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我曾恨过也爱过免费阅读章节_我曾恨过也爱过小说

发布时间:2018-10-11 10:03

这本名字叫做我曾恨过也爱过小说是一本非常精彩的都市爱情小说,该小说的作者是芒果千层,小说中主要讲述了苏念君、周勋之间的故事,小说内容丰富,人物描写生动形象,下面给大家带来我曾恨过也爱过009给你开了精神病证明:我想了想,道:“劳烦转告周叔叔,我很感激他的帮忙,以后有机会,我一定会报答他。” 周宁这次多说了几个字,道:“苏姑娘,我看你还是自己和三爷说吧。”

我曾恨过也爱过

推荐指数:8分

《我曾恨过也爱过》在线阅读全文

我曾恨过也爱过009给你开了精神病证明

不知怎么,我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

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我看向副驾驶座上的青年,笑着问道:“我该怎么称呼你?”

青年正襟危坐,道:“我叫周宁,叫我阿宁就好。”

他肌肤偏小麦色,面目也有些严峻,有种不苟言笑的意味。

我暗暗琢磨着,他姓周,周勋又叫他阿宁,语气很是亲昵,想来他在周勋身边的地位肯定不低。

周勋竟然派这样一个亲信跟着我,我自然得好好打交道。

我又微笑着道:“你多大呀,我今年二十二。”

周宁道:“二十五。”

比我大三岁,我道:“那我叫你阿宁哥吧。”

周宁点头。

我们并没有过多交谈,他是个沉默寡言的人,而我也怕说错话,最后便也缄默起来。

半小时后后,我回家拿了行李。

可能是早上的事,给了佣人一个警告,他们对我还算客气。

我也不甚在意,反正等我拿回这座宅子,肯定不会再留着这些人。

之后周宁便送我去机场。

我取了登机牌,十分感激地对周宁道:“我要过安检了,今天多谢你。”

周宁点点头,并不多言。

我想了想,道:“劳烦转告周叔叔,我很感激他的帮忙,以后有机会,我一定会报答他。”

周宁这次多说了几个字,道:“苏姑娘,我看你还是自己和三爷说吧。”

原来他叫周勋三爷。

我笑了下,应了好。

他说得不错,我确实应该亲口和周勋说,叫人转达,总归不够诚意。

之后我便过了安检,周宁也离开了机场。

离登机还有一个小时,我坐在候机室里,用手机打开学校官网,查看我们学院的一些临床医药文献。

中途接到同寝室好友刘珺瑶的电话。

我们这一届医学院女生就只有我一个,寝室没住满,珺瑶却是女生最多的艺术学院,因为寝室不够,这才被安排在一起。

大学四年,除了上课,我们几乎形影不离,她算是我最要好的朋友。

珺瑶甜美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带着浓浓的急切:“念念,你怎么退学了?!”

我听得一愣。

退学?

我正要赶回去把论文写完交给唐老师,怎么会退学呢?

珺瑶可能是见我不说话,更加焦急,道:“是不是你妈的事还没处理好?可你也不用退学啊!”

我妈出事,除了唐老师,我就只告诉了珺瑶。

但我并没有说我妈是跳楼自杀,主要是不想让她担心。

我有些迷茫,道:“我正准备回学校……我根本不知道退学的事啊!”

珺瑶狐疑道:“这就奇怪了,我刚刚听宿管老师说,你退学了,要安排新人住我们寝室……学校怎么会无缘无故地让你退学?你赶紧找你们老师问问……”

我连忙给唐老师电话。

唐老师似乎很诧异,道:“念念,你没事?”

我愣了愣,难道她以为我出事了?

但我也顾不得多想,急声问道:“唐老师,我听说我被退学了……您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唐老师道:“你爸派人来学校,说你因为你妈妈的死而受了刺激,精神崩溃……他给你开了精神病证明,来学校办理了退学手续……”她语气很困惑,道,“念念,你真的没事吗?”

