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莫书臣夏至清一缕相思一寸愁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09 18:02

今天为大家带来的小说的主角是莫书臣夏至清,小说的名字是《一缕相思一寸愁》,这本由狸花呕心沥血打造的言情小说,在这里把这本一缕相思一寸愁小说推荐给大家。本站为你带来一缕相思,一寸愁第8章 毁容。医院带给她的印象很不好,每一次到这地方总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她在这捡回一条命,也在这丢过半条命。

一缕相思,一寸愁

推荐指数:8分

《一缕相思,一寸愁》在线阅读全文

一缕相思,一寸愁第8章 毁容

但愿这次……能如她心意。

夏至清沉默着,头也不抬,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医生离开,昏迷的莫茜茜被忽视从手术室里推到加护病房,那张脸……饶是莫书臣这大男人看了也瘆得慌。

莫书臣一时有些头疼,想不明白掉进泳池怎么就能把脸毁成这样。

他沉默了会儿,看向低垂头脸色透白的女人,语气不由得有些急躁,“你们怎么闹的,能闹到毁容的地步,都是成年人还一点分寸都不懂。”

呵,刚刚还口口声声说着相信他的男人一转眼就变了态度。

夏至清别开脸,摸索着从椅子上起来,打开盲杖眉眼清冷,“不是闹,是她居心叵测自食其果,你要是信不过我可以自己回去看监控。”

莫书臣意识到自己话说得不对,缓和神情跟她好声解释,“我不是不相信你,但她年纪小,现在又成了这副模样,你没必要和她计较。”

“够了!”夏至清突然暴呵出声,眉头紧锁在一起,漆黑森冷的眼里看不见半分生机,“莫书臣你是听不懂话么?我再跟你说一遍,这次,就算她死了,也不关我半点事。”

莫书臣被她吼得一愣,再回过神来她已经用盲杖点地上了电梯。

他神情复杂,拿出手机拨通管家的电话。

“看看监控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先生,我已经看过了,这事……的确不能怪少奶奶。”

管家早就料到他会打电话来问,提前看了监控录像把他也是吓得出了一声冷汗。莫小姐年纪轻轻,对自己也是下的去手啊。

“从录像上来看,少奶奶和莫小姐站在泳池边上好像在讨论什么,然后突然就发生了争执然后掉进泳池。”

单是掉下泳池其实也造不成什么严重后果,可莫小姐跳之前顺手带了一旁桌上装着液体的玻璃瓶。

“那东西好像是硫酸,莫小姐拿起来要泼少奶奶,结果不知道怎么拿的倒在了自己的身上。”

这一系列的动作看得管家眼睛都瞪大了,都说恶人自有恶人磨,管家还是第一次看见报应。

管家说完,对面停顿了很长时间才有回应。

“录像删掉,这件事谁也不准说。”

管家听得心一凉,替少奶奶不值得。

但莫书臣的要求,他只能照做。

夏至清一回到家就听管家支支吾吾讲了录像被毁这事,气得有些想笑。她以为对莫书臣早就失望透顶,现在才发现失望过后还有恶心厌恶。

“还有……”管家想到先生后面说的话,有些不忍心继续说下去,停顿了片刻,“刚刚医院来电话,莫茜茜小姐已经醒过来了,并且打电话报了警。”

“她想告我?”夏至清坐在窗边,感受股股热风扑在脸上,南方的夏夜燥热,让人浑身都不舒畅。

“少奶奶你别担心,先生不会任由她胡闹的,就算上了法庭,先生也会保证你的清白。”管家一边安慰她,自己心里却没个底,眼神闪烁,心虚得很。

连管家都信不过的人,夏至清更不会相信。她关上窗户,室内清凉的空调让人浑身舒畅,却少了野性,多了压抑,并没有让她觉得多舒心。

“他啊?只要不火上浇油,就已经是放我一马了。”

管家叹了声,再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了,待了会儿便离开。

而正如他所说的一般,三日后夏至清上了法庭,这三天里她没有见过莫书臣一面,只有他派来的一名律师。

律师是个年轻的小姑娘,性子活泼,不过也有些莽撞,两人这几天来一直待在一起,彼此都还说得上喜欢。

“夏小姐你放心啊,虽然这是我第一次出庭,但以我江南一枝花的名声,一定艳压全场!”小姑娘自信的样子让前面的司机都笑出了声。

夏至清淡淡笑了笑,她是看不见她一枝花的模样了,但还是不得不提醒,“那是法庭,不是选美现场,你就算艳压了上面坐着的法官也没半点作用。”

小姑娘嘻嘻一笑,满不在乎地吞了口奶茶,“要是被我的美色迷惑,说不定动动嘴皮子,就判那小妹妹几年的刑,让她尝尝蹲号子的感觉!”

司机没忍住笑了,嘴上埋汰道,“说话没边没际的,也不知道小姑娘你怎么成的律师。”

夏至清撩撩额边的碎发,不再说话,直到进了法庭,她才埋怨了声冷。

法庭里的冷是阴冷,不见半分阳光,连窗户都常年紧闭。

夏至清在女律师的帮忙下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下时嘴巴张了张,对小律师诚恳道,“我相信你。”

年轻没甚经验的小姑娘使劲点点头,眼神里斗志昂扬,“你放心,我一定替你好好收拾收拾那小贱人!”

她口中的小贱人满脸白纱,看着她们的眼神阴狠如蛇蝎。

夏至清这才笑了,她相信这小姑娘。不是相信她的能力,而是相信她的品行。

对方律师是出了名的嘴厉害,能力出众,鲜少有打输的官司。

一瞧夏至清这边是个脸生的年轻姑娘,眼里露出不屑。

名律师果然厉害,一开始就把责任全堆在夏至清身上,把莫茜茜这个被害人描述的要多凄惨就有多惨,甚至还拿出了她毁容的照片让人……引起恶心想吐的感觉。

女律师瞥了一眼很快移开眼睛,针对他所说的话提出质疑,“但你们并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夏至清小姐有伤害莫茜茜小姐的行为和动机,单凭被害人的片面之词,不足以为信。况且……”

名律师嗤笑一声,拿出一叠照片。照片拍得很巧妙,完美的借用角度关系制造了是夏至清推莫茜茜掉下泳池的错觉,而莫茜茜捂着脸神情痛苦。

女律师毕竟年轻,愣了一会儿才提出要对照片进行证伪。

法官同意,一道年轻的嗓音不合时宜的在这一刻响起。

“不用了。”

人们只看到一个女人站起来,面色平静,双眼空洞,她看起来不大像是被告,淡定得过了头。

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她缓缓开口,“莫茜茜,你,玩完了。”

还不等众人反应过来,法庭的门被人敲开,视线看去,几名警察出现在人眼中。

为首警察冷冽的眼在人群中扫视一眼,在经过夏至清身上时停了停,最后落在满脸包裹白纱的女人身上。

“莫茜茜,你因杀人未遂被捕了。”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