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主角叶旌苏萤小说在哪看_无条件宠溺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0 17:34

很多书友不知道主角叶旌苏萤小说在哪看,该小说书名叫无条件宠溺,本小说阅读网提供叶旌苏萤小说精彩内容阅读:苏萤恨得后槽牙发痒,恨不得一巴掌把这个道貌岸然的畜生扇飞。可她很清楚,这样的资源难得,如果与刘瑞彻底撕破脸,日后再别想和这家名为旌歌的经纪公司合作,而这笔报酬她就算在咖啡店打两个月的工也挣不来。

无条件宠溺

推荐指数:8分

《无条件宠溺》在线阅读全文

无条件宠溺第16章

刘瑞冷笑:“你们这些小姑娘都是一样的,开头跟你谈理想、讲爱情,到最后还不是就图钱?一个、两个都一样的货色。”

苏萤压根不想听这些渣男理论,只说:“我还要赶回家,麻烦把佣金结算一下,谢谢。”

刘瑞冷笑了一声:“不急。晚上我请你吃个饭,再走不迟。”

苏萤知道这人无耻,但没想到居然无耻到这份上!明明已经惹得满身骚,居然还贼心不死?

“不用了,我车票都买好了,来不及吃饭。”

“由不得你,要拿钱就陪我吃饭。”刘瑞脸色颓败,“我就要让那两个女人看着,就算她们俩我一个都不选,多的是其他女人为我前仆后继!”

苏萤冷笑:“你这样只会激怒女人。”

“说的跟你有多懂似的。”刘瑞瞟了她一眼,“陪也得陪,不陪也得陪,除非你不要佣金了。”

苏萤恨得后槽牙发痒,恨不得一巴掌把这个道貌岸然的畜生扇飞。可她很清楚,这样的资源难得,如果与刘瑞彻底撕破脸,日后再别想和这家名为旌歌的经纪公司合作,而这笔报酬她就算在咖啡店打两个月的工也挣不来。

突然,走廊里传来惊慌的呼声:“不、不好了!”

刘瑞的助理满头大汗地冲了进来:“楼下来了一堆媒体,说是要采访你!”

刘瑞错愕:“我?”

“是!说、说是——”

“说清楚!”

“说是之前合作过的几个模特,呃,联名跟媒体说了一些事……”

刘瑞脸上红白交加,一拍桌子站起身:“说我不在!”说着,拎起包就往外走,“这几天都别找我!”

助理与苏萤面面相觑,忽然想起什么,从包里取出信封递给她:“这是你的劳务费。我还没来及给刘总,估计他也没空跟你结算,收着吧。”

苏萤清点了一下,还好,金额正常。

她拿着信封往外走,一眼就看见了外面候着的人。叶旌正一脚踢墙,也不知刚才去了哪儿。

苏萤伸手要按电梯,被他拦住了:“电梯里全是媒体的人。”说着拉起她的手腕,拐进了楼梯道。

两人刚走下楼梯,就听电梯门叮咚开了,一群人涌了出来:“刘瑞的办公室!”

苏萤的一身冷汗——如果被这些人撞见她在刘瑞的办公室,还不知道会扯出怎样的花边新闻来。

“那个,谢谢。”

叶旌笑容灿烂:“我又没做什么,谢我干嘛?”

苏萤也说不上来,但总觉得他消失和出现的时机太过巧合了。

两人从楼梯出来,刚想悄悄拐出大楼,就听身后一个尖嗓子:“那边的是会不会是刘瑞?”顿时,杂乱无章的脚步一窝蜂朝他俩的方向跑来。

叶旌毫不犹豫地拉起苏萤就跑。

苏萤这次没有挣脱,而是跟着他沿大楼外的大路狂奔,拐进小巷子,又七拐八绕地跑了许久才停下脚步。

这是繁华都市里仅存的老街,纵横交错,狗仔们根本找不到路,两人终于在一个老旧小区的楼下站定,都已是汗流浃背。

苏萤双手撑在大腿,弯下腰喘粗气,过了会才抬起头:“……你干嘛跟着我跑?”话音未落,人就呆住了。

眼前的少年已经毫不在意地脱下T恤,正拧在手心挤水,居然还真挤出来几滴坠落在地。

而此刻,□□的半身在夕阳的暖光之下几乎泛光,结实而年轻的线条清晰可见,根本无需言语,荷尔蒙就从每个毛孔里渗透出来。

苏萤的心脏无法遏制地狂跳,脸颊也以燎原之势红透,撇开目光死死地看着地面,不敢抬头。

叶旌似乎对于自己所造成的影响一无所知,一边展开衣服擦拭肩颈的汗,一边观察巷口的动静,反问:“不然呢?难道让你一个人躲狗仔啊?这么没风度的事,本少爷可做不出来。”

