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顾卿乔娇娇小说_顾卿乔娇娇柔情老公难自控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1 16:03

这本连载中小说柔情老公难自控讲述了主人公顾卿乔娇娇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芒小果的倾心巨作,柔情老公难自控精选篇章:一道审视的目光细细地扫过她的脸,从上至下,再从下往上一寸寸的。最后停留在那红肿的左脸上,原本低温的目光瞬间变得似冰刃凌迟着乔娇娇。

柔情老公难自控

推荐指数:8分

《柔情老公难自控》在线阅读全文

柔情老公难自控002 别后重逢

蓝园

乔娇娇的车子刚停稳,车门便被人从外面给拉开,身子一晃然后后背便抵在了冰凉的车身上。

一道审视的目光细细地扫过她的脸,从上至下,再从下往上一寸寸的。最后停留在那红肿的左脸上,原本低温的目光瞬间变得似冰刃凌迟着乔娇娇。

“谁打的?”

如雪山顶上那最冻人的风,所到之处无不让人心寒冷。修长而又骨节分明的长指覆上那红肿的脸颊,眼眸里带着摄人的目光,仿佛只要乔娇娇说出一个名字来,他便要毁了那个人。

“顾卿,我只是有些皮肤过敏,抹点药就没事了,你让我先起来。”背后传来的冰凉让乔娇娇非常的不舒服,但是顾卿的目光更是让她头皮发麻。

做他的情人三年,这还是第一次见他这般摄人模样,让她真的很不习惯。

“我问你谁打的,不要让我说第三遍。”气压继续降低,覆在伤处的手指越发的轻柔,眼底深处翻腾的怒气似有倾天之势。

“乔望天,”乔娇娇被那股强冷空气给惊天,没有再多纠结便将出手之人的名字说了出来,没有过多的称呼只是简单的名字。

“该死!”顾卿狠狠地一拳砸在车子的引擎盖上,眼里的怒气再也遮掩不住。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也不等电话那头说话就直接下令:“大量收购乔氏股票。”

挂掉电话之后,顾卿便一把拉过乔娇娇的手将她带进屋按在沙发上,然后便转身去找医药箱。

直到乔娇娇的脸上覆上一层薄薄的药膏,顾卿都没有再说一个字,熟知他脾气的乔娇娇知道他在生气。原本在乔家冷透了的心在这一刻渐渐回暖,她清了清嗓子想找些话来打破这尴尬的场面。

“以后不要再回去了,至少不要单独一个人。”依旧是那低沉好听的声音,只是少了几分冷意多了两分无奈,背对着乔娇娇的俊脸上满是狠戾,乔氏算是得罪他了。

“谢谢,”低着头,乔娇娇轻声道谢。外面艳阳再好,也无法让她被乔望天伤到的心变暖,但是在这个男人面前仅仅几句话便让她心里充满暖意。

这声谢谢是应该的,不是么!

“我该回去上班了,”起身拿起自己的包包便准备离开,为了回乔家她可是翘了班的,现在时间还早下午还能正常上班。

“你就不问问我这么久时间没有跟你联系是干嘛去了?”低沉而压抑的声音里有着显而易见的怒气,顾卿努力地控制着自己想掐死身边的这个女人的冲动。

“我们当初不是说好的吗?只是对方的搭伙对象而已,各不干涉对方的自由。”乔娇娇低头自嘲一笑,她跟顾卿之间关系并不非单纯。

说不单纯是因为作为顾卿的床伴她在这个位置上已经有三年的时间了,但是每个月除了彼此发泄的那么几个晚上,他们很少有联系,哪怕在宴会或者其它地方看见了也不会打招呼的。

既是如此那顾卿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没有给她打电话她也就没有什么好追究的,再说了,这次真的有很久时间没有跟她联系了吗?

好像也只不过是十来天的样子吧,最近她一直在忙着参加珠宝设计大赛的事情,压根就没有心思想别的。

她的满不在乎和随意的语气将顾卿气的够呛,出差半个月,他拼命地忍住不主动跟她联系,就是想看看她会不会打电话来,哪怕是发个短信也说明她是在乎他的,可是这半个月她连半个字都没有。

如今他回来了主动前来找她,可是这个女人依旧没有任何的异常之处,仿佛他就是一个多余的人。在她的生命里从来都不曾出现过一般,这样的忽视让顾卿只觉得自己的心像是在火上被烧烤了一遍又一遍的。

