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主角刘小贺赵燕王三梅小说在哪看_绝品风流村官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0 15:02

很多书友不知道主角刘小贺赵燕王三梅小说在哪看,该小说书名叫绝品风流村官,本小说阅读网提供刘小贺赵燕王三梅小说精彩内容阅读:郑凡是骄傲的,他对眼前的姑娘说:“我是这个村唯一的大学生,你是哪个村的?”“额,原来是你,以前听爹说起过你。”张晓婷站起身来捋了捋头上的长发说:“那你知道本姑娘是谁吗?”这下轮到郑凡奇怪了,他说:“我怎么知道你是谁?”“我也是大学生。”张晓婷挺着胸说:“你看,你也不知道我,我不知道你也很正常啊。”

绝品风流村官

推荐指数:8分

《绝品风流村官》在线阅读全文

绝品风流村官第五十三章 借水

郑凡站起身就往外走。

“喂,你叫什么名字?”张晓婷也站起身鼓起勇气问。

郑凡奇怪的看了一眼这个姑娘说:“我叫郑凡,你居然不认识我。”

“你很了不起吗?我为什么一定要知道你?”张晓婷觉得这人还真是自大,难道每个人都得认识他?

这也难怪,郑凡在这周围几个村的确是有名,谁都知道他是郑大世的儿子,刘二喜的亲侄子,最关键还是郑凡是这个村里唯一参加过高考,并且考中的唯一大学生。

郑凡是骄傲的,他对眼前的姑娘说:“我是这个村唯一的大学生,你是哪个村的?”

“额,原来是你,以前听爹说起过你。”张晓婷站起身来捋了捋头上的长发说:“那你知道本姑娘是谁吗?”

这下轮到郑凡奇怪了,他说:“我怎么知道你是谁?”

“我也是大学生。”张晓婷挺着胸说:“你看,你也不知道我,我不知道你也很正常啊。”

郑凡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一个大学生,他惊讶的说:“你是张晓婷?就隔壁村做张家做酒席家的?”

“嗯。”晓婷听到郑凡叫出自己的名字心里又一丝喜悦。

“我知道你,前段时间你爹还来外面村放过鞭炮,说你考上大学了。”郑凡也很佩服这个女子,要知道当初女子读书就很难,更别说考大学了。

郑晓婷本还想与郑凡说话,可这时屋内的刘小贺吼了起来:“赶紧滚,还没听够吗?”

刘小贺还以为外面的是那群小孩,张晓婷跟郑凡两人脸一红,也没有道别就各自走开。

第二天一大早燕子就起来了,她要给婆婆留个好印象,苗翠花都还在睡觉,燕子就开始到厨房热昨天留下的剩菜剩饭,她生火做饭,开打鸡圈,还拿着一碗玉米粒撒在地上喂鸡。

苗翠花跟刘根生起床的时候,燕子已经做好了饭菜,看的出来苗翠花对这个儿媳妇很满意,刘根生匆忙的吃了几口饭就开始忙起来,他今天要做的事情可不少,先要到各家还桌子凳子,还要下地干活,这西瓜收了一个多月了,现在地里的西瓜藤都还没有收拾。

刘小贺睡到日上三竿才醒,昨天一天他的确是够累的,今天他要开始实施村长的职责了,他准备先去找郭大善,然后再到各家的了解情况,马上就该秋收了,最后的两个月了。他还记得去年的干旱。

郭大善昨天夜里就一直躺在刘小贺的西瓜地里,直到天快亮时的晨才醒过来。他哆哆嗦嗦的回到自己的破屋里,当躺下没多久刘小贺就喊了起来。

刘小贺今天很骚包的还穿着西装皮鞋上了路,他在郭大善的屋外面喊:“老郭,赶紧起来,今儿要办正事了。”

“来了。”郭大善爬起来洗了把脸,用水漱了下口就跟刘小贺出了门。

刘小贺跟郭大善一路走,一路在田里走走停停。

“小刘,你看块田,这田根本就不适合种水稻,水稻没水吃,那能叫什么水稻?这都干的开裂了。”郭大善亲切的称呼刘小贺为小刘,因为刘小贺刚刚叫他老郭,所以他觉得自己这样喊没问题。

刘小贺也知道村里最近是没下雨,这六月的天只要半个月的时间就可以把田晒的开裂,刘小贺家里以前也是有几亩水田的,后来就是因为没水这才没种,村里唯一的一个水库在东头,水库旁边的十几亩水田全都是刘二喜家的,旁的人根本就别想从水库里取水。

“看起来现在是要去刘二喜家里商量下水库的事情了。”刘小贺对郭大善说。

刘二喜上次被郭书记逮起来后没多久就给放了,这要多亏刘二喜的侄子李正义,上次李正义在郭书记面前立了功,后来他对刘二喜假装审查了一番,认定刘二喜没有买凶杀人,郭书记也没怎么在意,他让李正义自己看着办,李正义过了一段时间就把叔叔刘二喜放了。

刘二喜回到村里后也没怎么走动,现在他是失了势,也没人再上他家,他自己就天天窝在家里睡觉,田地也懒的打理,全部交给自己的三个儿子。

刘小贺到刘二喜家的时候,刘二喜还没起床,倒是他三个熊娃在院子里打拳,他们一见刘小贺全部都怒目瞪着他。

郭大善一看,乖乖,好几条猛汉,他在身后扯了扯刘小贺的衣服,意思是干脆别去了。

刘小贺大摇大摆的进了院子,他坐在院子里的一个石墩上说:“把你爹叫出来,我和郭专家有事找他商量。”

三个熊娃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结果还是大熊进屋去叫他爹。

刘小贺坐在院子里看着二熊跟三熊问:“熊娃,上次的伤好了没有?”

