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叶旌苏萤小说_叶旌苏萤无条件宠溺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0 17:34

这本已完结小说无条件宠溺讲述了主人公叶旌苏萤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逐心的倾心巨作,无条件宠溺精选篇章:因为早就习惯了一个人生活,苏萤烧菜做饭自然不在话下,但也正因为是一个人,她向来不怎么在乎做出来的菜有没有看相。所以当她把西红柿切好,又转身的时候愣了一下……真的做一碗乱糟糟的食物给他吗?

无条件宠溺

推荐指数:8分

《无条件宠溺》在线阅读全文

无条件宠溺第19章

叶旌连忙告饶,又怕菜刀不小心伤到她,小心翼翼地双手托着从她身边撤离,放得远远的。

苏萤看他刻意夸张的姿势,忍不住又笑了。

“你从进门到现在,笑了好几次了。”

苏萤敛了笑容,清咳声,目光打一片狼藉扫过:“你这不像在做菜,倒像在浪费粮食。”

叶旌委屈:“云姨请假了,我爸妈不着家。我不动手,喝西北风啊?”

不能点外卖吗?苏萤话到了嘴边,终究在他发亮的眼睛里又吞了回去。

“让开。”她说。

叶旌立刻乖乖地挪开寸许。

苏萤蹙眉,指着客厅方向:“你到外面去等。”

叶旌喜出望外:“你要替我做吗?”

“你赶紧出去,我速战速决。”苏萤熟练地操起菜刀在砧板上一敲,半是威胁地说,“我不想浪费穆阿姨的课时费来给你做饭。”

叶旌眉眼一耷,像只受了呵斥的大金毛,慢吞吞地退了出去,站在客厅与厨房的交界处,眼巴巴地看着。

苏萤又看了他一眼,见他是不打算离开了,也就懒得再撵人,只要他别进来捣蛋就好。

因为早就习惯了一个人生活,苏萤烧菜做饭自然不在话下,但也正因为是一个人,她向来不怎么在乎做出来的菜有没有看相。所以当她把西红柿切好,又转身的时候愣了一下……真的做一碗乱糟糟的食物给他吗?

叶旌一看就是养尊处优长大的,大概吃不下去食堂暗黑风吧?

苏萤犹豫了一下,刚想问叶旌还有没有其他菜,就听见门口某人满脸真挚地夸赞:“阿萤,你的刀法怎么这么好!”

……他和她,看到的真是同一拨西红柿吗?苏萤感觉自己脑后挂着黑线。

“你是不是经常下厨?”叶旌笑吟吟地问,“可惜了家里没有什么菜……不然,让你露一手多好啊。”

“嫌我做的家常便饭不入眼?”

“不不,不是,我是怕错过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苏萤抬眼看他,他立刻站直了身子:“真的,除了云姨,还从没人为我下过厨。”

“有钱能使鬼推磨,你出钱,还怕找不到人替你做菜?”

“不一样的。”叶旌弯唇,“用钱的和用心的,做饭的心境不一样,吃起来当然也不一样。”

苏萤低头热锅,努力地阻止自己深想他的话:“对不住了,我就是那个为钱做饭的,少爷你就将就着吃吧。”

叶旌但笑不语。

苏萤反而被他的沉默弄得心烦意乱,她自己心里清楚,若是为了课时费,她大可在外面等着,何苦为了怎么色香味俱全而费劲脑汁?

“云姨总不可能二十年来,天天给你做饭吧?她不在的时候,你吃什么?”苏萤像是不经意地问,其实只是为了让他的视线不要再停在她身上。

“泡面啊,”叶旌理所当然地说,“今天如果不是你来家里,我就泡面了。”

“我来也可以泡面啊。”

“那怎么行,”叶旌脱口而出,顿了下,又补充,“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哪有拿泡面招待长辈的道理?”

……苏萤觉得自己无言以对。

大概,在他的眼里自己真的只是个“礼数上需要尊重”的家庭教师,胡思乱想、泥足深陷的只有她自己而已。

热锅冷菜,油烟升腾起来,迎面扑向苏萤的脸。她的五官生得秀气,有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清冷,叶旌看在眼里,竟然不忍。

之前跟穆然说“不舍得苏萤”是脱口而出,而现在这种不忍才是真真切切的。

苏萤并没有察觉自己的头发、面孔被烟雾缭绕,低头正忙着翻炒,突然察觉他的气息从身后接近,一回头,只见叶旌正从她肩头探过身来,脸孔近在眼前。

又来了……每次他靠近,苏萤都觉得自己像被拎出水的鱼,刹那缺氧。

叶旌从她肩头探过身,伸手揿开了油烟机的开关。

呼呼的风声响起,原本侵袭着苏萤的油烟打着卷儿被抽走了,她却觉得更加糟糕了——叶旌的气息忽然就将她包围起来,不是烟草味,也不是皂香,苏萤说不清那是什么,总之每每让她脸红心跳。

“你让开一点。”她忍不住出声。

油烟机的声音略响,叶旌没听清,反而更凑近一些:“……你说什么?”