“好一个不干涉对方的自由,乔大小姐还真是好记性。”几乎是从牙齿缝挤出这么几个字来,顾卿手下的力道差点将整个医药盒给掰成两半。

整个人的身上都散发着一股强大的戾气,一张俊脸更是黑的更刮下几层炭屑下来。一时间,整个屋子里的气氛都突然变得冷凝起来,身居其中的乔娇娇感觉到明显的呼吸困难。

“当初这些可都是你提出来的,”乔娇娇的声音淡淡的,似在提醒顾卿这么一个事实,也似在解释她为何如此冷淡的原因。

因为乔娇娇的这么一句话,顾卿整张脸都僵硬了。没错,当初这一条是他主动提出来的,但是如今他却该死的希望乔娇娇能得失忆症,忘记当初他说过的那些话。

“是我说出来的没错,但是你别忘了这场游戏的主导者可是我,游戏规则由我来定。”恢复成冰冷的语气,顾卿长臂一伸将乔娇娇给捞进怀里,直奔二楼的房间。

他向来不喜欢有人质疑他的决定,真情也好假意也罢,他的女人无论何时眼里都只能看见他的存在。三年做不到,那他便再耗一个三年又如何,终有一天会将怀里的小女人给驯服。

乔娇娇被重重地摔在床上,好不容易等眩晕过去想要起身,便看到顾卿黑沉着脸望着她,眼里那浓郁的黑色让人惊心。

越想越气,顾卿一步步地靠近床边,高大的身影慢慢地朝乔娇娇压来,那无形中的压力让乔娇娇很是不适应。

“我不在的日子里,这迷人的身体可有别的男人见过?”一手解着领带,一手撑着俯视着白皙的娇嫩肌肤,嘴里吐出的却是让乔娇娇深觉受辱的话。

“顾卿,我想你应该明白你没有权力问我这个问题的。我们原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当年要不是你相逼,我们连最原始的那层关系都不会有。今天你又何必问这样幼稚的问题,我怎么样都跟你没关系。”

乔娇娇说的很平淡,三年前发生的那件事情让她跟顾卿有了亲密的关系,但并没有让两颗因此而走近,她时刻都记得她跟顾卿有且仅有那一层最原始的关系。

她这平淡到冷漠的话却让顾卿如同当头一棒,血色从脸上如数退去,双手紧握成拳。

好一个没权力质问,说的真好,在她乔娇娇的心里他顾卿什么都不是。就连质问她的权力都没有!

向来习惯了掌控任何事情的顾卿几时受过这种气,毫不怜惜地将她压在床上,没有任何前戏地办了她。

事后,望着满室奢靡的暧昧气息,乔娇娇微眯着眼有晶莹的泪水划过眼角。早在三年前她就已经配不上顾楠了吧,至少她的身子就已经配不上了。

从浴室将身子清理干净的顾卿刚出来便看到她眼角的湿意,灯光的折射下那泪水仿佛一滴开水滑落他的心房,烫的他整个人都是一阵颤意。

什么时候起,他们之间竟然变成这般模样了,什么时候这个女人的存在已经轻易的就能引起他的情绪变化了,她在他的心里仿佛已经不是床伴这么简单的存在了。

对于这样的变化他却谈不上讨厌,眼前的女子眉眼是那么的精致,一如小的时候那般让人不容忽视,她脸上那平静无波的样子深深地刺痛着顾卿的眼,伸出修长的手指紧紧地掐向白皙滑嫩的下巴,声音低沉如同来自遥远的九幽地狱般。

“乔娇娇,三年前我说过的话到现在依然管用。乔氏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你最好是别若恼了我,不然我不介意让乔氏消失在A城。”

听了他的话,乔娇娇早已经干净清爽的眼眸只是定定地望着他,清冷的声音里有的也只是满不在乎:“乔氏的存活与我何干,时间都过了三年,顾卿你这是打算继续沿用威胁这一招么?”

三年前的场景历历在目,她心里的伤痛只有她自己明白。这三年里她从来没有责怪过顾卿,但也从来没将他当成自己的熟人,在她这里顾卿只是她必须要完成的一个任务而已。

平静的眼眸里什么都看不到,若努力寻找便只能看到那来不及收敛的嘲讽,顾卿只觉得自己的喉咙一阵发紧,心里的苦涩慢慢溢了出来,掐住乔娇娇下巴的手也渐渐松开来。

心却在这一刻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牵制住了一般,让他很是难受。他想从那双皎若月辉的眼睛里看到自己的痕迹,却发现一无所获,有些挫败地收回自己的双手,一言不发地套上衣服然后离开。

乔娇娇以为经此一事,顾卿应该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会再来找她的,她也很快就把这一天里发生的事情都给忘到了脑外,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到了设计稿上。

所以当第二天接到顾卿的电话时,她半天没有回过神来,“楼下,五分钟!”电话那头依旧是那个冰冷的声音,每次都将时间算的那么精确无误。

“我很忙,恕不奉陪。”乔娇娇的声音淡淡的,不骄不燥似夏日里的一股清泉,但是听在顾卿的耳朵里却犹如浇火的油,瞬间就将他的心火给激发出来了。

“你还有四分钟的时间,”冰冷但是却明显带上怒意的声音在乔娇娇的耳边响起,在电话被挂断之后,乔娇娇轻轻地叹了口气,然后还是将东西给收拾好,拿起手机包包准备提前下班。

powered by zhaoseo.net © 2017 WwW.zhaoseo.net