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夜莫深沈翘小说_夜莫深沈翘小妻爱你如初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0 15:32

这本连载中小说小妻爱你如初讲述了主人公夜莫深沈翘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时妩的倾心巨作,小妻爱你如初精选篇章:夜莫深冷笑着伸手擦拭唇边的笑,他本来就生得俊美,平时总是冷着个脸,笑起来就是极好看的。可这会儿他的笑容嗜血,如被惹怒的狮子,再加上唇上的鲜红,令夜莫深的面容越发俊美邪魅。

小妻爱你如初

推荐指数:8分

《小妻爱你如初》在线阅读全文

小妻爱你如初第19章 人心最恐怖

夜莫深吃痛,退回自己的唇舌。

“看来夜太太不仅乱吠,还喜欢乱咬人。”

夜莫深冷笑着伸手擦拭唇边的笑,他本来就生得俊美,平时总是冷着个脸,笑起来就是极好看的。可这会儿他的笑容嗜血,如被惹怒的狮子,再加上唇上的鲜红,令夜莫深的面容越发俊美邪魅。

沈翘终于找到空隙推开他,娇小的身子缩到角落里去。

“夜莫深,你到底想干什么?你别忘了你跟我约法三章的,你不是不让我碰你吗?那你刚才在做什么?”

夜莫深不语,冷眼睨着她。

沈翘拉好自己的衣领,咬唇倔强地看着他。

她越是这样,夜莫深便越想对她下手。一个二婚女而已,还怀着一个野种,他为什么要对这样的女人手下留情?

他居然在听到她有生命危险之后,就取消了流产手术,把她带回来。

夜莫深,你肯定是疯了!

跟她对视片刻,夜莫深丢下一句:“呵,就算是要玩,我夜莫深也只对干净的女人有兴趣。”

说完,夜莫深自己转动轮子离开了房间。

房间里恢复安静,沈翘紧绷的那根弦终于松懈,她沿着冰冷的墙无力下滑,抱住膝盖小声地哭起来。

到门外的夜莫深听到这呜咽的哭声,动作微顿,之后不屑地冷笑。

--

两天后,沈翘对夜莫深的看法依旧保持着残忍,无情,冷血。

虽然那天吵得很厉害,可他居然没有提到让她滚出夜家的话。

但沈翘依旧过得战战兢兢,因为她还是要去公司当他的助理。

而夜莫深还是会刻意为难她。

沈翘只能每次想办法破解,她虽然不够聪明,但她韧性很强,心志很坚定,所以不管夜莫深怎么羞辱她,她都咬紧牙关强撑着。

这天,夜家老爷子把她叫到了书房,站在夜老爷子面前,沈翘发自内心地害怕。

“最近让你当莫深的助理,做得怎么样了?”

听言,沈翘思索了一下,乖巧地回道:“还可以。”

夜老爷子挑了挑眉,眯起幽暗的眼睛:“什么叫还可以?你获取他的信任了没有?”

沈翘不明所以:“啊?”

“你以为助理这个位置是谁都能坐上去的?沈月,我和你爸妈认识很久了,听说你聪明伶俐,应该能明白爷爷的意思。”

沈翘心口一跳,不确定地问了一句。

“老,老爷子,您的意思是……”

“莫深有腿疾,导致他心境产生了变化,所以他格外残暴,行事很没有分寸,夜氏是大集团,不能毁在他手上。你要做的,就是防止他做出对夜氏不利的事情,不过你一个女人,懂得应该不多,所以以后他每天的行程,你都要及时向我汇报。”

沈翘虽然不聪明,但也不傻。

夜老爷子的话,她听明白了,下意识地回了一句:“老爷子,是让我……监视他?”

“放肆!”

监视二字惹怒了夜老爷子,他气得将抓起桌上的烟灰缸用力地砸向了沈翘。

沈翘吓得瞪大了眼睛,眼睁睁地看着那个沉重的烟灰缸朝自己飞来。

电光火石之间,一个人影冲进了书房,将沈翘拉离了原地。

砰!

烟灰缸砸在刚才沈翘站的地方,碎成了好几块。

声音之巨大,震到了沈翘的心里。

沈翘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夜老爷子。

行事没有分寸,格外残暴。

这句话,难道不是说夜老爷子他自己的么?

“爷爷,弟妹心直口快,而且她是误会了您的意思。”

沈翘才发现,刚才把她拉离原地的人是夜凛寒。

“弟妹,我跟爷爷都只是担心莫深的身体,毕竟这么大的集团他一个人管理很辛苦,况且他的性格想必这些日子你也了解到了一些,他行事的确在些乖张。爷爷今天跟你说这些,不是为了监视莫深,因为不管以后怎么说,这个夜氏都会是他的,我们要做的,是帮他。”

沈翘咬住下唇,什么话都没说。

夜老爷子哼了一声,怒道:“还以为沈家的女儿很聪明,没想到连这种监视的词都说得出来,传出去我夜秉的名声还要不要了?娶了这么一个孙媳妇?”

“爷爷,您别动怒,我跟她好好说。”

说完,夜凛寒便将沈翘拉离了书房。

沈翘大概是被刚才那一幕吓到了,到现在都还没有回过神来,她跟在夜凛寒身后,一言不发。

直到一处僻静的地方,夜凛寒的步子才停了下来,转身眉眼温和地盯着她。

“弟妹,刚才吓到你了吧?你有没有伤到哪?”

说着,夜凛寒上前想要握她的肩膀。

沈翘却是条件反射地往后退了一步。

夜凛寒的手扑空,尴尬地停顿在空中良久,沈翘唇瓣张了张,垂下脑袋:“对不起……”

夜凛寒露出笑容,将手收了回去。

“没关系,今天的事情你不要放在心上,爷爷真的没有其他意思,他跟莫深之间有些隔阂,很多事情他都不能直接问莫深,所以只能让你代为传达。我这么说,你能明白么?”

沈翘点头。

“看来我说的,你可能还没有听进去。可能你现在脑子太乱了,你先回去吧,等你想明白了,就能知道爷爷是为了莫深好。”

“那我先走了。”沈翘转身离开。

走了很久,沈翘一直都感觉到夜凛寒的视线胶在自己的后背上面。

直到拐角,那道如锋芒在背的感觉才消失。

沈翘的步子一顿,望着地面深思。

没想到这夜家的水这么深,她不是傻子,自然知道夜老爷子那一番话是什么意思。

表面上说是对夜莫深的关心,可实际就是监视他。

而且那个夜凛寒,总是一副温柔的笑脸,给一种他就是一个温和有礼的谦谦君子。突然之间发现他跟夜老爷子是同一阵线的,还跟她说了那些冠冕堂皇的话。

沈翘骤然觉得全身冰冷。

果然,人……是不能看表面的么?

就像当初的林江。

一直说自己是性冷淡,让她原谅他,可是有朝一日,却带着小三将她赶出了家门……

两年,隐藏了整整两年。

人心,真是这世间最可怖的东西。

突然之间,沈翘没有那么讨厌夜莫深了。

因为,他跟自己一样,都被家人排斥。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