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林安东段晚照小说_林安东段晚照妻子的双面情人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1 11:02

这本连载中小说妻子的双面情人讲述了主人公林安东段晚照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戴青的倾心巨作,妻子的双面情人精选篇章:就对他有了几分好奇。我总觉得喜欢乐器的人,总是能轻松的交流,同时也有种莫名的同道中人的熟悉感。一见面便已经觉得对方是故人。

妻子的双面情人

推荐指数:8分

《妻子的双面情人》在线阅读全文

妻子的双面情人第6章 要个双人房

我对来酒吧的记忆少之又少,第一次还是在大二的时候姚诗诗带我去的,她上学比我们早,比我小两岁却只是比我低一届,同专业的小师妹,一见面就自来熟,她第一次回学校的时候,就是我和赖苑君接的她,带她逛了几圈校园后她就经常找我们玩。

那次她生日,我和赖苑君被她带着来酒吧,也就是那天我认识的龚卫宁,他是姚诗诗的班主任。一早听闻他在学校里面叱咤讲坛的飒爽英姿,也得知他是一票女学生心目中的男神,当然那会儿还没有男神这种称呼,要是有,他恐怕就是全校女生心目中的男神吧。

不夸张的讲,他的长相有些木村拓哉的优雅和忧郁感,听闻他在上课之余,下课后还会去给中小学生培训小提琴,小提琴拉得很好,所以让当时正在学钢琴的我也就对他有了几分好奇。我总觉得喜欢乐器的人,总是能轻松的交流,同时也有种莫名的同道中人的熟悉感。一见面便已经觉得对方是故人。

记得那天他也是穿一套运动装,和此时此刻在吧台前坐着的林安东很像。

我还是点了杯黑寡妇,而林安东点波斯猫。

百无聊赖的喝着,我知道这个聪明的男孩一定知道我是出事了,他也没问我,只安安静静的陪着我喝酒,续杯的时候他让我少喝点,伤身。人在伤心的时候这话是最听不得的,他越是关心我,阻拦我,我越是任性一口气喝了五杯。

微醺之时,我放肆拿起他的酒杯,给他灌酒。

他悉数喝了,我哈哈大笑,一边流泪,他只默默看着我,不怎么说话。那眼神,真的很像那天第一次见面的龚伟宁呀。

也不知道喝了多少,身体已经开始歪歪扭扭,他轻扶着我,不断小声叫着:“晚晚姐——别喝了,回家吧,咱回家。”

“回家?回什么家?我已经没有家了,没有家!喝!”拿起的酒杯摇摇晃晃,酒撒在我身上,他忙不迭的让服务生送来纸巾,给我擦几把之后,稍显霸道将我身子扳过去,“不能喝了,晚晚姐!”

我迷迷糊糊倒在他身上,一股晒过阳光的洗衣液的味道,薰衣草味的。

“来,我们回家。”他搂着我,往外走,开门的时候风一灌进来,我就觉得冷,紧紧的抱着他,神经质的手舞足蹈,声音已经开始哽咽,“我没有家了,我不回家。”

他不顾我胡闹,掏出手机要叫车,我欲夺他手机,却不慎把它推倒,他忙不迭捡起来,却发现摔得屏幕都碎了,我迷糊中看到却因为被酒精冲昏了脑子没有道歉,只一味胡闹说不想回家,求他不要送我回家,声音几近哀鸣。

“好好好,不回家,咱不回家。”他放弃叫车,扶着我往回走。

这条路就像是我当初和龚卫宁喝完酒走回学校的路一样,只是当时没有醉,我们之间的距离很近,若即若离的,我那时候喝了几杯也有点晕眩,几乎有种想要靠在他身上的欲望。当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他说那天他也这么想的,说,当时就想牵着我的手一起去私奔,保护我一辈子。

附近没有什么好的酒店,林安东带我到临近不少学生都光顾过的宾馆,服务员看我们一眼,一副对我们之间的关系了然于胸的样子,同时透着一丝不可言说的笑意问:“您好,请问是要单人床?还是双人床?要几间房呢?”

“单人标间,两间。”林安东一边说一边摸口袋。

妹纸有点儿愕然抬头,兴许是见过太多学生情侣双双对对,把林安东也当做一份子,当林安东说完后,她盯了我两秒,随后看着电脑道:“一共256。”

林安东翻钱包,里面只有200现金,脸上有点难为情,“不能少了?现金不够,手机坏了。”

妹纸的脸突然变了,“住个宾馆你还讲价?大晚上的,就两间了,方圆几百米都满客人了这个时候,你要是不要,等会就没了。”

“还有没有别的选择?”

“你可以选择双人床标间,186。”

他看了我一眼,“双人床就双人床吧,谢谢了。”

进房间我第一件事情就是吐。

来不及跑去洗手间吐,一个转身就忍不住吐林安东身上。他马上脱掉被我弄脏的外套,有条不紊搀着我往洗手间走,帮我用热水擦脸,给我煮开水,帮我漱口,还下去给我买解酒药,这一系列的事情做完后我清醒不少,同时也觉得特别的丢人。

“对不起……林安东,我--”

“没事,晚晚姐,你最好洗个澡,早点休息。”他稍显窘迫坐在旁边,看了一眼双人床“你如果没什么事儿的话我也该回去了。”

“你住的地方离这儿远吗?”

