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女主陈沫燃男主刑陆远的小说_步步逼婚总裁的天价萌妻小说

发布时间:2018-10-10 11:02

花生小编推荐女频小说步步逼婚总裁的天价萌妻,步步逼婚总裁的天价萌妻小说是作者沐芊芊的一本现情小说,小说主角为刑陆远陈沫燃,刑陆远陈沫燃小说精彩片段:陈沫燃被噎了下,偏过头躲开他露骨的视线,胸口怦怦直跳却强装镇定:“咳咳,刑陆远,我们都是文明人,你不能鲁莽……”

步步逼婚总裁的天价萌妻

推荐指数:8分

《步步逼婚总裁的天价萌妻》在线阅读全文

步步逼婚总裁的天价萌妻第3章 虚假的事实

刑陆远饶有趣味地靠近陈沫燃,陈沫燃下意识向后倾,双双倒到床上。

陈沫燃似乎看到刑陆远眼里带了笑,转眼又是冷淡模样。

“那你打算怎么灭我?”耳边传来低沉的磁性嗓音,俩人距离挨得极近,陈沫燃一听就炸:“你别乱来啊,下流!”

“刚刚的气势哪里去了?”刑陆远靠得更近,视线对上陈沫燃的唇色,眸色渐深,怎么会有一个女人这么能说?

陈沫燃被噎了下,偏过头躲开他露骨的视线,胸口怦怦直跳却强装镇定:“咳咳,刑陆远,我们都是文明人,你不能鲁莽……”

明明已经浑身颤抖,还逞能。

“不能鲁莽?你放心,脱掉你的蕾丝内衣的时候,我会温柔的!”

陈沫燃脸色通红,措不及防想捂住他的嘴,没想到倒被刑陆远嫌弃的一躲。

陈沫燃斗不过他,只能眼睛一闭:“你想怎么着吧?”

破罐子破摔了是吗?

刑陆远若有所思地离远了点。

“捏造并散布虚假的事实,破坏他人名誉,”刑陆远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现在又证据确凿,你知不知道,我完全可以以侵犯名誉罪起诉你。”

“你!”陈沫燃吓得心一跳,摸不清刑陆远到底说真说假。

她当时图痛快,根本没想到会被抓现成,想到咖啡厅的生意惨淡,可千万不能再雪上加霜:“大不了,你那一百万我不要了!”

刑陆远扬了扬眉毛:“就只是这样?”

“刑!陆!远!”陈沫燃气得抬脚一踢,却只是勉强擦了个边,没实际踢到他:“你不要太过分!”

刑陆远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看陈沫燃又气又没办法,嘴角轻轻一勾:“名誉这事,你必须负起责任。”

“责任?!”陈沫燃忍不住想翻个白眼:“我被你那个了都没有让你负责任,你一大老爷们跟我要责任?”

怎么会有这么厚颜无耻的男人!

扬了扬手中的支票:“你的情况我很了解,真的不考虑一下?支票可已经签好字了。”

他太清楚陈沫燃需要这笔资金周转,悄无声息塞到她的口袋里。

“不!”陈沫燃朝门口走去,转过头一字一句的对他说:“绝无可能!”

刑陆远脸色沉了沉,陈沫燃已经连续打破了他忍耐的记录,这还是第一次主动施以援手还被秒拒。

不识好歹的女人!

她才不管刑陆远脸色好坏,说不要就不要!用力甩上门,潇洒的走掉,陈沫燃的心里才解了气。

边走边感觉楼道处俩三个女人对她指指点点,陈沫燃突然意识到这里还是刑陆远的集团公司,刚刚也不知道被他们看到了哪些。

“刚刚不是刑总也进去了吗?”

“是啊,没过几分钟那个女的就出来了,看来之前在微博上看到的……居然是真的。”

……

陈沫燃又气又好笑,总算知道刑陆远为什么会这么生气,不过连带她自己的名誉都被刑陆连累了!

愤恨地瞪了一眼1A套房,加快脚步离开了一段距离,陈沫燃的心里才彻底松了一口气,望着车来车往的街道,又有点怅然若失。

都怪该死的刑陆远!

陈沫燃愤恨地踢了踢,结果高跟鞋卡在了路边:“……最近怎么这么倒霉!”

撩起窗帘,刑陆远将一切都尽收眼底,他以为陈沫燃至少会答应支票。

望着一瘸一拐模样滑稽的陈沫燃若有所思。

陈沫燃回到咖啡厅,员工依旧散得差不多了,剩下一个空壳而已,已经连续好几个月没有生意,亏都亏死了,租金又催着该交了,现在还能怎么办?

要不还是去李总那边试试?

刚起了个念头,手机突然响了。

“喂,妈,”陈沫燃干巴巴的笑了笑:“有什么事吗?”

陈沫燃心想她这副模样根本没信心和家里取得联系。

“你还晓得接电话是吧,你弟被人撞到住院也不关心一下,没良心的,过来住院费补齐了。”

“住院……?”陈沫燃还没问完,对方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她还没问是那间医院呢!陈沫燃咬咬下嘴唇,面色不善。

钱钱钱!

每次打电话都是为了钱,却从没都不管她的死活!

烦死了!

陈沫燃抵着头,稳定了情绪准备再回拨过去,哪怕再苦恼,可她也做不到不理弟弟住院的事。

“叮铃”一声,咖啡厅的门被推开,进来几个身材魁梧的男人。

“你们,找谁啊?”这架势,陈沫燃差一点以为是刑陆远直接让黑社会上门找她麻烦,但看上去又不是之前那一拨,再说黑社会哪有穿西装的。

他们不吭声的将咖啡厅整个围住。

“你们谁啊?诶诶诶,那个别动!”这一大家伙像是搞拆迁队似的,难道是房东终于决定不通知一声就直接拆掉这个咖啡厅?!

“住手!”陈沫燃上前拍掉擅自动她的器具的男人:“是你?”

苏巴转过头,对陈沫燃笑笑:“好久不见,陈小姐。”

陈沫燃扯扯嘴角:“刚刚还见过,你们很闲吗?哪哪都看得到你。”

“这间咖啡厅是你的吧?”苏巴无视她的话,坐在吧台的椅子上:“这里似乎快要关门了,还欠了好几个月的房租没交。”

陈沫燃经过上次和他打交道,心中警惕:“是又怎么样?你们又想打什么主意?”

苏巴噎了下,心中感慨上当一次之后还真的不好套路啊,要不是刑总吩咐了……

“既然你这个店面快要关了,那和房东交个接直接收购,相信陈小姐不会有任何意见吧?”

“你说什么?!”

这间咖啡厅,可是她毅然决然的辞去了朝九晚五的白领工作,甚至和家里闹翻了才开起来的,说让人就让人?!当她只是个摆设吗?!

陈沫燃气炸了,拽着手边的扫把开始赶人:“你们!滚出去!”

“诶诶诶,别打啊,陈小姐!”苏巴没料到平时看上去如此纤细的陈沫燃竟然还真的敢打人。

“收购的事情,我们可以再商量嘛,”苏巴使劲敲着紧闭着的咖啡厅大门:“陈小姐?陈小姐,你好好听我说……”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