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习欢第43章_习欢43章节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0 12:02

MalpeA作家的一本男频小说是习欢,目前处于连载中,本小说阅读网已经上架习欢,下面是精彩章节片段:惊吓过后她果真安分了不少,一直闷在自己的被窝里不出声。此时习姝妹跟她搭起话来,她不耍耍小脾气以为她是没毛的老虎嘛!

习欢

推荐指数:8分

《习欢》在线阅读全文

习欢小姐妹,等等我!

习姝妹不像别的孩子睡觉那般沉,有些动静她便会惊醒。奇怪这几日总是莫名的就陷入熟睡,而且醒后身上多处留有痕迹。

一开始只是两乳上深深浅浅的青紫痕迹,后来自己的大腿上也多出了这种痕迹来,特别是腿根处酸软的厉害。下面两个小花瓣有时她醒来时还是淫水涟涟的,床褥子都湿了一片,粘腻的很。

习姝妹这个小处女私下不知偷偷观摩了多少次二伯操婶娘的床上事,对女人身下流的那东西熟的很。她不知何时开始必要拿一块绢帕子垫在她阴户下才好,因她小小年纪下面就骚的很,经常穴内热潮一涌就吐出不少淫水来。

通常半天不到就弄湿了底裤,还有一股浓浓的淫靡味道飘散开来。所以势必要拿一块帕子垫在下面才好些,也好少些骚味溢出。

那夜间摸她身子的人显然早已发现了这一点,她睡梦中能感受到下体被人啜弄的异样,穴内一阵一阵收缩着涌出淫水。隔日醒来的时候身下垫的绢帕总会不翼而飞,这种身上被人侵犯过的感觉一直持续到林怜月生了常哥儿那些天才好一些。

习姝妹没有什么至交好友,一年内都出不了习家一趟门。林怜月死后家里更是寂寥一片,老夫人哪里还有心思来管她这个外室女生的孩子,只命人更加严厉的看管。

倒是偶有一次,安华郡主来习府看望习老夫人时碰巧撞见了猴精的习姝妹,被她逗的发笑,身子也爽利了不少。

安华郡主是安王爷的独女,安王爷是当今圣上的嫡亲弟弟,自幼体弱,皇上不忍亲弟远离上京独往封底,便给他随意安排了个闲散差事把他留在了上京。

当年安王爷一眼在百花宴上相中了习家小妹,皇上二话没说就下了圣旨。可怜习老夫人就独独这么一个女儿,本以为嫁进皇家该是享福的命谁知道命薄享不起这福,生安华的时候难产去了。

安王爷倒是个痴情种,难产时就不假思索的说一定要护住王妃,谁晓得最后王妃还是去了。堂堂一个王爷,那天抱着安华的小身子在习家小妹床前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后来这许多年里他就没再娶过,就守着这么一个从鬼门关抢回来的闺女好生扶养着。

郡主对习姝妹印象很好,回府后没过两天就派人来请她去王府。老夫人一双浑浊的老眼看着扎实跪在堂下的习姝妹好久,才一挥手疲惫道:“去吧。”自此,习姝妹算是有了头一个差不多年纪的好友。

来年秋意探了个头的时候,习家总算渐渐从往事阴影中脱离了开来。老夫人重掌后院,一切都慢条斯理了起来。

习姝妹却有些不安起来,原因是一年前的症状又开始重演了,并且更甚都不做遮挡了,直接就让她光溜溜的躺在床上直到她醒来。

她依旧住在林怜月给她安排的院子里,屋里的丫鬟被换习睿了一个又一个,几乎小半个月就要换一次,理由有时都莫名其妙。

习姝妹有心想问出些什么东西都问不出了,内心的怀疑愈发加深,但是这频繁的奴役调动明显是故意想让她自己去思量什么,最不可能的猜测终将变为可能。

习姝妹最近新认识了一个好友,是从安华举办的宴席中认识的。她叫杜裘玉,长着一张娃娃脸,看着就活泼可爱的样子。

习姝妹的身份不能见人,就算到了外面也别用习家的姓,这是老夫人给她的一句忠告。是以,郡主在前面和贵女们曲水流觞的时候,习姝妹就躲在安华的竹帘子后悄悄的看。

杜裘玉这个古灵精怪的丫头不往别处看,非往她那处竹缝子里看。她还借口去净房成功的逮到了习姝妹的小辫子。

习姝妹只好和她被迫结识了,杜裘玉很是自来熟,也很好相处。一会儿的功夫她就已经把自己的老底都给掀了,什么她的父亲是个商人,她家最多的就是钱,她还有个强势但是特别宠她的哥哥,而且她哥哥是今科的状元郎!

“不过我最喜欢的嘛是我的束哥哥,他说等我及笈就来求娶我……”声音渐渐底若蚊呐,少女的心思不言而明。那羞得不能自已的小脸已经说出了一切。

杜裘玉自己说完又去缠着习姝妹的胳膊使劲的问:“你呢,你呢!告诉我嘛!”

配着这纯情少女的内心无暇的爱恋,习姝妹顿觉自己心思龌龊,简直不能容于世。因着她方才头一个念头竟是想到了习睿,她从小就喜欢的二伯,这份幼时单纯的喜欢现在也已经变成了不可说的男女之情。

晚间习姝妹留宿于安王府,这不是头一次了,所以习府那边并没有派人过来查探大小姐的讯息。安华见她难得有个朋友,便命人传话把杜家姑娘也留下来,王府另外派人去杜家通报一声便罢。

杜裘玉一天到晚都欢乐的很,一口就答应了下来。郡主也觉得这姑娘煞是机灵可爱,和姝妹在一块儿怕是两个小淘气包,不过也乐呵就是。

杜裘玉答应的爽快大义凛然似的,其实她认床。晚上非要闹着跟习姝妹一起睡,结果好了,这下两人都睡不着了。

习姝妹睁着眼睛看窗纸,看了有好一会儿,看的杜裘玉都差点儿以为她就这样抛下她睡着了。忽然闻她道:“今晚月色不错,出去走走罢。”

杜裘玉哼唧身子转过朝里去:“刚才不是不让人家讲话嘛。哼!”

因为睡不着,所以杜裘玉满脑子的话,神经还跳脱的很,完全不知道她下面要说什么。习姝妹有心跟她说两句话都不知从何搭起。

后来终于嫌聒噪的烦了,她眯着眼睛眼神似刀的看着杜裘玉,如传说中的鬼怪吓人般:“你看见窗外那个黑影的吗?就等着你说完把你收了去呢!”

“……啊!”杜裘玉其实还是很怕这些东西的,因为杜家大哥从小也拿这话来吓她叫她安稳一点。

惊吓过后她果真安分了不少,一直闷在自己的被窝里不出声。此时习姝妹跟她搭起话来,她不耍耍小脾气以为她是没毛的老虎嘛!

哼,大哥吓我,如今小姐妹也拿这个吓我!她嘴巴都气鼓鼓的了。

习姝妹却不管她了,兀自坐起身子穿好外袍便走了。杜裘玉慌了,手忙脚乱的跟着穿好外袍,哇一声跳下床:“小姐妹,等等我!”

“……”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