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女主苏萤男主叶旌的小说_无条件宠溺小说

发布时间:2018-10-10 17:34

花生小编推荐女频小说无条件宠溺,无条件宠溺小说是作者逐心的一本现情小说,小说主角为叶旌苏萤,叶旌苏萤小说精彩片段:“不用,”邱礼源看见楼下的苏萤已经回过头,从他的角度只能看见她纤弱的背影,还有与她并肩而行的那个眼中刺,“以后对苏萤好一点儿就行。”

无条件宠溺

推荐指数:8分

《无条件宠溺》在线阅读全文

无条件宠溺第18章

邱礼源莞尔,转头对还沉浸在幸福中的女生说:“书看完不用还我了。”

“你真好,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了,邱学长。”

“不用,”邱礼源看见楼下的苏萤已经回过头,从他的角度只能看见她纤弱的背影,还有与她并肩而行的那个眼中刺,“以后对苏萤好一点儿就行。”

他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落入苏萤耳中。

叶旌自然也听见了。

苏萤脚步没停,叶旌跟着她一起走出教学楼,才问:“你认识那个人?”

“哪个?”

叶旌手抄在裤兜,漫不经心地说:“从楼上看你的那个。”

“学生会长邱礼源,”苏萤反问,“你难道不认识吗?”

叶旌耸耸肩:“不认识。”这名字他有几分耳熟,不知在哪里听过,但脸他确实记不住。事实上,这些年来,大多数人对叶旌来说都是过客,走过了就过了,名字、面孔、身份统统没入过心。

但这人,曾经坐在宝马Z4里打过的那通电话,使叶旌将这个脸孔和这把声音记得一清二楚。

这个吩咐女同学“对苏萤好一点”的男人,曾经用鄙夷的语气对自己的同伴发泄——“我真没见过像苏萤这么难搞定的妞,你说她丫到底有什么可矜贵的!”

桃花眼微眯,眼神暗了一瞬,直到苏萤回头看他,叶旌才歪过头,眼神里的那抹锐气荡然无存:“你那些女同学背后可没少说你坏话。”

“嘴长她们身上,爱说什么说什么。何况,本来就无足轻重的人,说了无足轻重的话,对我有什么影响吗?”

叶旌哦了一声,随口问:“那要是那个邱会长,也这么说你呢?”

苏萤奇怪地抬眼看看他:“邱学长?他不会。”就像刚刚邱礼源为她所做的,他总是在尽所能地替她维护关系,弥补因为她的不善交流而糟糕的关系网。这样的人,虽然不是男朋友,却是个可以信赖的绅士。

听见她毫不犹豫的答复,叶旌短促地笑了一声。

“你笑什么?”

叶旌摇头,苏萤瞥了他一眼,转身要走,却听见他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那如果我像她们那样对你,你会生气吗?”

“你敢!”苏萤下意识地脱口而出,连她自己都察觉到这语气里的娇嗔与亲昵。

对邱礼源,她是相信他的人品,说他不会。而对叶旌,则是单纯地认为他不会。为什么?也许无足轻重的人,说什么都无足轻重,而有些人是有特殊意义的——她不经意的一句话,将他放在了特殊的位置上。

苏萤想掩饰,可叶旌已经心满意足地笑笑,走在了她前面。

苏萤看着叶旌被自己踩住的影子,不由出神。

自己已经……刹不住车了了吗?

