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林安东段晚照by戴青_妻子的双面情人戴青小说

发布时间:2018-10-11 11:02

连载中小说妻子的双面情人是来自绾书文学网平台的一本男频小说,作者为戴青,妻子的双面情人戴青精彩节选:“这十年,我们走得不容易,周旋在你父母和我父母之间,我也累了,我也是家里的独生子,当初答应跟你定居在你父母的城市,我也算是背井离乡,过年才回家一次,结婚这十年来,我父母就结婚那年见过你一面,家不成家,还是散了吧。”

妻子的双面情人

推荐指数:8分

《妻子的双面情人》在线阅读全文

妻子的双面情人第4章 怀疑闺蜜

我的喉咙像被堵住一块棉花,心脏更像是被重锤直击了一记,这突如其来的话语,让我不敢相信是真的。我想过无数次我们之间谁捅破这层纸,说出这句话,我以为会是我忍受不了而提出来,想不到竟然是他……

“这十年,我们走得不容易,周旋在你父母和我父母之间,我也累了,我也是家里的独生子,当初答应跟你定居在你父母的城市,我也算是背井离乡,过年才回家一次,结婚这十年来,我父母就结婚那年见过你一面,家不成家,还是散了吧。”

人人都说相爱时不需要理由,分手离婚的理由却有千千万万个。

“十年了,你今天才和我说家不成家?公司发展突飞猛进,你来和我说背井离乡?”我连说话都止不住颤抖,额头已经冒冷汗,双手不断搓着衣摆,不知道要放在哪里才会显得比较自然,我恨极了自己一遇到事情就要哭哭啼啼的毛病,恨不能抽自己一巴掌。

“段晚照,我不说,是我一直忍耐着而已,十年来,我真的是累了,培训公司里面的股份,你想留的也没用了。上个月已经被周晋收了,你也知道,也签名同意了。毕竟是块鸡肋,分得的钱我会悉数还给你,这几年经营不太好,钱没几个,今晚我会让财务转到你银行卡,账单和合同都发给你。但是投资公司这块,当初法人也不是我,所以现在也没你什么事。房子当初买的时候是我名下的婚前财产,鉴于你目前没有工作,也没有收入,菀菀的抚养权归我,也省得你拖着一个油瓶,省得以后没别的男人敢靠近你。”

我死死盯着眼前这个一起生活了十年的男人,这种丧尽天良的话他怎么能说出口!?

他的话,无论怎么听着都是阴谋,条理清晰,每个字句都无法反驳,像是打过草稿一样,公司财务安排好了,一分钱都没有错给我,就连我十月怀胎生出来、一心一意照顾了十年的菀菀的抚养权他都不放过!

我越想越觉得发指,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候?为什么偏偏是周晋收购我所占股份最多的初创网络课程培训公司的节骨眼?

“你是故意的对不对?一切都是你蓄谋的对不对!?你很久之前就开始预谋了对不对?!”我已经不顾形象扑上去揪住他的衣领,他轻松一动手就将我的手扯开,侧身就把我撞倒在沙发上。

“段晚照,要点脸吧,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我怒不可遏,“现在是谁不要脸!休想跟我离婚!我不会让你如愿的!还有菀菀,你想都别想我会给你!”

他顿了顿,“你想要什么条件可以提出来,但是菀菀是绝对不能归你,你要放房子我可以给你买,你要钱我可以给你,菀菀给我也是为了你好。”

我原本不想哭,对着这个熟悉到陌生的人渣我还是不争气,抑制不住自己的泪水,无法控制好自己一如既往的淡定语气,剩下的只有怒火和委屈,愤懑和不解,恨不能将他千刀万剐。

“你说,龚卫宁,你跟我说,你在外面是不是已经有了女人?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做错了什么!?”

“我们的婚姻只是你我的问题,跟别人没关系。”他淡漠如水,“理由就如上述,我们双方对这个家庭的付出是不对等的,而我为了你,为你们全家都付出太多,我累了。”

“为什么十年前你不说累,为什么五年前你不说累,今天你才跟我说你累了!我不信!你回答我,到底是哪个女人!如果她真的值得你放弃我,放弃这个家的话,我同意离婚!”我失去了该有的尊严,我开始变得我曾经耻笑过的愚蠢的跪求男人回心转意的那些女人一样,我突然发觉自己很无力,也很贱!

我瞥见他的神色动摇了半秒,旋即又冷冷的道:“如果你不想离婚,就让你爸爸答应落实实验室投资的事情吧,这样我才会相信你心里面是有这个家的。”

“你是在威胁我吗?”我算是明白了!

“随便你怎么想!”说着,他拂手离去。

我开始感觉害怕。

我曾经无数次练习过一旦发现他在外面有了女人,我该怎么办,事实上我发现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踏出校门到现在,没有参与过任何真正意义上的工作,带孩子已经用去三年多的时间,二十六岁那年去我爸爸的实验室帮帮忙,二十八岁以后就一直在家里带孩子辅导她作业,除了跟姚诗诗和赖苑君见面,我几乎从没离开过这个家半步。

更为可怕的是,我从没想过最先提出离婚的人,竟是他!

我拿起手机,第一个打过去的就是姚诗诗。

姚诗诗带着赖苑君来,赶到我家的时候,我竟然已经在沙发中窝了一个半小时一动不动,只默默的流眼泪。

“怎么了啊?晚晚?天哪……你这真是……你倒是说说话啊!”姚诗诗摇了我几下。

我不为所动,直到赖苑君蹲下,在闻到她身上发出一股淡淡的茉莉花香后,我惊愕抬头,死死地盯着她,我的眼神把赖苑君吓了一跳,但她也只是后退了一步,并没有多大特别之处。

我心神不宁,脑子开始不断构筑赖苑君和龚卫宁之间勾搭上的可能性。我知道我肯定是疯了,竟然开始怀疑自己的好朋友,但是我不得不多想,我现在已经失去理智。

至今三十二岁的赖苑君依然单身,在某科技大企业做开发部门经理,专业、知性同时长相温柔体贴,加上经常健身,节制饮食,身材保持得很好,三十二岁看起来像是二十三岁,是个男人都想征服,龚卫宁也曾不止一次在我面前夸她的好。

“你倒是说话呀!晚晚,是不是龚卫宁对你做了什么?”赖苑君还是像在大学里一样紧握我手臂,担心我,关心我,眼神里透着清澈的真诚。

我摇摇头,不敢想象赖苑君会和龚伟宁偷情的样子,我不断再心里面骂自己,段晚照你个疯子,龚卫宁的错误你竟怀疑到自己朋友头上去!

我断断续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把龚卫宁刚刚说过的无情的话都告诉她们。

“这个渣男!当初也是他勾搭上你,教唆你辍学,让你死心塌地连前途都陪葬了嫁给他,十年的青春,就只能换来一纸离婚证书吗?就连菀菀他都想占去!他还能不能更下贱一点?!”赖苑君少见的气愤,“他是不是在外面有女人了?”

“对呀,晚晚,他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敢这样对你?”姚诗诗追问。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死命摇头,脑子一片空白,鼻子却像是上瘾一样吮吸着赖苑君身上的香水味,我觉得我快要疯掉了。

姚诗诗继续道,“以我的了解,龚卫宁是说什么就做什么的人,你有什么打算?”

赖苑君瞥了姚诗诗一眼,“能有什么打算,跟他死磕到底,这样的人渣,十年糟糠妻都不如外面的花花草草,那就把该要的都要回来!”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