”

还没等她说完,就被萧琳拽着直奔刘裴刚的办公室而去。“琳琳,你干什么啊?”

萧琳很严肃的说道:“你是这方面的专家,你的话才有说服力,留着这些话跟我们刘队说吧!”

“我又不是犯人,你是不是职业病又犯了啊!”安惠喊道,萧琳才不理会她说什么,一把推开刘裴刚的房门说道:“报告!”

而此时的安惠紧张的却不敢抬头去看坐在那里的刘裴刚,而刘裴刚纳闷她怎么带安惠来了于是问道:“萧琳,安惠你们一大早跑我办公室啥事?”

“刘队,我们有了新发现!”萧琳说完把那几个玻璃瓶和那份化验报告放在了他的桌上,刘裴刚有些纳闷的看了看继续问道:“这是什么?”

萧琳也觉得单凭自己的一面之词也无法说服刘裴刚,于是从身后推了推安惠说道:“安法医,还是你来解释下吧!”

“我…….我….我解释什么?”安惠显得很紧张的说道,“安惠,你怎么了说话吞吞吐吐的,这些到底是什么,萧琳你的意思是说这些于方大忠的死有关吗?”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