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失败者游戏马耳何洁彤小说第37章_失败者游戏第37章节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1 11:30

马耳作家的一本男频小说是失败者游戏,目前处于连载中,本小说阅读网已经上架失败者游戏,下面是精彩章节片段:当龙莉被诊断原因不明的时候,她明言很快会有人进攻过来。是我执意没有表态,龙莉才坚持留守、舍命不惜。巧巧知道她的身份,不敢多言。巧巧不可能知道,她为何特意来此一趟。我也是很久很久之后,才知道原因。

失败者游戏

推荐指数:8分

《失败者游戏》在线阅读全文

失败者游戏第三十七章 厚坪山死了人

“龙莉!”

我撕心裂肺地呼喊着。龙莉想要作出回应,但猛咳出大口鲜血,已无力说话。我看着龙莉,龙莉苦笑着歪倒。曾经不可一世的气概,如今只剩停止呼吸的皮囊。

如果说,龙莉迟早是死,那么,黄熙与丁奇的围攻就是对龙莉的成全。

这是油罐车爆炸之后的第7天。

巧巧接到山下人员的报告,声称发现大批可疑人员。不用查明那些人员的身份,巧巧已要求我们立即撤离。我没有听话,兀自坐在山沟附近。龙莉勉力爬起来,说要陪我坚守到最后。

短短片刻,巧巧又说可疑人员之中有黄熙、丁奇的部下。龙莉笑了,说大老虎不敢过来招惹我们、反而是小猴子不识好歹。我看出巧巧眼中的焦急,也看出龙莉的身体重新勃发力量。

不等冒犯的人员靠近,龙莉直冲下山。巧巧眼睁睁看着我,显然比起龙莉,她更在乎我。

我莫名笑了笑,跟着冲跑下山。巧巧紧随其后,并且忙而不乱地安排人员进行阻截与进攻。

夜色当中,我跑跳如飞,觉得自己终于可以像个男人那样战斗。但是好景不长,脚下砂石滚动顺山而落,我又滑得像个瘪气的皮球。

一株不大不小的树干,横腰拦住我的滑落。心底浮现的讯息,显示出龙莉已经停止移动。

不用细想已能知道,龙莉是遇到了进攻的人员。部分人员冲破阻截是意料中事,但冲破得那么快、那么快进攻到半山腰,连巧巧都觉得不可思议。

龙莉很快被进攻的人员包围,再想且战且退,已经没有退路可走。我竭力飞出3张A牌,想分散进攻人员的注意力。

3张A牌划过夜空,形成红白蓝3色彩带,将进攻人员都包裹了起来。进攻人员略一分神,发现彩带毫无杀伤力,一部分猛攻龙莉,一部分直扑向我。

巧巧见势不妙,喝令我上山避让,自己则尽力截杀。龙莉缓过劲,同样冲杀上山回护。我深吸口气,间断飞出3张A牌。

每张A牌都像长了眼睛似的,瞄准进攻人员的咽喉掠去。所过之处,人仰滚落。

“马耳在此!”

“谁敢一战!”

“尽管拿命过来!”

我放声咆哮,震得自己耳朵生疼。进攻人员惶惶不敢迈步,又不敢随便撤退,傻傻站着。龙莉趁机穿过人群,尽速上山。

巧巧在人群边缘接应。等龙莉靠近,顺势搭着龙莉的肩膀反身就跑。尚未跑出几步,人群之中高呼点破我的招数有限,号召众人再次发起冲锋。

眼见龙莉的状态已经变为危殆,我悔恨难当,又将3张A牌间断甩出。

进攻人员眼尖,纷纷寻找掩体避让锋芒。但每张A牌的先后左右上下飘忽旋转,不仅躲开了沿路的掩体,还将掩体后面的人员杀得抽搐倒地。

霎时间,半山都是无声惨叫的伤员,侥幸没被杀伤的人,全都身心惶惶不敢动弹。

如此形势,看似大胜在望。巧巧带着龙莉停在某棵大树之下,向我说明其它进攻人员已经先后突破堵截、渐渐包围山头。

脱困,是不可能脱困的。我唯一能做的,是坚持等某个时刻的到来。

龙莉坐在树下,已经无力靠背。我伸手按住龙莉的肩膀,想跟龙莉好好说话。龙莉抬头看了看我,勉力抬手、想拍拍我的手背。

那手刚抬到半空,已经微微颤抖、颓然落下。

我看到龙莉嘴角挂着微笑,感受到龙莉支持我的决定。我那自私的心,感到窒息般的沉痛。

撕心裂肺呼喊她的名字,她无力咳出鲜血。再想多喊一句,她已经听不到了。

夜色空明如许,龙莉无缘再见。曾几何时,厚坪山坳里避雨,感慨良多。枪林腥风都走过,无伤无痛,此刻倾如颓垣。漫山遍野无良朋,此生处处,皆是血路。

李茂兵、童彬、凌世辉、龙莉,仿佛都在天上看着我。我在树下站着,只为了等何洁彤。但是直到我被围殴捕获,何洁彤都没有出现。

在这第7天里,我觉得最对不起的人,是熊方。

熊方曾出现在厚坪山。她知道我找过她,还问我找她干什么。我没有搭话,因为凌世辉死了、进入轮回、她没有任何表示。

我们明明来自同一个世界,她不仅喂凌世辉吃子弹,还想喂凌世辉喝毒药,心肠坏到极点。到了多年之后,她肯定还有着特殊人群不可比拟的超凡实力、肯定知道凌世辉被虐待的事情。她袖手旁观不过问,任由凌世辉死去,如此冷漠,令我心寒。

尽管我对她不理不睬,她还是站在我的身边默默注视着我们。

当龙莉被诊断原因不明的时候,她明言很快会有人进攻过来。是我执意没有表态,龙莉才坚持留守、舍命不惜。巧巧知道她的身份,不敢多言。巧巧不可能知道,她为何特意来此一趟。我也是很久很久之后,才知道原因。

熊方待在我们身边,直到巧巧得知进攻人员存在的前一刻。看着熊方远去的背影,我仍在心里责怪。我悔不当初,无比希望生命可以重来。但是每一次重生,我都执迷不悟。

唉,说多都是泪,说回那天的事情吧。

丁奇的手下,将我和巧巧团团围住。巧巧意识到熊方不会出现、我也不会离开,独自冲出重围。

我甩出最后3张A牌,将4、50人的性命拿下,然后被扑倒在地。我不肯束手就擒,趁机挣扎抽出匕首,割伤、刺死了许多人员。他们不得不冒死抢夺,不得不处处留手。无论死伤,都很无辜。

当时的我杀红了眼,拖拽着2名可怜的年轻男子跳入山沟。其他人员拼命拉扯,白白增加了死伤。

山沟上面某位人员提议,用烟把我熏晕带走。我躲无可躲,拼命捡起地上的武器扔出山沟,希望打断他们的计划。但那盲目而可笑的拼命手段,显然是无效。

几分钟之后,山沟某处涌出大量浓烟。我知道烟都是由低往下走的,躲在角落不动。偏偏山沟上的人员不知耍了什么手段,使得大量浓烟逗留在山沟之内。

眼见如此下去不妙,我摸索逃窜,一不小心掉出了山沟,几乎摔死。

摔死的话,可能是最好的结果。摔不死,只摔断腿骨和肋骨,趴着等人围捕,并不是很好的下场。

捕获我的人,是丁奇的手下,他们强硬将我带走。黄熙的手下投鼠忌器,不敢追抢。于是没有过多久,我就被带到丁奇位于南厚镇的隐秘据点。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