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苏念君周勋是男女主的小说_我曾恨过也爱过小说

发布时间:2018-10-11 10:03

我曾恨过也爱过是很多书迷们都在追的一本都市爱情小说,该小说的作者是芒果千层,小说中讲述了主角苏念君、周勋两人之间的故事,小说内容非常的精彩,情节饱满扣人心弦,,下面给大家带来我曾恨过也爱过015我和石头哥哥要结婚了:古琼既然这么关注周勋,不可能没了解过周勋帮我的原因,也不可能不知道我妈自杀的事,可她依然如此轻蔑地提起我妈……大约还是因为看不起我,没把我放在眼里吧。

我曾恨过也爱过

推荐指数:8分

《我曾恨过也爱过》在线阅读全文

我曾恨过也爱过015我和石头哥哥要结婚了

她抬起手,捏住我的下巴,眼里透着怨毒。

我蓦地惊醒过来,连忙解释道:“你误会了,是因为我妈临终前拜托周叔叔,他又看我可怜,才会帮我。”

古琼眯起眼睛,上下打量我。

我坦然地对上她的视线。

她看了好一会儿,捏着我下巴的手徒然收紧,狠声道:“我奉劝你,不要对阿勋产生任何幻想,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我还是没想明白她为什么对我抱着如此重的敌意。

她都已经是周勋的未婚妻了,难道还怕别人抢走周勋吗?

我低声道:“你放心,我叫他叔叔,怎么可能对他……有别的心思。”

古琼冷笑一声,放开我,道:“别给我花言巧语,我还不知道你们这些小门小户的女人,就想着往上爬,以为能攀上高枝做凤凰。”

她话里话外都是鄙夷。

但对于她的轻视,我并没有放在心上。

古家是帝都很有权势的世家,她又是古家嫡亲的大小姐,我确实远远比不上她。

我从来不是妄自菲薄的人,但我也不会盲目自信。

而且现在恐怕不管我说什么,她都不会满意,还不如干脆闭上嘴巴,免得更加激发她的愤怒。

古琼冷笑道:“你自己最好瞧清楚自己的样子,阿勋不可能看上你这种女人,周家也不会允许他娶你,你就死心吧,别再缠着他不放。”

我在心里轻轻地叹了口气,仍旧保持缄默。

可或许就是因为我这副逆来顺受的表情,让她心气更不顺。

她口气越发不善,讥讽道:“别装得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在我面前规规矩矩,说不定转头就爬床了……也不知道你妈是怎么教你的……”

听她用这样不尊重的语气说起我妈,我实在忍不住,抬头望住她,道:“古小姐,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当小三,不然我妈一定会气得从地底下跳出来。”

古琼怔了下,大约是没想到我会顶嘴。

我道:“我妈就是被小三逼死的……她已经过世了,麻烦古小姐不要迁怒到她身上……”

古琼既然这么关注周勋,不可能没了解过周勋帮我的原因,也不可能不知道我妈自杀的事,可她依然如此轻蔑地提起我妈……大约还是因为看不起我,没把我放在眼里吧。

她大约已经回过神来,阴冷地扫过我,道:“脾气还挺大啊。”

我微微低下头,道:“……抱歉。”

就算只看周勋的面,我也不会和她起冲突。

只要她不骂我妈,我都能忍受。

古琼盯了我好半天,道:“我最后警告你,别去招惹阿勋。”

我低眉顺眼,道:“我不会的……”

可她似乎还没有气消,脸色阴沉得可怕。

好在这时候有佣人在门口禀报道:“古小姐,有位龚珊小姐来访。”

龚珊竟然找过来了?

我不由怔住。

古琼看我一眼,突地勾起嘴角,对佣人道:“把她请进来。”

佣人领命而去。

古琼似笑非笑地盯着我:“既然是你认识的人,那就跟我一起去见见吧。”

我只觉得她的笑像是毒蛇吐信,让我没来由地打了个冷战。

龚珊来这里,很有可能是她发现我被救走了,又联想到周勋几次三番帮我,这才找过来。

这种时候,我压根不想看到龚珊。

古琼却并不给我逃脱的机会,冷冷道:“你只是手残废,脚还没瘸,难道还要我扶你出去?”

我咬了咬唇角,道:“古小姐,我不太想……”

古琼打断我:“既然你不愿意走,那我叫人来抬你好了。”

这是要逼着我去见龚珊。

我暗暗叹口气。

毕竟是在周勋家里,她又是周勋的未婚妻,我只能低头,跟着她下楼。

龚珊见到古琼,直接奔上去,谄媚道:“古小姐,久仰大名,本来应该早点来拜访您的,只是家里出了点事……希望古小姐别介意。”

比起在我面前的趾高气昂,此刻的她不知道有多阿谀奉承。

古琼淡淡一笑,道:“不用客气。”

语气温和得不像话,可明明前不久,她还对我百般挑刺。

我在心里暗暗地摇了摇头。

这两人还真有点相似。

就是不知道,如果古琼得知龚珊其实也在觊觎周勋,还能不能维持她的大小姐仪态。

至于龚珊,她倒是个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厉害人物,我一点也意外她在古琼跟前所表现出来的谦卑和恭顺。

龚珊笑盈盈道:“我今天来,主要是有两个事情要麻烦古小姐。”

古琼慢条斯理地坐到沙发上:“你说。”

龚珊的目光转向我,冲我露出一丝恶意的笑:“我和石头哥哥要结婚了,就定在下个月初八,如果到时候古小姐哈在花临,无论如何都请赏光莅临。”

我听得发愣。

下个月初八,离现在也只有半个月时间了。

可我妈才刚下葬……

我心里涌起无尽的恨意。

龚珊是故意的,她就是要让我妈连死都不得安生。

至于苏石岩,他能开精神病证明断送我的前程,又默许龚珊折磨我,送我去精神病院,连父女亲情都不顾念的人,又怎么会记得我妈。

我死死咬住牙齿,只觉得可悲至极,因为我徒然发现,我的愤怒没有任何用处。

龚珊还在冲我挑衅地笑。

我知道她在炫耀她的胜利。

我几乎要把舌头咬出血,才勉强克制住自己胸口汹涌的情绪。

古琼道:“有时间我会去的。”

她这样给面子,龚珊显然很是欣喜。

龚珊的目光再次落在我身上,道:“还有一个事……古小姐,您也知道,苏念君是苏家的女儿,她有精神病,我得把她带回去,免得她冲撞了你和周先生。”

果然是来带我走的。

偏偏古琼满脸兴味,勾着唇角问我:“原来你有精神病?”

我知道她其实是想羞辱我,干脆闭着嘴巴不说话。

龚珊在一旁答道:“是啊,正常的时候还好,就怕她发病,很吓人的。”

古琼挑眉:“是吗?”

龚珊点头道:“所以我要把她送回精神病院,赶紧给她治疗。”

我的心彻底沉下去。

如果再次被带走,肯定又跟做完一样,被她踩在脚底下凌*辱,最后被关进暗无天日的精神病院里,日夜受着折磨。

古琼道:“原来是这样,那我也不好再留她,免得耽搁病情。”

龚珊讨好道:“谢谢古小姐,您太善解人意了。”

古琼勾起红唇,愉悦一笑。

这两人竟然就这样言笑晏晏地决定了我的去处。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