温热的吐息落在她耳侧,发丝轻轻地摩擦着,感官仿佛都聚集在了一处,苏萤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朝旁边一闪。

然而仓促间她忘了手里提着的锅铲上还有菜,一下泼得满灶台都是,红的黄的,一片凌乱。

叶家的厨房非常干净整洁,以至于那一瞬间苏萤有种罪恶感,慌张地找抹布去收拾,没想到刚伸出手,就被人拉住了手腕。

她愣愣地看着被叶旌握住的手,他的手掌宽大,手指修长,衬得她的手细白柔软。

直到叶旌抽走了锅铲,又牵着她的手去洗手池用凉水冲,苏萤才“嘶”地抽了口冷气——被溅出来的油烫着了。

“疼不疼?”叶旌看着她手上一片红问。

苏萤摇头。比起乱如麻的心绪,这点小烫伤真不算什么事。

叶旌拉着她就往厨房外面走,苏萤连忙说:“菜还没好!”

锅里的西红柿炒蛋发出滋啦滋啦的声响,伴随着叶旌关闭炉火的咔哒,渐渐平息。

“随它去,你重要还是菜重要?”叶旌的口吻里有陌生的强势。

被他拉着一路穿过客厅,直到往楼上走,苏萤就停在楼梯拐角不动了。

“怎么了?”叶旌回头。

苏萤不作声。

楼上是他的房间,今天云姨不在家,在充斥着他的气息的地方独处,与其说她怕他,不如说她怕自己心猿意马。

叶旌耐心地解释:“我房间有药膏,抹一下才不会留疤。”

苏萤还是沉默,只管摇头。

叶旌不由分说,直接拉起她往楼上走。

她一挣,他停在楼梯中央,回过身,吊灯刚巧在他头顶,洒下一片清辉,使得简衣的少年看起来犹如会发光。

“苏萤,你到底在别扭什么?”叶旌脱口而出,口气居然有几分强势。

话出口,两人都愣住了。

这还是他们相识以来,叶旌头一次连名带姓地唤她。他向来要么故意卖萌叫她小姐姐,要么自顾自亲热地喊她阿萤——唯独没叫过她全名。

在苏萤的印象里,叶旌这家伙就像头懒洋洋的金毛,只差没摇着大尾巴卖乖。

大金毛忽然变身成藏獒,不光苏萤不习惯,连叶旌自己都挠了挠头,松开了她的手腕。

空气凝固了两秒。

苏萤说:“……要造反吗?”

“……”低头。

“直呼其名,是对待老师应该有的态度吗?”为了掩饰发虚的内心,苏萤梗着脖子,态度越发高高在上起来。

只可惜叶旌人比她高,还站在台阶上,她只能仰着脸说话,非但气势不足,还让人有点儿撒娇的错觉。

“我也没说什么啊……”叶旌小小声地辩解。

“嘀咕什么呢,”苏萤蹙眉,“下来说话。”

叶旌老老实实地下了几级台阶,与她站在楼梯平台上,又恢复成挨训的大金毛,一脸受了委屈的无辜。

苏萤清了下嗓子:“你在客厅呆着,我去把菜弄好。”

“你的手……”

苏萤甩了下手腕:“一点小伤。”完全不放在心上地转头下楼,回厨房去了。

叶旌目送她的背影,明显看见她甩完手之后,微微地哆嗦了一下——滚烫的油,细腻的肌肤都烫起了皮,怎么可能不疼?

刚刚还满脸委屈的少年,表情已经发生了细微的变化,眼角微挑,带着一抹说不清的情绪,像是不解,又像是好奇,矛盾得不像话。

叶旌转过身,大步上楼去了。

逃回厨房的苏萤,甚至没敢回头去看他有没有跟来,匆匆忙忙地开了炉火,随意地翻炒了几下就打算将菜装盘。

被烫伤的地方还隐隐约约的疼,可她的注意力却被手腕处酥麻的感受所吸引,被叶旌握过的地方残留的温热触感,让她根本无法忽略。

刚刚,那个伪装成大金毛的少年,似乎有那么一秒,露出了危险的大尾巴——其实,他本来就没那么温和好说话吧,苏萤想。

因为走神,苏萤端盘子转身的时候,完全没注意到身后的某人,结结实实地被吓了一跳,盘子一歪,西红柿汁泼了一手。

叶旌一脸无辜,从她手里接过盘子,随手放在案上,又说:“你出来一下,我给你上药。”

苏萤不动。

“要我拉你出来吗?”叶旌半真半假地朝前跨了一步。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