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主角关海东白若冰小说在哪看_千娇百媚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09 18:02

很多书友不知道主角关海东白若冰小说在哪看,该小说书名叫千娇百媚,本小说阅读网提供关海东白若冰小说精彩内容阅读:几次把鸡腿递到他嘴边,他都不敢来接,只是一个劲儿地往后躲。我慢慢松开他的小脏手,把鸡腿放在盘子里,连同盘子一起推到他面前,他这才拿起来,狼吞虎咽地吃着。

千娇百媚

推荐指数:8分

《千娇百媚》在线阅读全文

千娇百媚第五章

正吃着饭,从桌子底下冒出一只小脏手,吓得我一哆嗦,手里筷子都不知道飞哪儿去了。高大壮比我镇定,手里握着酒杯,端坐在椅子上,啤酒像打开的水龙头似的,全倒在衣服上。

我拽着那只小脏手,把他从桌子底下往出拖,他抱着桌腿不动弹,我也不敢太用力,生怕伤到他。

高大壮拍着桌子,一个劲儿地嚷嚷喊老板娘过来,吓得桌子底下的小家伙全身发抖,死活不敢露面。

我冲大壮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别吱声,俯下身去,掀开桌布,笑嘻嘻地看着桌子底下藏着的小男孩,用鸡腿哄着他出来。他直勾勾地盯着鸡腿,却不敢伸手来拿。

几次把鸡腿递到他嘴边,他都不敢来接,只是一个劲儿地往后躲。我慢慢松开他的小脏手,把鸡腿放在盘子里,连同盘子一起推到他面前,他这才拿起来,狼吞虎咽地吃着。

“小子!你谁啊?”高大壮蹲在我身边,红着眼睛问小男孩:“你咋在这儿?你爸妈呢?”

小男孩惊恐地瞪大眼睛,嘴里含着鸡肉都不敢往下咽。

我赶紧拦着大壮,不让他继续往下问。这小孩少说也三五顿没吃饭了,先让他吃饱了再说。

高大壮拿起酒瓶,猛地闷了两口,打着酒嗝儿,比比划划地说:“这些狗娘养的家长,生了孩子又不管,通通拉出去枪毙才对!”

他已有三分醉意,说话更是有些含糊不清,颇有些触景伤情的意思。他和媳妇盼了几年才盼来的孩子,竟是别人下的种,如今再看到这来历不明的孩子,心头自是百般滋味不可言说。

约莫着小男孩也快吃饱了,我这才又蹲下身子,朝他伸出右手,慢声细语地说:“宝贝儿,桌子底下脏,咱们出来好不好?”

小男孩虽然不似刚才那样惊恐,但还是有所顾及,不是十分相信我。估计在我之前,也受到不小的惊吓,这才躲着不肯见人。

看他这身黑色小西服笔挺干净,倒不像是街上那些乞讨的孩子。这样的孩子,为什么会藏在桌子底下呢?

“这酒也没法喝了,咱们走吧!”高大壮扔掉手里筷子,起身穿上衣服就要走。

我穿上棉袄,琢磨半天,还是有点放心不下。这小孩看着也就五六岁,把他扔在这里,万一遇到坏人呢?

“大壮,咱还是问问老板娘咋回事吧!就这么放着不管,也不是个事啊!”

“就你心软!自己都快吃不上饭了,还管这闲事!老板娘要说不认识,叫你领走,你咋办?领回去你养啊?”

“不还有110和民政局吗?轮不到咱们操心这些!”似乎是见我要走了,小男孩终于忍不住,从桌子底下探出半个脑袋,瞪着黑葡萄似的大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我。

“叔叔不是坏人,你出来,咱们谈谈行吗?”

我试着向小男孩伸出右手,这次,他把左手递了过来。我心头一喜,赶紧把他从桌子下面抱出来,放在椅子上,拿着湿巾替他把脸和手擦干净,这才开口问他:“宝贝儿,你叫啥?家里人呢?”

小男孩眨眨眼睛,什么都没说。我又问了几句,还是没吱声。

一旁的高大壮等急了,有些不耐烦地说:“这小子该不会是哑巴吧?”

小男孩抬头看了眼高大壮,缓缓点点头。

这下我是没招了,只能抱着小孩去问老板娘。

和高大壮猜的一样,老板娘拒不承认见过小男孩,还催着我们把孩子抱走,别耽误她做生意。我叫高大壮打110,老板娘怕摊事,连饭钱都不要了,就往出撵我们,还埋怨我们多管闲事。

大冷的天,孩子又没穿羽绒服,我只好敞开棉袄,把他裹在怀里,和他一起去附近的派出所。

高大壮满心不情愿,还是陪着我一起去派出所。

派出所值班的小辅警听说孩子不会说话,立刻把纸笔推到他面前,让他写自己的名字和家里人的电话号码。小男孩写下“叶观观”三个字之后,又写下一串手机号码。

辅警当即拨通了那个号码,提示对方已关机,随后通过系统查到电话号码的主人叫“叶小柔”,通过户籍科证实,号码的主人是孩子的生母。

辅警给我和高大壮做了一份笔录,留下我们的电话号和住址,就让我们把孩子先领回去,说是要先寄养在我家几天,等联系到家长,再去上门接回来。

高大壮本就不支持我管这闲事,听小辅警这么一说,当时就急了,立刻呛声道:“你们吃国家的饭,管国家的事,这孩子就应该由你们来照顾!凭啥叫我们领回去?又不是我儿子!”

小辅警也不生气,笑嘻嘻地解释说:“这是咱们所里的规章制度。您要是觉得不妥的话,可以等所长来了,向他提提意见。不过,所长去局里汇报工作了,一时半会儿还真回不来。”

高大壮不服气,又和他争了半天,也没争出个长短来,后来干脆把孩子抱过去,强塞到小辅警怀里,拉着我就走,一边走一边嘀咕:“这锅可不能背!”

我俩刚走到门口,叶观观“哇”地一声哭了,哭声撕心裂肺,听得人心里不落忍,老想回头看上一眼。

这一回头,叶观观立刻敛住哭声,张开手臂,做了个“求抱抱”的动作。

“你看,孩子跟你,你们这是有缘!”小辅警顺势又把孩子还给我,用他的职业微笑把我们送到门口。

回去的路上,我被高大壮损得体无完肤,他指着我的鼻子问我:“你有钱了是不是?不用上班了是不是?人家有钱人心软,你一个穷鬼也跟着心软?……告诉你别管别管,就不听!这回好了,我看你咋整!”

“谁家孩子丢了不急着找?用不了一两天,他妈肯定能找来!万一碰上有钱人家,保不齐还能给咱们一大笔感谢金呢!”

“做你的春秋大美梦吧!万一他妈不要他了呢?”

“别乱说,让孩子听见不好……”

被高大壮骂完,我心里也挺后悔的。刚背上三十万的巨债,这会儿,又不管不顾地捡一孩子。年纪轻轻的,怎么就父爱泛滥了呢?

回到出租屋,高大壮气呼呼地坐在小板凳上,指着地中央那张双人床问我:“咱俩都够挤了,又多了个他,你说咋睡?”

“小孩子不占地方,我往边上睡,尽量不挤着你。过几天,天暖和了,我打地铺,你们睡床!”

“过几天?最多三天!多一天我都不搁他!”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