“要你管,我以后一定打死你。”三娃对刘小贺恶狠狠的说。

刘小贺笑着说:“尽管来。”

郭大善本来还在院子外徘徊,他一见三个熊娃的眼神就知道他们跟刘小贺有仇,他可不敢跟这几条壮汉打,不过当他听见刘小贺笑嘻嘻的调侃声,心里就不再害怕了。

郭大善心想:“这刘小贺倒真是厉害,连这几几头熊都给他打伤了。”

很快刘二喜就从屋里出来了。

他站在门口不阴不阳的说:“呦,这不是新村长吗?今儿你来这有什么指示?”

刘小贺身子也不挪一下说:“我要借你家的水库用用,要过几天再不下雨,怕是要用你家水库的水才行。”

“没问题,你爱怎么用怎么用。”刘二喜头也没邹一下就答应了。

三个熊娃也没有说什么,刘二喜说完就进屋去了。

刘小贺觉得不对劲,这刘二喜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好说话了?今天来之前他就做好要跟刘二喜干一架的准备,现在的刘小贺可不是当初跟刘二喜打架时候的刘小贺,刘小贺又十足的把握干倒刘二喜,谁知道刘二喜答应的这么爽快,这让刘小贺一路想好的台词都没地用。

他起身跟郭大善在三个熊娃的凶狠目光下离开。

刘小贺心里有些不放心,他跟郭大善决定去水库看看。

等他们到水库的时候才傻眼了,水库里根本就没水,只有中间的低洼处还有一圈浑浊的水。

“妈的。”刘小贺骂了一句,“难怪这老狗答应的这么爽快。”

郭大善倒没有抱怨,他围着水库的边走,一直走到旁边的一个泄洪口,平时刘二喜家灌溉自己农田就是从这里地方放水。

郭大善到下面走了一圈,回到上面他说刘小贺说:“老弟啊,这水库的水是刚放的,下面的泥巴都还没干呢!”

果然,刘小贺与郭大善又沿着这条沟渠走到刘二喜家的稻田,没块田里都是满满的水。这田里的水怕是能支撑到刘二喜家收割水稻了。

刘小贺邹着眉头说:“现在就只要靠老天了。”

郭大善看了看眼前的水库对刘小贺说:“这个水库上面不是还有一个水库吗?”他手指着对面。

刘小贺说:“那不是我们村的,那个大水库是隔壁村的。”

“现在还分上面你我,让他们引水到这个水库不就好了。他们那么大一个水库放半天就好了。”郭大善想当然的对刘小贺说。他哪里知道在农村这水有多重要,前几年为了水还打死过人,这是全村人的利益,你要敢去放水,别人就敢打死你。

不过五星村的水库基本都刘二喜家在用,其他几个村的水库每年都在开挖,比五星村的大的多,人家那是全村共用,所以活该只有五星村是全县倒数第一落后的村。

“这个没的商量,前些年有人去放了他们的水,后来被当场打死了。”刘小贺轻描淡写的说,好像这事很平常似的。

郭大善脸色微变的干咳两声就不再提这个事。

郭大善不提,可刘小贺心里却惦记上了他刚刚说的话。他在想:“要是半夜偷偷摸摸的上去,在上面挖个口子不就好了。等天亮的时候再堵起来就是了。”

郭大善哪里知道自己这个提议会被胆大包天的刘小贺真正的实施,要是他提前知道就不会说出来了。

刘小贺说:“老郭,要不咱们两晚上摸上去开个口子怎么样?”

郭大善连连罢手:“还是算了,太危险了,被抓住要被打死的。”

“没事,你帮我放风就好了。”刘小贺把这事当了真,他开始跟郭大善分析该怎么做。

郭大善现在后悔极了,多什么嘴呀,这下好了,指不定晚上被打成什么样子。

两人在刘二喜的水库旁商量了半天,郭大善一直在劝说刘小贺,说这事不可行,刘小贺却是认定这事可行,两人说道最后郭大善妥协了,因为刘小贺只叫他在远处帮忙放风就好,不想要他到对面的水库去。

很快两人就在水库提上拟定了一个初步计划,郭大善拿手电在水库的这边观察,刘小贺带着锄头去对面的水库挖口子,要是一有异动,郭大善就拿手中的手电照他,这时候刘小贺就跑。这支手电也是郭大善从镇里带来的。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