“风度个大头鬼……”苏萤咕哝着,慢吞吞地转过身,从包里摸出纸巾擦汗,想了想,又抽了两张,头也没回地递给他。

身后半晌没动静,苏萤纳闷地回头,没想到,那双漂亮的桃花眼居然近在咫尺——叶旌正弯下腰,目不转睛地盯着她。

“你,你干嘛!”苏萤条件反射地蹦开,紧张到居然结巴。

叶旌似乎被她的一反常态逗乐了,朗声大笑,然后在她的薄怒的中勉强敛了笑容,眨了眨眼:“小姐姐,你这是在害——”

“害怕你个大头鬼!”苏萤毫不犹豫地怼回去,挺直了腰板,生怕输了气势。

叶旌笑盈盈地说:“谁说害怕了?我说的是害羞。”

害羞?

脑海中一小束烟花炸开,落下,纷乱如麻。

苏萤板着脸,思绪却早已理不出头绪。

叶旌倾身,靠近了她些许。

苏萤连忙退后,他指指她手里的面纸:“这个不是给我的吗?”

她板着脸,将纸塞过去:“拿走!”

叶旌擦着汗,看她眼观鼻、鼻观心,不由笑容更盛,忽然向前又逼近了一步。

果然,苏萤连忙往后退,可身后就是围墙,退无可退,眼见着就被他圈在了身前。

她下意识要推开,可这家伙光着上身,连个能下手的地方都没有。

“没大没小!”

叶旌嘴角渐渐弯起,觉得高冷派的小姐姐这副模样反差萌格外有趣,于是低下头,无辜地问:“我也没干嘛啊,为什么讲我?”

苏萤气急败坏:“你怎么跟个小孩子似的,说脱就脱?”

叶旌低头看了看自己线条分明的腹肌,慢声问:“小孩子似的?你说我吗?”

“不是你还有谁?”苏萤不敢看他漂亮的桃花眼,又不敢低头看鲜明的人鱼线,视线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了。

叶旌忽然抬手,包住她热乎乎的脸蛋,这才发现苏萤的脸真的太小了,而且因为奔跑的关系,白里透红,漂亮得让人转不开视线。他瞬间晃神,而后在她的反抗里,重新固定住她的脑袋,硬是让她的视线不得不停留在自己身上。

“你说我像小孩子,是对我在健身房流下的汗水的亵渎,是对一个男人的侮辱,”叶旌半真半假地抱怨,“小姐姐,要不你再多看一眼,真的像小孩子吗?”

苏萤有一瞬的绝望——为自己摇曳的心旌。

她恼火地拨开魔掌,逃出他的领域:“……我要回楠都了。”

叶旌点点头,掌心还有她温润腻的触感,让人心思不定。

“马上我就去火车站买票。”这句话说完,苏萤终于镇定下来,微微扯起唇角,“所以就此别过,再不相见。”说完,本想抬手像长辈对后背那样,拍一拍叶旌的肩头,然而手心还是在距离他裸肩寸余的地方停住了。

无处安放。

苏萤只好缩回手,故作潇洒地挥了挥,转身就要离开。

叶旌一愣,快步追上前,一把拉住她:“你就这么丢下我?”

苏萤扯出手,微笑:“不然呢?”

“……可我没钱买车票啊。”叶旌眼尾一耷,满脸可怜,“你就这么把我丢在帝都自生自灭吗?”

“让你爸妈给你打钱。”

“不行,他们会要挟我答应很多不平等条约。”叶旌一口拒绝,“未来一年生不如死。”

苏萤好整以暇地抱胸,问:“那你想我怎么做?”

“好人做到底,也替我买一张回楠都的火车票?”

“可以。”苏萤伸出两个手指,“不过有两个条件。”

叶旌眉开眼笑:“你说。”

“第一,回楠都后车票钱微信转给我,不收利息,但不得晚于24小时。”

叶旌一口应下,又问:“第二个条件呢?”

苏萤清了下嗓子,严肃正经地说:“从今往后不许在女孩子面前脱衣服擦汗——你又不是三岁小孩儿!成不成交在你。”说完就走。

叶旌嘴角一勾,眼角眉梢满是喜色,一边套上T恤,一边追在她身后:“好好好,我答应,保证以后都不在‘别的女孩子’面前脱衣服——”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