借口要备课,苏萤好不容易才把叶旌从身边赶走了,直到独处,她才长长地吁出一口气来。

明明……那只不过是个比她还小两岁的家伙,一副没长大的孩子脾气,既有有钱人家小孩的任性,又有少年未脱的稚气,而且还长了张足够骗女孩子的面孔。

虽说苏萤或许从不知道自己喜欢哪种类型,但可以肯定的是,绝不是玩世不恭的有钱少爷。

就连邱礼源,踏实、稳重而且锲而不舍,她也依旧忌惮于他过于显赫的家世,怕他终有一天会因为条件悬殊而及时止损。

在苏萤心里,最完美的对象应该是真正成熟的男人,有强大的内心和坚实的臂膀,能和她一起,一砖一瓦地筑起安安稳稳的家。

是的,她甚至认为自己不需要谈恋爱,也不需要爱情,只要有个家就足够了。

而这样的需要,似乎与叶旌完全南辕北辙,他像一个意外,完全在苏萤的设想之外,却偏偏霸道地一点点蚕食着她的心。他非但不成熟,还偏偏给了她最不需要的东西——心动。

苏萤坐在小吃店的桌前,托腮对着资料,两眼放空,却看路上走来走去的人群里,哪一个都有叶旌的影子。

浅棕色的短发,鬓角有一点自然卷。

走路的时候,脊背挺得笔直,即便穿着极为街头的服饰,也一样有挺括的仪态。

说话的时候,还没开口,眉眼都带着微笑的弧度,宛如五月的阳光,慵懒,醒目。

叶旌。

苏萤盯着不知道何时被自己写了一页纸的两个字,瞬间红了耳朵,连忙一页翻过去。

她真的是……魔怔了。

一向专注的苏萤,头一次感觉到满纸小蝌蚪、注意力完全没有办法集中的困扰。

直到有人坐在她面前,苏萤才茫然抬头。

是邱礼源。

“怎么走得那么快,让我好找。”

苏萤没好意思说自己是故意躲开他,只好解释:“因为赶时间备课。”

“备课?备什么课?”

苏萤将自己在做家教的事告诉了他,但下意识地没有提及学生姓名。

邱礼源的第一反应是问:“是经济上遇见什么困难了吗?我可以借给你。”

“不,不用了。存点钱以备不时之需而已,我不缺钱。”

邱礼源压根没有把她的拒绝当真,径直摸出钱夹,取出一叠红钞递给过去:“今天没怎么带现金,明天你咖啡店当班吗?我送到店里去。”

钞票在简陋的小吃店桌子上红得刺眼,苏萤猛地站起身。

邱礼源反倒被吓了一跳,追着她起身:“怎么了?”

苏萤有种被侵犯的愤怒,虽然她知道对方没有恶意。胸口起伏了片刻,她终于缓下语调:“……没事,到上课的时间了,我要走了。”

“在哪里上课?我开车送你。”说着拿起那叠钱,就势要往她的课本里夹。

苏萤像被烫着一样,飞快地抽回书本,背起双肩背包,向邱礼源微微躬身:“学长,我先走了!”

连再见都没说。

小店的玻璃门哐啷一声合上了,邱礼源手里捏着的纸钞已经被揪得扭曲异常。

*

苏萤到叶家的时候,刚刚好七点整。

她按响门铃,没想到开门的居然是叶少爷本尊,苏萤头皮发麻,跟在他身后进门,才发现家里安安静静的。

“云姨人呢?”

叶旌站在厨房门口,轻描淡写地说:“她女儿生宝宝了,请了一周假。”

苏萤消化了几秒,终于听懂了——起码这一周的时间,他们俩在叶家都得独处了。几乎是下意识的,她第一个念头是找个理由,停课一周。

可叶旌似乎对此毫无察觉,又转身回了厨房。

叶家别墅客厅很大,但也很空,加上家里没有人走动,厨房一惊一乍地传来的响动,时不时吓得苏萤回头去看。

终于,她忍不住放下书本,起身去厨房查看。

厨房整体是白色的,点缀着零星的红色装饰,显得既干净又温暖。

叶旌就站在这宽敞的厨房里,右手提着菜刀,左手抓着一小捆青菜,面前的案板上还有大小不整的西红柿块和东倒西歪的豆腐。

而他那身纯黑的T恤,前襟一块已经沾满了各种难以辨认的污渍。

他没注意到苏萤的出现,正对着满当当的案板,认真地琢磨着应该把青菜放在哪里切,一手举着菜刀,一手拎着菜,满脸困惑,与平时里成竹在握的模样判若两人。

这幅呆萌令苏萤忍不住弯了弯嘴角,清咳了声。

叶旌这才注意到她站在门口,拿菜刀的那只手挥了挥:“你等等……我一会就好。”

苏萤问:“在干嘛?”

“烧菜啊,”叶旌理所当然地说,“看不出来吗?”

苏萤看了看他弄得一团糟的衣裳,又抬起视线,戏谑地打量他沾着西红柿汁的脸:“确实看不出来。”

叶旌下意识伸手去抹脸,苏萤被吓了一跳,连忙箭步上前一把握住他的右手——这还握着菜刀呢!

叶旌的目光停在她白皙的手指上。

苏萤原本是一时情急,在他的视线里终于察觉到两人靠得极近,连忙退了半步:“你傻啊!手里拿着刀,你去摸脸?”

这份紧张令叶旌心情大好:“男人嘛,不靠脸吃饭的。”

苏萤忍俊不禁,手握着他的手腕,连着菜刀一起提起来:“那现在划一道试试?”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