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主角吴昊天汪梓涵萧琳小说在哪看_暗网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09 18:02

很多书友不知道主角吴昊天汪梓涵萧琳小说在哪看,该小说书名叫暗网,本小说阅读网提供吴昊天汪梓涵萧琳小说精彩内容阅读:安惠原本以为自己铤而走险的帮他们找到这么多的有利证据,刘裴刚怎么也会说几句感谢的话,可没想到会这样多少显得还是有些失望。

暗网

推荐指数:8分

《暗网》在线阅读全文

暗网第14章 死因(下)

“是的,刘队我觉得如果你听完安惠的汇报后,也会对案情有新的认识,惠儿,快说吧!”此时的萧琳可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安惠只好指着桌上的玻璃瓶说道:“这里面的都是从方大忠体内采集到的!”

刘裴刚听完后突然站起来喊道:“你们怎么回事,难道公然敢违抗局里下达的命令私自对死者进行尸检吗,况且死者不是普通人,他可是我们商户协作会会长,今天他的家属也要带走尸体进行火化,你们怎么可以……”

“刘队,现在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你先听听安惠怎么说!”萧琳也显得有些焦急的扯了扯安惠的衣袖,示意她快说。

安惠心一横于是把自己的想法和化验结果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啊!你们的意思是说方大忠是被人用凶器捂住了口鼻,导致呼吸困难窒息而死的!”

“没错,如果说他的胃部里有纤维物属于巧合的话,那食管、口鼻以及肺部里也同样有这些纤维物的话,就不能再说是巧合了啊!”安惠终于抬起头看着他说道。

刘裴刚低头沉思了片刻后,说道:“萧琳,安惠毕竟是法医,破案经验不足可以理解。可你毕竟也是老警察了,怎么这点常识都没有,如果换做是你,被人捂住口鼻的话会没有任何身体反应吗,难道会乖乖的被人憋死吗,荒谬!”

“刘队,你说的我明白,我也很纳闷假如说方大忠真的是被人谋杀的话,甚至我们的假设成立的话,那他为什么会跟个死人一样这么任人摆布呢!我也想不明白,所以才过来和你研究的!”萧琳说道。

“你既然自己也都这么说了,除了死人才会这么老实,那你还这么做行了局里已经下达命令,不再对此案做任何调查,到此结束安法医拿着这些东西快回去吧!”刘裴刚摆了摆手示意她们离开。

萧琳嘴里念叨着:“死人,死人,没有知觉,对了啊!”她突然猛拍一下桌子喊道:“他会不会是被人催眠了呢?”

“萧琳,你是不是美国大片看多了,你当这是梦境奇缘拍片子啊,哪来那么多的催眠师,行了快去工作吧!我看你们就是精力过旺。”刘裴刚真想臭骂萧琳一通,碍于安惠在场也不好发作。

没想到安惠却说道:“你们忘了一个很重要的环节,他虽然没有被催眠,但是在他的胃液里是有安定药物成分的!”

真的是一语惊醒梦中人,萧琳也惊呼道:“对啊,我怎么把这岔给忘了呢。刘队,这样的话我们的分析就合乎情理了,你看会不会是凶手给方大忠先服用了安眠药之后,药效起作用后方大忠很快进入睡眠无反应意识状态之中,所以才让凶手有了作案机会,才拿起靠垫捂住了他的口鼻呢!”

两人的这一番一唱一和却让刘裴刚顿时豁然开朗,再一次的拿起了桌上的化验报告,不住的点着头说道:“这样看来的话,那之前的那个报警电话也并不是空穴来风了!”

“对,或许这个报案人就是目击证人,当然也可能是同案犯。”萧琳见他的语气发生了微妙变化,看来她和安惠的一番努力也不会白白浪费了。

刘裴刚站起身拿起桌上的玻璃瓶和化验报告说道:“萧琳,安惠,你们马上去整理下,写一份完整的报告,我先去跟崔局汇报!”说完就匆匆的跑出了办公室。

安惠望着他远去的身影不由得陷入了沉思,萧琳正在感叹终于找到了案件的突破口扭头看了她一眼。“怎么,痴情女又思情郎了,现在可不是谈情说爱,打情骂俏的时候,放心以后我会给你们创造更多的机会,先去干活!”

“讨厌了你,说的怎么这么低俗。琳琳,他平时工作起来也是这么认真吗?”安惠含情脉脉的看着墙上刘裴刚的照片问道。

“这是我没注意,反正大家都是这种状态吧!”萧琳拉着她朝门外走去,“你说裴刚刚才他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呢?”

萧琳笑着说道:“你想让人家有啥反应,难不成见了你直接来一句惠儿,咱们结婚吧!”

“去你的,狗嘴吐不出象牙。”安惠低着头害羞的走出办公室,萧琳见她羞红的脸蛋笑着说道:“我说你就是脸皮薄。刚才就应该直接跟他说!”萧琳说道,“说什么?”

