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主角是马耳何洁彤的小说在哪看_《失败者游戏》小说阅读入口

发布时间:2018-10-11 11:30

连载中小说失败者游戏是著名作家马耳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马耳何洁彤,该小说划分在男频小说,都市小说失败者游戏精选篇章:刚开始时,龙莉只是伤风咳嗽,我们都没有重视。过得半天、一天,龙莉出现咳血的情况。巧巧急忙安排医护人员上来,但检查不出问题根源。等到4、5天的时候,龙莉浑身出现淤青。我心里万分焦急、难过得几乎滴血,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我莫名其妙地怀疑,我也准备死了。

失败者游戏

推荐指数:8分

《失败者游戏》在线阅读全文

失败者游戏第三十六章 很简单就死了

“咳哇......”

“呵啊......”

“看来想不死都不行了......”

凌世辉侧头躺在我的怀里。他苦笑说话的模样,再次触碰着我的泪腺。我对凌世辉的感觉很复杂,当时最清晰的是亲人离世般的心痛。

曾长贵的靠近,就像死神的来临。我没有想着进行负隅顽抗,因为凌世辉一手把我推倒在地,兀自站在原地为我拖延时间。

那一瞬间,我猛然意识到,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我拖延时间。包括投奔邓灯、截杀张继元、故作绝望、解释技巧,如此等等。

新出现的失败者,吸引了曾长贵的注意力,让我和凌世辉得以暂时存活。

他们4人激斗,眨眼分出了胜负。巧巧6次重生,力量与技巧都得到飞跃性的提升。她与龙莉合击,逼得曾长贵连连退避锋芒。另外那名失败者稍微动了动手,见势不妙,甩头就跑。

巧巧故意留下机会,让曾长贵逃走。龙莉颇有微词,认为应该斩草除根、以绝后患。巧巧指出曾长贵是有钱就能聘用的家伙,留着说不定可以据为己用。

龙莉将我们拉出地面,立即就要上车逃走。巧巧极力劝止,说外面有包围圈,开车等于做靶子。

多次被否决意见,龙莉脾气爆炸,不管不顾地爬上了巧巧开进来的路虎。油门猛踩,路虎冲进赌场甩尾调头。龙莉沉声招呼我们上车。

凌世辉跳上副驾驶座位,我爬上后排座。巧巧失笑摇头,纵身跳入暗道。

路虎去势凶猛,咆哮着冲出赌场,在不宽不窄的过道上碰撞剐蹭,带出许多火花。当四周空间骤然变大的时候,我们才看到外面站满了人。

那些人不要命地站着开枪射击。龙莉当机立断,猛打方向盘,使得路虎侧翻碾压而去。叮当轰隆之声,不绝于耳。而我头晕目眩,已经是听天由命的心态。

龙莉瞄准时机跳车,直接冲入人群收割性命。那些人根本来不及反应。明明刚刚还对着路虎开抢,眨眼就没有了手臂、呼吸、脑袋。

人数再多,也经不住龙莉的冲杀。他们死的死、伤的伤,无一能够开声呼喊。即便是惊魂未定的唯一一个幸存者,也被指刀抵住额头,慌乱不知所措。

“我问一句。”

“你答一句。”

“不要废话。”

龙莉问清楚赌场外面伏兵的情况。原来他们一半是秦康的人,一半是陈安东的人。说话的人秦康的信徒,直到指刀刺入额头的那一刻,他还相信秦康会及时出现、将所有敌人摧残到死。

我和凌世辉先后下车,踩了满鞋都是血。虽然看不惯龙莉的凶残,但能活下来,我感到莫大的庆幸。

身后忽然响起“咔嚓”一声,某个伤而不死的伏兵扣动了扳机,没有子弹射出来。赌场门口却发出“砰”的一声,那名伏兵应声而倒。

巧巧边走边称叹,说龙莉的勇猛令她佩服。龙莉拍了拍巧巧的肩膀,说要约时间肉搏切磋。这个时候,凌世辉却缓缓跌坐在地。

看清了凌世辉腰上的伤口,巧巧第一时间分辨不是她的子弹造成。龙莉不语,猜测那是翻车时中的流弹、知道凌世辉已经没有存活的机会。

凌世辉勉力笑着说话,希望我抱紧他。我像拥抱亲人那样,紧紧拥抱着他。我的泪水滴落在他的头上,融化不了他长时间遭受折磨积攒下来的污垢。

我没有刻意去感知凌世辉的状态,心底却不受控制地凭空浮现受伤、重伤、危殆等等字眼。我不想凌世辉死去,不想凌世辉离开,不想凌世辉轮回。

那是普通的枪伤。我咆哮着,让龙莉帮忙急救。龙莉不为所动,凌世辉清楚地告诉我:

“做了那么多坏事......”

“我该死。”

“就算口腔溃疡也会死。”

凌世辉说了一个不好笑的笑话,是希望在笑声中离开。但是我低头哭着,龙莉和巧巧严肃默哀,只听见凌世辉绝望的解脱的苦笑。

直到失去意识,凌世辉都没有说出半句像样的遗言。我想起他说过的很多话,那些话,再次赚足了我的眼泪。

恍惚中,巧巧对龙莉说了些什么。然后龙莉将凌世辉从我怀里拨到地上,扛着我离开。

徒步行走,并不代表安全。我们走了没多远,就又一次陷入重围。龙莉和巧巧分袭包抄,眨眼解围。得知这次埋伏包围的人是黄熙、丁奇派来的,我带路离开。

随后走过的那段路,我们都没有遇到敌人。与其说是因为我的运气避开了所有威胁,不如说是因为我的目的地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我折返地下赌场附近,捡回凌世辉的尸体,背着走向厚坪山。

渐渐走出油罐车爆炸影响的范围,巧巧安排车辆接应。为免走漏风声泄露行踪,巧巧亲自开车,直行到较远的地方,再换乘至厚坪山下。忙完这些事情,天色已经亮了。凌世辉浑身僵硬,若非巧巧提醒,我甚至无法帮他摆出好看的姿势。

龙莉与巧巧通力合作,将凌世辉抬到山沟附近挖坑埋了。我全程在旁边看着,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等她们长吁口气、问接下来怎么打算,我说常住厚坪山。

“那怎么可以?”

“你忘记自己的身份了吗?”

“被发现怎么办?”

巧巧立即表示反对。然而我已经笃定主意,不容商量。龙莉知道我想要做什么,冷声劝巧巧不必多言。巧巧见状,非但没有愤而离去,反而连打几个电话,安排人员到山下布防。

厚坪山很安静,坐于期间,仿佛真能忘却世间诸多烦恼。

有时凉风轻轻吹拂,只要把目光遮掩,就会感受到阳光飘洒在肌肤上的叮咛。有时雨雾厚重弥漫,只要忘情去享受,就会感受到空气沁肺透骨的温馨呵护。

风吹日晒雨淋,对脆弱的我没有太大影响,却令强健的龙莉日渐消瘦。

刚开始时,龙莉只是伤风咳嗽,我们都没有重视。过得半天、一天,龙莉出现咳血的情况。巧巧急忙安排医护人员上来,但检查不出问题根源。

等到4、5天的时候,龙莉浑身出现淤青。我心里万分焦急、难过得几乎滴血,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我莫名其妙地怀疑,我也准备死了。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