“坐车十来分钟吧,不算远。”

“留下来吧。”我不知道哪里来的胆量,也惊讶于自己一个已婚妇女竟然敢这样跟一个比自己小七八岁的小男生说这样的话,也竟然不怕他错想我。

他果然愕然地看着我:“晚晚姐……”

“怎么?是不敢还是不想?”我仰起头,有些不服气盯着他,我就不信我天天在家里涂抹的护肤品没有保养出一点吸引男人的魅力,而且今天我还特意穿了一件低胸连衣裙作为内搭,围巾脱下就是胸前无尽的风光。我不相信我已经步入没有丝毫吸引力的黄脸婆行列了。

仿佛受到挑战,他一挑眉,有点吞吐说,“有……有什么不敢的?”

“那你留下来吧,我想找人说说话,好吗?”

他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嗯,好的,晚晚姐,我今晚就看出你不开心了,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或者我可以帮上忙。”

“我老公,他不要我了,他要离婚。”说起这两个字,我的心还是有所挣扎。

他刚开始很惊讶,但还是安静听着,没有插话,一直到我吐槽完毕,他才试探着走过来,小心翼翼搂着我,我也大胆把头轻靠在他的肩膀上,此时此刻,我太需要一个温暖的怀抱。

“抱紧我。”我蜷缩在他怀里,很温暖,已经好久没人这样抱过我了,我贪婪地也紧抱着他,感觉他年轻的心脏越跳越快,几乎可以摸到他因为紧张而变得僵硬的肌肉的线条感。

随着彼此呼吸开始变得急促,我仰头,发现他也正在看着我,目光清澈无比,他面对灯光,可以看出他毛孔冒出细密的汗珠,看着他轻轻煽动的双唇,以及他担心的目光,我情不自禁仰头,吻上去。

他迅速躲闪,如同受惊的兔子。

我掩饰尴尬,放开他,走到另一边的床,“睡吧,天气不热,没有出汗,不洗澡了。”

关了灯盖上被的时候,另一边的灯光也关了,我的被子却被他掀开,他钻了进来。

黑暗中,他稍显笨拙,借着外面洗手间的灯,我没有看到他平日里闪亮的眼睛,他不敢看我,只是青涩的把温热的手往我衣服里蹭。他的手顺着裙子,伸到上面来的时候,我浑身血脉都膨胀,眩晕的感觉充斥着头脑。

我知道我不能这样,但是我停不下来,没办法叫他停下来,我可耻的享受着被他温暖包裹着的舒服和痛快,享受着许久没有被男人温暖包裹触摸的颤栗和快感,贪婪地把他的手引导到我最容易敏感的地方,一寸寸触摸,把一切都抛到九霄云外。

第一次,他没找对位置,我握紧他的手指导他,一步步引导他。

他气喘吁吁,大汗淋漓,我也如此,一直到他嘴巴里终于发出痛并快乐着的嗷叫,我也酣畅淋漓的继续蜷缩在他温暖的臂弯里。

我睡得很熟。第一次觉得睡觉还可以这么安心,第二天醒来,床头柜有一份热粥,一张纸条——姐,我先回去做论文了,你好好睡,醒了把粥喝了就回家吧。

对着纸条发呆,回想昨晚的行为,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出轨,但是我对龚卫宁竟没有丝毫的愧疚。如果真要说到歉意,就是把安东拉下水,昨晚我应该吓到他了吧?

回到家已经是下午两点,一如既往的空荡荡,我已经想不起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搞卫生,一遍又一边的擦洗洗手间,拖地,一直到精疲力尽都没有办法缓解我对龚卫宁的恨以及对自己的怀疑。

打电话拜托我妈把菀菀接回她家里,我就化好妆开车找龚卫宁。

不料去到他办公室门口却看到周晋,看到我他不似往日一样咧嘴大笑,而是带着几分尴尬,显然我的事情姚诗诗肯定跟他说了。跟他打过招呼我欲推龚卫宁的门。

“晚晚,有事儿吗?”他下意识把身体横亘在我面前。

我好奇,“你在干嘛?”

“这不,诗诗有点事儿跟卫宁商量,你等会再进去吧。”

我眯眼,却也有点儿愤怒,姚诗诗竟然没有告诉我她过来找龚伟宁!

“姚诗诗也在?什么事情连你都不能知道?”

他看了我一眼,拉着我往安全门走,一边低声说,“晚晚,你的事情我听说了,你也要检讨一下你自己,听诗诗说卫宁经常说他累,你不但不在工作上帮上忙还不给他家庭温暖。另外一方面,你们之间的事情,诗诗会帮忙说服卫宁的,你等她看看结果如何吧,我们刚谈完工作,她正跟卫宁在里面说呢,家长里短的说了好一阵了,我参与不了,只好先出来。”

不但不在工作上帮上忙还不给他家庭温暖……万万想不到龚卫宁在姚诗诗面前竟是这样说我的!也不知道他们俩竟然好到跟闺蜜似的,互相吐槽彼此对象。

我一气之下就跟周晋说,“老周,我的事情不用你们管,我会解决的,麻烦你也说一下你们家诗诗吧。”

正往回走间,办公室门开了。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