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迷途者的故事第10章_迷途者的故事10章节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0 15:32

君惜作家的一本男频小说是迷途者的故事,目前处于连载中,本小说阅读网已经上架迷途者的故事,下面是精彩章节片段:息宫主,本名息齐,男。后宫成群,对于宫中的后宫疼爱有加,虽然花心却十分痴情。因为痴情的缘故,所以本人武功再高也无法迈进半神的领域。阴晴不定,对于后宫极其放纵,只要不是给他戴帽子,要求大多数都会答应。难免会传出闲言碎语。

迷途者的故事

推荐指数:8分

《迷途者的故事》在线阅读全文

迷途者的故事10.息齐

“啊呜”一个声音将我叫了起来。我微微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穿戴整齐的路京奇,洛巡天以及逍遥澈。而那个声音的主人则是刚起床的梓愿凌。“啧啧,睡眠质量果然还是梓愿凌的膝枕比较好吧?”不同于洛巡天的对膝枕不耻,路京奇更偏向于拿这种事情笑我。

“别皮,现在几点?”我拍开了路京奇想捏我脸的手。话说这家伙想干什么,男孩子捏男孩子的脸这种事情想想就很可怕吧?莫不是个gay?看来以后得远离他了。

我这样想着丝毫没有在意当事人就在我面前这种事情。“现在寅时,而且总感觉你这家伙在想不好的事情。”路京奇额角青筋又有了暴起趋势,路京奇深吸一口气换上了与往常无异的声音“总之,赶紧准备一下,我已经和卫兵打过招呼了。他说息宫主在更衣,虽然我觉得比起更衣他更可能在淫欢。”路京奇这样对即将见面的人进行恶意揣测,虽然这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息宫主,本名息齐,男。后宫成群,对于宫中的后宫疼爱有加,虽然花心却十分痴情。因为痴情的缘故,所以本人武功再高也无法迈进半神的领域。阴晴不定,对于后宫极其放纵,只要不是给他戴帽子,要求大多数都会答应。难免会传出闲言碎语。

过了一会儿,我和梓愿凌就穿戴整齐了。“出发吧”梓愿凌说道,虽然打通关系什么的就是路京奇他们干得但是最后发号施令依旧是梓愿凌,我觉得我有一些明白。逍遥澈当初为什么要求让梓愿凌当队长了,可能是她身上若有若无的上位者气息吧。话说她当时说的‘律’到底是什么东西,算了任务结束了再问梓愿凌吧。

“进去吧”卫兵打开了厚重的门。“路大少爷,别来无恙啊?”息齐那吊儿郎当的声音想起来。“托息宫主的福,我一切安好”路京奇再一次换上他那副虚伪的笑容。在见息齐之前,路京奇都是寡言少语的更不别说笑容了。哦,和洛巡天斗嘴除外。

“啧”洛巡天轻轻地砸砸嘴,凑到我耳旁说到“我还以为他不一样,原来他和所有大少爷一样虚伪”这时我才明白洛巡天是真把路京奇当朋友了“每一个人都有这样的一面,你也一样”我不知道该怎么告诉洛巡天,路京奇是迫不得已的。最后还是选择让他们自己解决吧。

“我以为他……”洛巡天住嘴了,因为路京奇和息齐的“寒暄”也结束了,重头戏也要到了“所以,你带这帮人来干嘛。”息齐往我们这边看过来,寥寥数眼我就有了一种自己被看透的样子。“息宫主,此番前来,是为了一个东西”路京奇做出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一旁的洛巡天脸色更难看了。

“哦?什么东西?说了听听,看见交情的份上我就给你了。”息齐一听便来了兴趣,嘴角上扬,要知道息齐活了不知道多少年了,但是皮囊还是一副23岁的样子,单从欣赏的角度来看也是很不错的“血魂珠”说完路京奇露出了开心的笑容,是那种打心底的开心。

“很可惜呢,我送人了”息齐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无奈。回头看路京奇笑容完完全全僵在了脸上。“我们可以答应你任何一个条件。”路京奇急了底牌抛了出去。“五个成长空间极大的武者的人情吗?很诱人的条件,但是我已经将它送给我的后宫了”

“那个……”路京奇不死心似乎还想再求一下情。我伸手将他拦住,向前一步“息宫主,恕在下冒犯了。可否让在下见一下那位主人呢?”我自知息齐是不会轻易将送出去的东西收回,更何况是他的爱人。别说诺言什么的,光是面子上就过不去了。唯一的突破口只能是那位爱人,我鲜少去赌,这种根本不知道结局的赌更少去。因为没有把握。

“可以哦!但只能是你一人前去”似乎上息齐的恶趣味上头了,他微眯的双眼第一次正视了我,“期待呢,你会不会改变这个结局呢?呵呵呵”结局吗?我这一生就只有那么一个结局,和爱人孤独终老。

虽然看上去很平凡却意外的是大多武者的愿望,而息齐则是以成为宫主将爱人纳入后宫来完成那个愿望。虽然说出来很丢脸,我很羡慕息齐。

梓愿凌拉住我的衣角,传递着别去的信息。我上前揉了揉梓愿凌的头,对她笑了笑。凑到她耳畔说到“我会回来的,你我的约定一日不结束,我便一日不离开你。”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梓愿凌的脸似乎又红了。“来人,带他去昆顾房间”

我被带到了一个十分华丽的房间。巨大的床上坐着一个人,那人装束华丽,却是素衣白裳。这样的装扮应该就是传闻中息齐最钟爱的后宫昆顾了吧?我轻轻敲了敲已经被打开的门,示意自己的来到。

昆顾闻声望去,本以是相思之人。却见陌生面。笑收声敛,在远处听君声。

“没有见到息宫主很不开心?”我问道,脸上的表情有点尴尬。刚刚昆顾的一切动作我都看在眼里,对于别人的事情我也不好说些什么。但是区别对待得太厉害了吧?!

“什么事?”昆顾开口说道,满是疏远之意。我将来龙去脉解释清楚,暗自咽了口口水,静待昆顾回答。过了许久,昆顾给出了我期盼已久的答案“我可以给你,但是我要帮我给息齐带一句话”“什么?”“对不起”因为是别人的家事,我淡淡地“嗯”了一声就不再出声。也没有想倾听故事的意愿。

昆顾将手中玩弄已久的血魂珠,交给我。期盼了三天的东西就这么简单的拿到手,不经感觉到不真切。问道“是真的吗?”昆顾翻了个白眼“不是真的,你还给我吧”昆顾作势要抢,我将手拿到远处对昆顾说“要,要当然要。”我讨好地朝昆顾笑了笑。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