我捏着手机,只觉得晴天霹雳!

苏石岩竟然给我开精神病证明,让我退学!

这一招釜底抽薪,的确是毒辣。

他和龚珊这样做有什么目的?

估计还是为了财产吧。

毕竟我一旦成了精神病,苏石岩就是我唯一的监护人,能动用我所有的东西,而外公的遗嘱,也会变成一张废纸,到时候苏石岩就能继续霸占外公的产业……

我一时竟有些不敢置信。

苏石岩可是我的亲生父亲!

为了钱财,他竟然不惜伪造我是精神病人,彻底断掉我的前程。

帝都大学有多难考,医学院有多难进,当年我伏案疾书,付出多少心血才考上,如今却被他硬生生地毁掉了。

唐老师道:“这个事我也觉得蹊跷,当时还想联系你核实情况,可校领导一锤定音,据说是上面有人打过招呼……”

她并没有多说,大约也不太方便透露更多。

我却听明白了她的意思。

也就是说,苏石岩找了厉害人物,直接越过唐老师跟校领导交涉,让唐老师没法替我讲话。

到底是在谁帮苏石岩?

我想到之前周勋说的,沈家给苏石岩做了担保,苏石岩才能够顺利出来。

这次估计也是沈家做的吧。

我不认识沈家人,想要跟他们理论都没办法,虽然我很想问问他们,为什么要帮苏石岩这种人面兽心的东西。

而眼下最要紧的是,接下来我该怎么办。

没想到苏石岩和龚珊竟然能想到如此歹毒的手段。

我现在就是回学校,学校肯定也不会再接纳我。

最后我都不知道怎么和唐老师说的,只觉得脑袋发晕,压根说不出话来。

挂了电话,我木然地起身往回走。

候机室里热闹非凡,有情侣亲亲热热地从我身侧走过,有小孩绕着我的行李箱奔跑,我却只感到浑身发冷,如坠冰窖。

但我很清楚,此刻我绝对不能认输。

苏石岩和龚珊还没有得到报应,我怎么能就此被打倒呢。

我要振作起来,找到解决的办法。

否则苏石岩和龚珊只会更逍遥。

我飞快地打车,去了城东的芙蓉苑。

我妈在生前购置了几处公寓,用来出租的,芙蓉苑是新楼盘,年前才装修好,我妈想多晾晒半年再出租,便空置到了现在。

这是我能想到的唯一落脚点。

放了行李,我便开始思索对策。

如果苏石岩强制将我送去精神病院,那一切都完了。

可我也不能因此逃跑。

躲躲藏藏毕竟不是办法,我的退缩只会让苏石岩和龚珊更得寸进尺。

只是……此时此刻我才发现,我竟然不知道向谁求助。

我只能想到周勋。

可今天早上他才帮过我,我怎么能再次麻烦他?

我深深吸了口气,也不知道苏石岩和龚珊出狱没有。

等他们出来,我是不是直接去找他们对峙?

但……很有可能,他们也在等着我自投罗网……

我坐在沙发上,陷入了沉思。

等我再次回神时,发现肚子早就饿扁了,而窗外暮色四合,已是华灯初上。

我走到窗户边,朝外望去。

花临的晚上还是很热闹的,霓虹闪烁,楼底下的街道上摆满了夜宵摊,许多人喝着酒聊着人生,很是欢快。

别人的生活如此的丰富多姿。

而我却被自己的亲生父亲逼到走投无路。

我疲惫地揉了揉额头,正想下楼找点吃的。

哪知道刚放起身,就听见有人在开锁。

我皱眉,难道是小偷在撬门?

可芙蓉苑这个小区只有刷卡才能上楼,平常还是很安全的……

我正犹豫着要不要给物业电话,门就被破开了。

为首的居然是龚珊。

这么快她就出狱了!

她身后带着十来个人高马大的保镖,气势汹汹地冲进来。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