萧琳操着一口地道的东北腔调说道:“你就说,刚子,俺老稀罕你了,你做俺的铁子行不!”

“臭琳琳,你又笑话我,再笑话我,我不理你了啊!”安惠害羞的跑回自己的办公室。

刘裴刚带着那些玻璃瓶和化验报告来到崔明的办公室,说道:“崔局,方大忠的案子有了新进展!”说完将东西放在了他的桌上。

崔明一听到方大忠的名字眉头就皱了起来,阴沉着脸说道:“刘队长,我昨天是怎么跟你们说的,方大忠的案子到此结束,你怎么还继续调查!”

“崔局,您先别生气,先看看化验报告再说!”刘裴刚说道,崔明有些不耐烦的拿起化验报告看了看,又抬头看了看桌上的那几个玻璃瓶问道:“谈谈你的想法!”

刘裴刚结合桌上的那些证据把安惠的分析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崔明听完后也觉得很震惊,他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生如此大的转变。

“刘队长,其实这也只是你们的假设性猜想,假如象你们所说的这样,那我们多次勘察现场怎么就没有发现诸如此类的杀人凶器呢?”崔明示意刘裴刚先坐下谈。

“崔局,您说的没错。其实我们破案很多时候不都是往往从假设性的分析开始找寻有利的证据和线索吗!”刘裴刚说道。

崔明点点头说道:“不错,起码你们的洞察力和分析能力都很强。这件事我知道了,你先去忙吧!”

不冷不热的一句回复让刘裴刚始料不及,他没想到崔明的反应如此平淡赶忙说道:“崔局,今天死者的家属就会申请带走尸体进行火化,事不宜迟如果一旦尸体被烧掉的话,意味着我们失去了线索源,您看…..”

“但是死者的身份特殊,我总不能擅自自作主张吧,总要将情况逐级汇报。”崔明指了指桌上的瓶子示意他拿走。

“可是……”刘裴刚没想到平日里雷厉风行的崔明,怎么会在处理方大忠的案子上如此的优柔寡断。

“没有什么可是的,刘队长,不要忘了你的本职工作,你的工作范围是网络安全,而方大忠是刑事案件如有需要我会安排你配合的啊!”崔明有些不耐烦。

刘裴刚有些无奈的走出办公室,回来后萧琳兴奋的冲上去问道:“刘队,我们现在是不是可以开始干活了啊?”

“回去做你的工作去吧,方大忠的案子不是我们操心的!”看着他垂头丧气的样子,萧琳觉得纳闷虽然说她们昨晚找到的那些证据不足以让他们找出真凶,但起码死因是很明确的。

“刘队,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没跟崔局解释清楚。”萧琳小心翼翼的问道。

刘裴刚指了指桌上的那几个玻璃瓶说道:“把这些东西先交给安警官保存吧,我们的本职工作就是维护网络,杜绝网络犯罪其他的不要多想。”

“到底崔局怎么说呢,难道这些证据还不足以立案吗?”萧琳继续追问道,“我给你都说了,局里的命令必须照办,其他的不要想了。”

“可是,有了这些证据只要我们能够找到那个导致方大忠窒息死亡的凶器,从靠垫上可以顺藤摸瓜的查出凶手的……”萧琳激动的喊道。

刘裴刚此时也是郁闷至极无处撒火呢,猛地一拍桌子喊道:“要我跟你说多少遍,方大忠的案子到此结束,出去!”

气的萧琳一把将那几个玻璃瓶抱在怀里,气呼呼的走出他的办公室。回到自己办公室后,将那几个玻璃瓶扔在桌上,“世界如此美好,我却如此暴躁这样不好。”萧琳用着“郭芙蓉”平心静气法舒缓下气愤的心情。

看着那些玻璃瓶正准备给安惠打电话,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拉开自己的抽屉留下了几个玻璃瓶,拿着剩余的瓶子就直奔安惠那里。

“琳琳,情况如何?”安惠问道,“哎,一言难尽。惠儿,这些你先保存好!”萧琳也没有心情去解释过多。安惠拿起玻璃瓶说道:“咦,怎么少了几个?”

萧琳说道:“哦,其余的瓶子他们物证科留存了!”

“是这样啊,对了裴刚有没有说什么?”安惠有些娇羞的小声问道,而心不在焉仍在深思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的萧琳说道:“刘队啊,冲我发了一通火,别的啥也没说。”

安惠原本以为自己铤而走险的帮他们找到这么多的有利证据,刘裴刚怎么也会说几句感谢的话,可没想到会这样多少显得还是有些失望。

萧琳回到办公室后,那还有心情工作趴在桌子上无精打采的愣神。突然她的电脑发出警报声,嗖的一下坐了起来看着屏幕上通红的“warning”突突的闪烁着。

“拦截入侵IP,谁这么大胆子居然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入侵公安系统。”萧琳顿时来了精神,打开数据库调取到了入侵IP,让她更加意外的却是这个IP居然是海城。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