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暮云深沐之晴by花妩_余生再不会有你花妩小说

发布时间:2018-10-10 10:01

连载中小说余生再不会有你是来自欢看小说平台的一本女频小说,作者为花妩,余生再不会有你花妩精彩节选:”车里的沐之晴再也忍不住,咬牙切齿,“沈慧,你真卑鄙。”沈慧的面子一时绷不住,“沐之晴你这个荡妇,还敢指责我卑鄙?听着,对她狠狠用刑,这个女人就是个杀人犯。”杀人犯,多么刺耳的三个字。

余生再不会有你

推荐指数:8分

《余生再不会有你》在线阅读全文

余生再不会有你第六章

明明只是想保护他...被警察拽走的那一瞬间,

沐之晴还全身虚弱,没有看一眼暮云深。

趁警车开走前,沈慧却用身子急忙拦住了警车。

“这个女人害了我儿媳妇,可她绝对不会承认的,所以,这个女人只要有任何反抗,就给我狠狠地用刑,出了事我暮家替你们担着。

”车里的沐之晴再也忍不住,咬牙切齿,“沈慧,你真卑鄙。

”沈慧的面子一时绷不住,“沐之晴你这个荡妇,还敢指责我卑鄙?听着,对她狠狠用刑,这个女人就是个杀人犯。

”杀人犯,多么刺耳的三个字。

她在暮家到底有多么不堪?为什么所有肮脏的字眼全是留给她的。

车子要开走的一瞬间,她还是忍不住向后看了一眼暮云深。

暮云深也在望她,面如玄铁,一脸漠然和阴骘。

这段时间,他从未对她露出任何好脸色,他的所有温和,现在都属于另一个女人。

沐之晴被关在了狭窄的监狱里,她死也没想到会有人来探监。

她抬起头颅,望见了前方熟悉的身影,心底一震。

傅云遮身着一身黑色风衣,曲线分明的脸陷在黑暗里。

而站在他身旁的小孩子,一脸泪眼汪汪。

沐之晴一怔,边听见铁窗外撕心裂肺的“妈妈”二字,不由得心一堵。

她多想冲上去抱抱她的琪琪,可铁窗却残忍地隔开了二人。

“你们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沐之晴通红的眼望着傅云遮。

“你连琪琪也不管了么?”傅云遮蹙眉望她,嗓音冷凉,眸底是鄙夷与不解。

沐之晴慌忙解释,“不,我只是被困在暮家……但是我逃不出来。

”“当初死皮赖脸地搬来这座城市,是因为还爱着暮云深吧?”傅云遮的语句,像一把刀子骤然割破了她的心。

戳中了心口处,她不由得垂下头颅,眸光失色,没有回答。

“妈妈,我想你回家,琪琪好想你!”琪琪早已哭成了泪人,在铁窗外止不住地抽泣,搅得沐之晴一阵心疼。

“琪琪,对不起,妈妈出狱了就会回家。

”傅云遮一脸怒色,骤然之间爆发了出来。

“你既然爱他,却偏偏离开他来选择我?沐之晴,你要疯为什么要拉着我?你去找暮云深啊,何必呆在我这个废人身边,我能给你什么?”沐之晴死死地咬着唇。

让她去找暮云深?她既然选择了傅云遮,便死也不会离开他。

她要把那个秘密死守一生。

“你听着,我绝对不会离开你,不要再说让我走的话了,琪琪饿了,快带她走吧。

”二人走后,沐之晴才无力地蹲下,身子因为抽泣而不断发抖。

她和暮云深怎么会还有可能?他现在温柔叫着的是另一个女人的名字,臂弯里拥着也是另一个女人。

他对自己除了恨,早已没了其他感情。

傅云遮和琪琪走出警局时,没有瞥到站在左侧的暮云深,冷眸望见那个小女孩子时,暮云深浑身一震,面色铁青。

那是傅云遮和沐之晴生的孩子,竟然已经那么大了。

一股嫉恨涌入了胸腔,暮云深咧嘴冷笑。

他还真是低估沐之晴那个女人了,她不仅抛弃了他,还和傅云遮结婚生子。

恨意在胸膛急剧扩散,他将沐之晴提前保释了出来。

“暮云深你干什么,把我送进去又保我出来,你这么大费周章是要干什么?”沐之晴瞪向他,眸光里透着不解的光芒。

“我告诉你,你休想再回傅云遮那里去,这辈子也别再见他。

”暮云深通红的瞳孔,渗着咄咄逼人的寒意,末了,又是他勃然厉色的怒吼,“你还真是有能耐,把一个野种都养那么大了?”她像是被捅了心窝子,眼底的火突地汹涌,“骂我就骂我,你又何必这么说一个孩子?”瞳仁一缩,他的嗓音沉着滚滚燃烧的火焰,“呵,不是野种是什么?”强硬的手掌直接扯住她的头发,痛得她连心跳都慢了一拍,“你休想再回傅云遮那里去,沐之晴,你这种人凭什么能安度一生?”她讽刺的大笑,安度一生?他说她安度一生?!她差点活成了一具行尸走肉,每天痛得都快失去知觉。

他竟然觉得自己安度一生?“放开我”,沐之晴骤然往后一缩,“我死也不会跟你回去。

”她不知哪来的力气,竟动口把暮云深的手臂咬出了血口子。

暗红的血顺势滴落下来,暮云深冷到刺骨的眸子倏地一缩。

“臭女人,你敢在监狱里动暮少?”顷刻间,警局里凌厉的目光一瞬间全部落在了她身上。

沈夫人曾强调过,这个女人,可以随便打。

她本来就是任人侮辱的东西。

一阵拳打脚踢,忽地朝她铺天盖地地砸来,警局里的几个狱警们,将沐之晴恶狠狠地踹到了地上。

她顿然血流如注,胳膊,脸颊,脖颈间,全都淌落着鲜血。

沐之晴两眼逐渐无神,她定定地盯着天花板,泪水却流不出来,浑身冰冷抖得像筛糠,可暮云深仅仅站在一旁,一双黑眸漠视着她流血和流泪。

外人看不出他有任何的情绪波动,只有他自己明白他的指甲快要穿透掌心,这是她该得的,他绝不心软。

到底为什么?他为什么要三番五次地折磨她?她只是想保护他,

为什么却得到了这样的下场?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