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迷途者的故事君惜_迷途者的故事君惜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0 15:02

迷途者的故事这本男频小说目前处于连载中,这本小说是一本古言小说,小说主要介绍了男主凌亦项和女主梓愿凌的故事,小说章节精选:“亦项,你是狼人吗?”梓愿凌问道,歪了歪头。空洞的双眼差点就让我相信梓愿凌是个牲畜无害的人。“当然不是”我心不跳脸不红地撒了个慌。像是撒谎老手一样,没有去做什么掩饰的动作。只是像往常一样微微笑着。

迷途者的故事

推荐指数:8分

《迷途者的故事》在线阅读全文

迷途者的故事16.最后的游戏

我这一散就是三个小时,回来的时候路京奇他们看我和梓愿凌都是各种暧昧不清的眼神。梓决妄更是用一种省视未来妹夫的眼神看我。梓愿凌则是一声不吭,吃东西的时候本是逍遥澈和梓愿凌并排坐。这次逍遥澈却硬来着我,坐到她那个位置。坐到我的位置后又开始和叶尘枫你侬我侬了。

“明天出发”梓决妄打断了这个一直没有人说话的饭局,路京奇和洛巡天的暗中较劲告一段落,逍遥澈和叶尘枫停下了互相夹菜。

而我却得到了解放“哦—一会儿玩游戏去吗?”叶尘枫有意无意地看了我一眼,向饭桌上的所有人提议道。“什么游戏?”梓愿凌顺着叶尘枫的话说下去,不用怀疑。那是梓愿凌这四个小时第一次开口说话。

“狼人杀”叶尘枫笑了笑,可能是因为他是我的灵。我感觉他自认为自己笑得特别自然和善,其实现在叶尘枫笑得要多牵强有多牵强。真不知道当事人为什么毫无自知之明。

“可以啊”路京奇玩弄这手上的扇子,似乎有点漫不经心。“好的,八个人咕——还少一个人当法官。这样吧!”逍遥澈本来十分颓废的声音顿时精神了不少,“影子”逍遥澈清清呼唤道,然后我看见了和洛巡天刺杀路京奇当天的招数。

逍遥澈的影子分裂开来,分裂出来的一部分顿时化成了人形。我和路京奇像是心有灵犀一般看向了洛巡天。洛巡天也明白我和路京奇在想什么“逍遥……苏澈和我是旧识啦,我的影裂术是她教的。只不过我的只能杀人,而苏澈的更好分裂出了不同的人格。”

梓愿凌当晚只是在隔壁弹了一首曲子,并不知道洛巡天在说些什么。只不过梓愿凌好像对逍遥澈的招数有种司空见惯的味道。“交给你了”逍遥澈笑了笑,将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了八张卡牌交给影子。

影子点了点头将卡牌收起,等我们全部闭上眼睛。影子才开始逐一叫名字。“凌亦项”影子叫到了我的名字,我睁开眼睛。看见了一张写着“狼”的牌。「天黑了,狼人请睁开眼睛」影子毫无生气的声音传入耳中,睁开眼睛。我和路京奇,梓决妄。三只狐狸,啧啧有的玩了。「请确认杀害目标」我们统一指向了叶尘枫。除了我们三最黑的就是他,不带不行。

「闭眼」我闭上眼睛,等待白天的到来。「女巫请睁开眼睛」「确认求助或杀害」「杀害谁」……「天亮了,死亡者叶尘枫,洛巡天」“啧”叶尘枫咂咂嘴,瞪了我一眼。显然除了我他也想不出别的人,会第一轮就杀他连体验机会都不给他。

「死于狼杀害的叶尘枫请留下遗言」“凌亦项你等着,下一轮本大爷让你好看!”此刻我看见逍遥澈的手攀上了叶尘枫的腰,明白了逍遥澈想干什么。我便忍着不回答等着叶尘枫被掐。“斯,我错了”叶尘枫的脸顿时因为痛苦扭曲了,我也发出了一阵爆笑。不行,忍得实在太辛苦了。

「是否暴露身份」叶尘枫笑了笑“当然了——看某人希望落空的脸可是我……”叶尘枫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影子打断了「叶尘枫身份:平民」叶尘枫刚想接着把接下来的话说完却发现自己不能说话了。对,我干的。作为叶尘枫的主人让他闭嘴什么的我还是可以做到的。

不过让他失望了,我的脸上没有一点波动对于叶尘枫死这件事我似乎丝毫不在意,刚刚的狂笑也是针对叶尘枫被逍遥澈掐的事情。「洛巡天是否暴露身份」“藏着迷雾后的亦真亦假才是这游戏有趣的地方,暴露了就不好玩了……”「洛巡天选择不暴露,接下来进入发言时间」洛巡天难得留下了一句云里雾里的话却也被打断了。洛巡天耸了耸肩,也没有自讨没趣的强行发言。

“亦项,你是狼人吗?”梓愿凌问道,歪了歪头。空洞的双眼差点就让我相信梓愿凌是个牲畜无害的人。“当然不是”我心不跳脸不红地撒了个慌。像是撒谎老手一样,没有去做什么掩饰的动作。只是像往常一样微微笑着。

“可是,刚刚听洛巡天死的时候你的手指动了动。”梓愿凌说道,虽然她观察入微这一点也没有什么错。但是这样太专注了吧?大家都在听信息的时候,你在观察我。我说我怎么老是感到自己被某个人盯着,本以为是错觉,原来是你啊!我心里疯狂吐槽着。

“果然是狼人吧?”梓愿凌见我不再说话以为是默认了,便进一步追击。“不一定啊,我也可能是女巫什么,看见自己杀死的人感到心虚也是有可能的啊。”我第一次发现自己还有口若悬河的本领。“但是我觉得你就是狼人”梓愿凌靠前一步,对于我是狼人的执念深得很。

“你这孩子,为什么老是想着我是狼人。是不是你是狼人才想着找我当替罪羊”我本来不想拿梓愿凌当替罪羊的,但是她实在难缠。

“洛巡天也说了亦真亦假才是最大的乐趣,不必太纠缠与凌亦项一人对吧?”梓决妄也出面说道,洛巡天惊讶看着我。我估计他也没有想到自己随口一说竟成为我的保命符。

“诶~决妄此言差矣,亦真亦假确实是最大的乐趣。但是对我和决妄来说赢了更好不是吗?所以梓愿凌接着问吧!”一物降一物,作为被降的一方梓决妄的脸色明显难看了起来。

“清沐大人,你说的也有一些不对不是吗?”路京奇关上了一直在玩弄的折扇出声说道,“追寻着最终真相才是真正的乐趣,赢了着实是乐趣。但是过程更是乐在其中不是更好吗?”一个一个都是人精。我心里暗自吐槽道,这群家伙不用明争暗斗了。这下好了全摆上台面了来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